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兩分鐘的故事,將讓你重新評估你的整個存在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dali-egg2

對! 是真的!我要跟你說的故事可能是你這輩子看過的短篇故事中,最棒的其中之一,對於這點,我毫無疑問。

而且,這故事將會把你的心智推往一個全新階段,提昇的你的想法,從此你再也不會以同樣的方式去思考你的人生。我怎會知道呢?

嗯……

我馬上就會讓你看這故事,並且讓你知道,我是否說錯了,好嗎?

好吧!

一顆蛋

你已經死了。

你在回家的路上時,死了。

那是個意外,沒有甚麼特別的異常,不過卻是致命的。你留下了妻子和兩個小孩,毫無痛楚地死去。緊急救護人員盡全力想挽救你的生命,但卻徒勞無功。你這下好了,你的身體已經徹底地毀了,相信我。

就在這個時候,你遇到了我。

「發…..發生甚麼事了?」你問我。「我在那裡?」

「你死了。」我就事論事地說,一點也沒有拐彎抹角。

「有一….一台卡車,而且還拖行了……」

「對」我說。

「我….我死了?」

「對,不過別有甚麼不好的感覺。每個人都會死。」我說。

你環顧四週,甚麼都沒有。就只有你和我。「這是甚麼地方?」你問我。「是死後的世界嗎?」

「差不多。」我說。

「你是神嗎?」你問我。

「對!」我回復。「我是神。」

「我的孩子…我的妻子」你說。

「他們呢?」

推薦文章:  防彈手機螢幕將成為現實: 科學家從金屬創造出強硬的透明「玻璃」!

「他們會沒事吧?」

「那是我所樂見的,」我說。「…你剛剛死去,主要的顧慮仍是你的家庭。這樣的反應很好。」

你感興趣的看著我

對你來說,我看起來不像神。我只是看起來像個男人,或者是女人。也許像是一些模糊有權威的人。比較像是文法學校裡的老師,勝過萬能的天神吧。

「別擔心。」我說,「他們會沒事的。你的孩子們會記得你所有的好。他們來不及對你感到藐視。你的妻子在外面會哭,但會偷偷地感到寬慰。說良心話,你的婚姻本來也要散了,如果你想感覺好點的話,她會對感到解脫,感到很有罪惡感。」

「喔」你說,「……所以,現在該怎麼了嗎?我要去天堂或地獄,還是哪裡呢?」

「都不是。」我說,「你要投胎轉世。」

「啊」你說,「……所以印度教徒是對的。」

「所有的宗教就他們自己的方式而言都是對的」我說,「……跟我來吧。」

當我們穿越空無時,你要跟好

「我們要去哪裡?」

「不是甚麼特別的地方」我說,「只是當我們談話時,散散步很不錯。」

「所以,這有什麼意義?」你問,「當我重生,我又像是一張白紙了,是嗎?一個寶寶,所以,和我此生的經驗以及所有我做過的事情都沒有關係。」

「也不盡然」我說,「在你之內擁有所有過去每一世的知識和經驗,你只是現在不記得而已。」

我停下來不在繼續走路,而是抓著你的肩膀帶領你。

「你的靈魂是很優秀、美麗,且可能比你所想像的還要巨大。人類的心智只能包含你所有的一小部分,就好像把你的手指伸進玻璃杯當中的水,測試它是熱或冷一樣。你把你的一小部分放在容器當中,當你把那一小部分拿回來時,你可以獲得所有它的經驗。」

「在過去的48年裡,你一直都存在於人類思維中,所以你還沒有從那掙脫出來,並感受你具大的意識的其他部分。如果我們在這裡閒晃得夠久,你就會開始記起所有的事情。然而,在每一世之間,這樣做沒有意義。」

「那我已經投胎轉世幾次了?」

「喔,很多次了。很多很多次。轉世到很多不同的生活之中。」我說,「此時此刻,你將會成為一位出生於西元540年的中國農家女孩。」

「等等,甚麼?」你結結巴巴地說,「你要把我送回過去?」

「嗯,技術上說來,我想是這樣。你所知道的時間僅存在你的宇宙,在我那裡,東西是不一樣的。」

「你從哪裡來?」你問。

「喔,當然」我解釋,「……我來自某個地方,某個別的地方。那裡有其他像我這樣的角色。我知道你會想知道,那裡會像甚麼,但坦白說,你不會了解。」

「喔」你說,聽起來有點沮喪,「…….但,等等。如果我能及時轉世到其他地方的話,某些時刻,我可以與我自己互動。」

推薦文章:  攝影師在北極攝影時不小心拍到了讓他永生難忘的情景!

