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大開眼界的古代版《駭客任務》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plato-allegory-of-the-cave

柏拉圖(希臘語:。Πλάτων,公元前427年至公元前347年)是雅典的一位希臘哲學家,他被公認為是西方文明史上最有影響的人物之一。他是蘇格拉底的學生。感謝柏拉圖,他是我們得知有關於蘇格拉底的資訊的一個重要來源。柏拉圖創立了第一個機構:學院。亞里斯多德是該學院的學生之一。柏拉圖最著名的作品《理想國》(The Republic),在這本書中,他寫了一篇關於一個理想社會的烏托邦式形象將由哲學家們來運作。柏拉圖身故後,其許多思想的發展在歷史上留下了永恆的印記。他是現代西方社會發展歷程中最有影響的人物之一。

柏拉圖的洞穴寓言

柏拉圖曾經說明了他與他所謂的洞穴寓言的知識,這知識理論出現在他所著作的《理想國》一書裡的第七卷。這是一個相當生動的重要的例子。

柏拉圖要我們想像:有這麼一個洞穴,洞穴中有一群人,他們的的身子被鍊著,因此他們無法轉向,都只能面向著洞穴的內壁。因為這些鍊子,他們無法看見身旁的每一個人,亦無法看見位於其身後的洞穴口。洞穴裡的唯一的光線來源是來自一個營火。有一道遮蔽物擋在這群人與營火之間,在遮蔽物的後面,有著其他人正著手忙於自己的事。而有些人正走過這道遮蔽物,在他們身上帶著由石頭或木頭等製作而成的人類和動物的雕像。因為有了營火,那些被鍊著的人可以在一片空白的牆壁上看到他們自己的影子和遮蔽物後面正在忙碌的其他人的影子。當遮蔽物後的人們走動的時候,有些人是彼此交談,而其他人則是沉默不語。在山洞裡的回音配合著在那面空白牆上舞動的影子,對這些被練住的人來說,這些影子彷彿是真實存在且正在交談著。除了談論這些影子之外,他們無事可做,這些被鍊著的人試圖去猜想:哪一個影子會接著經過,以什麼樣的順序經過;那些最善於猜中的人會被其他人冠予榮譽並比其他人得到更多的讚賞。

柏拉圖用這樣的隱喻來比較了我們與那些被鍊在洞穴裡的人。他指出藉由了觀看壁上的影子,我們相信且認為我們眼所見的即為真實。他認為我們應該考慮到從那些被鍊著的人中釋放一人的可能性,讓他得以起身並轉向洞穴出口的光線。陽光會給這個被釋放的人帶來極大的痛苦,因為他或她只習慣於黑暗,因此將可能看不見明確的景象。如果他或她習慣了光線,看見了真正發生在山洞裡的遮蔽物後面的事情,一個妄想上的新發現會出現在他或她身上。一個啟蒙。

柏拉圖的洞穴寓言意圖用來代表著一個個體的生命。一個學習和瞭解透過使用我們的感官,以及陷入和執著於身體和萬物物質的生活。離開洞穴意味著靈魂進入到一個思想的世界。這要透過用理智來學習和一個釐清妄想的頭腦來實現的。

他藉由提出這個問題:若一個人從洞穴中逃出來,並得以觀察到太陽的存在,將會發生什麼事,來總結他的洞穴寓言。如果他或她試圖解釋給那些被鍊著的人,真正發生的是什麼事情,以及什麼是真相,那麼伴隨而來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這個新發現對其他人來說似乎是不可能的,他們會宣稱這位“得道者”是瘋狂的。就算有人試圖釋放他們,帶他們走出洞穴,這只會導致“得道的人”的滅亡。柏拉圖用這個隱喻來影射他的導師蘇格拉底被雅典人指控和處死的命運。

現在,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探討這個話題:一個第二十一世紀的角度。

洞穴寓言依然存在於我們這個時代,切合嗎?

是的,當然,自有它的作用。所羅門這麼說「已有之事,往後必再有。已行之事,往後必再行。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你應該問的問題是:你是被鍊住的其中一人,還是你是可以“看見”事物真正本質的人。甚至,如果你是被鍊在牆上,而你的整個一生都陶醉在你面前這些燦爛輝煌的影子,你知曉嗎?還有另一個問題:你想要去改變它嗎?你是否有勇氣去跨出那膽大的一步,走出自己的舒適圈?

對於勇敢和大膽的人來說,總是會有一條出洞穴的路。很不幸的是,這並不僅只是很簡單地吞下紅色藥丸就好了,如同電影《駭客任務》裡的Neo一樣。對每個人來說,這是一個改變和自我修養的挑戰性過程。透過把時間花費在發現、學習、驗證和把新知識轉化為實際的使用。如果不被用於持續性和有目的的實踐,則所有的知識都是無用的。

Neo_in_Arch_room

 第一步是自我評估。看見和接受一個人性格上的所有缺陷和問題。從物質享受的信念中放棄的毅力和脫離是第二步。第三步是對所有具有生命的生物和其所發生的事有著一個謙卑和溫和的視角。將高尚的態度顯示為一種因果關係。第四步是要彼此相愛和愛著存在的每一片刻,而這一切將會使得這些片刻獨特。第五步,我把它留給你,讓你自己去尋找答案…

 走出“洞穴”走向光明,不要停止試著告訴他人:你在外頭經歷了些什麼。成為更好的自己,你將會改變你周遭的世界。

 為了得到更多的精神食糧,看這種奇特的影片來對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和《駭客任務》中的概念進行比較:

來源: Learning Mind

hssszn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