上千個古埃及文本剛獲解碼: 其中揭示出一些不可思議的故事!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papyrus_1024

1897年1月,英國考古學學生Bernard Grenfell和Arthur Hunt在距離開羅大概200公里處,俄克喜林庫斯(Oxyrhynchus)中的一個古埃及城市中的一處,挖了一個他們原本以為只是個簡單沙丘。

很快的他們就知道,這個他們正在挖掘的地方一點也不簡單,他們挪開一個古老的垃圾堆,在那兒他們最後找到了超過50萬個古埃及文獻的碎片。但隨著找到如此多的文件而來的問題是,有人必須真的把它們都讀完。

從1898年到2012年,學者計劃僅轉譯50萬份中,目前存放於牛津大學賽克勒圖書館(Sackler Library in Oxford),並由倫敦埃及社會研究(Egypt Exploration Society in London)所擁有的5千份文件。而此意味著,學者們花了超過一世紀的時間,僅轉譯了1%的文件量。

在他們認知到需要一些嚴謹的協助後,一個由英國牛津大學Dirk Obbink所領軍的團隊,募集了超過25萬個願意學習古希臘字母和線上解碼文獻的志願者,如今,他們正努力於將幾十萬的文件轉譯出來。

蹊袬奻冾蟹庌 昑梌巖?衶賸玵圴 - 袀芶邴纓恉 婭俵?蟹?婘?釓俷旆 蹈?婘 霰捔攪?

Obbink向《獨立報》(The Independent)的 Adam Lusher提到:「如此透過大眾的力量完成這個世上最大且未完成的考古計劃,我們已經能夠以一分文獻和一個放大鏡來超越學者,把10萬至20萬份之間的文獻轉譯出來,然而其中有些已經有部分被蟲蛀或是用來包魚甚至更糟。」

發表於2014年,這個《古代生活計劃》(Ancient Lives Project)提供任何一個對於古希臘字母有基本了解的人一個機會,能夠線上讀取這些文獻並試著將它們解碼。這些轉譯的文件之後將會透過軟體進行交叉檢查,而此軟體則是將現有的文本和轉譯文件中摘取資料,以便校驗翻譯出來的版本。

 Obbink告訴《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即使是只簡單學過希臘字母的在校兒童都可以從事轉譯工作。」

本周,Obbink和他的同事們在倫敦世界文化紀念物基金會(World Monuments Fund meeting in London)的會議之中,已藉由轉譯本的討論,把《古代生活計劃》最近的工作結果揭露出來。而當初把這個擁有許多跨越數千年歷史文明的文獻集錦棄置垃圾堆中,簡直就是最愚蠢的事。

 Lusher為《獨立報》撰寫的報導中提到:「這些發現的文件範圍廣泛,從正式文件(3世紀時,一份由醫生所寫,關於溺水身亡之女奴『扭曲的屍體』的正式報告),到文學作品,包括安德洛墨達(Andromeda)的摘要,此作品是由歐里庇得斯(Euripides)所撰寫,目前已遺失的悲劇作品,推想此作品是在西元前417年首度推出。」

Obbink告訴他:「那就好像是在莎士比亞的戲劇當中找到新的對白一樣,因此令人感到驚訝,竟然會在扔棄的垃圾堆當中被找出來。」

這些文獻主要是源自西元前一世紀到西元七世紀之間,包括古代戲劇、詩、法醫報告和購買清單,還有目前找到最早的非法操縱比賽的案例,以及更新版本的聖經故事。

Jack Malvern來自《澳洲人報》的解釋:

「另外在2011年所研究的部分當中,揭示了一個已遺失,且有關耶穌的早期故事版本中的福音,而此是關於耶穌驅魔的故事。相關故事在路加福音(8:26-33)和馬太福音(8:28-32)之中,而此兩者都是後來才寫的,不過,在它們的版本當中包括了附加的細節,是有關惡魔轉變到豬裡,然後在附近的湖中溺死。」

jesus-rebuking-demon-1

Obbink 指出:「這意味著一些後來在聖經出現的故事,是經過放大或是美化的。」

一些在24個醫學文本的內容目前也已轉譯出來,包括去年年底所公佈的古代宿醉療法。

這項計劃目前仍然朝著盡善盡美的方向進行當中,並且歡迎新的志願者報到,所以趕緊把古希臘字母的相關知識學會,然後在此註冊。你也可以在這裡讀到一些轉譯本。

想著在你舒適的筆電上,就可以看到一些數千年來沒有任何人看過的東西,真是一件非常酷的的事情。順帶一提,如果你找到任何的藏寶圖,就先把它們寄給我們吧,這樣我們就可以…嗯….先檢查看看有沒有甚麼錯誤…..

來源: Sciencealert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