「當然,那其實一直都在發生。而且活在僅覺知自己一生的生命當中,你甚至不會知道它正在發生。」

「所以,這一切的意義是甚麼?」

「認真的?」我問,「認真的嗎?你是在問我生命的意義為何?這不就有點老套了嗎?」

「好吧,那是一個合理的問題」你堅持地說。

我看著你的眼睛

「生命的意義,我開創整個宇宙的理由,就是為了讓你成長。」

「你是說整個人類?你希望我們成長?」

「不,就只是你。我為你開創了這整個宇宙,隨著每一世的新生活,你成長、成熟,然後變得越來愈有智慧。」

「只有我?那其他每一個人呢?」

「沒有其他人」我說,「…….在這個宇宙,只有你和我。」

你困惑地看著我,「但是所有在地球上的人們……」

「是所有的你。那都是你的不同化身。」

「等等,我就是每一個人?」

「現在你了解了」我說,並在你背後輕拍,表示祝賀。

「我是每一個曾經活著的人?」

「或者每一個將要活著的人,是的。」

「我是林肯?」

「我是希特勒?」你驚駭地說。

「你也是他所殺的那幾百萬人。」

「我是耶穌?」

「你無所不在地跟隨著他。」

你陷入一陣沉默。

「每一次你欺騙別人」我說,「……就是在欺騙你自己,每一個你做的善意舉動,都是對你自己做的。人們所曾經歷過的每一個快樂或傷心時刻,或者將要去經歷的,都是由你所經歷。」

你想了很長一段時間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要做這些?」

「因為有一天,你會變得像我一樣。因為你就是那樣子,你是我的一部分,你是我的孩子。」

推薦文章:  難道諸葛孔明才是蜀國滅亡的元凶

「哇」你說,並表示不相信的。「你意思是說我是神」

「不,還沒有。你是一個胚胎,正在長大中。只要你經歷所有時間,活過每一個人的人生,你就會成長到足以誕生。」

「所以整個宇宙」你說,「…就只是…..」

「一顆蛋」我回答,「現在是時候往你的下一世邁進了。」

我送你一程。

安迪·威爾(Andy Weir)著

結論

你現在的感覺,好像你正飄浮在你的上方一樣,那就是你的心智已經被推動,被提昇了。你已經提昇到一個全新的層次。

希望你現在能有面鏡子,可以看看你的臉。

還有是的,當你碰到其他人時,你必然會想到這個。

你會開始問自己,「我的母親,或我的兄弟,我的孩子,我的妻子,我最好的朋友,都會是我嗎?」當你和他們說話的時候,你將會想到這個。

你會開始越問越多,「這個性感的服務生,或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或者甘地,所有那些恐怖份子、政治家、戰爭中死去的士兵、我的老闆……所有的他們真的可能是我嗎?」

但沒關係。

質疑,對所有事和所有人抱持質疑。

開始透過這個稜鏡看宇宙,開始用你的眼睛透過稜鏡,去看世界和每一個人。

想像如果我們所有人看到的都像這樣,同為一體。

如果這只是一個故事又如何,這是一個我們會以那樣的課題角度去相信的故事。而也許是時候改變這個故事,並接受一個新的故事。一個會讓世界更美好的故事。

這不是哪個故事是才是真的,所有故事都是真的。

這是一個可以讓你成為更棒的人,一個神,的故事。

備註: 這個故事是來自安迪·威爾,但當我仔細想,就是你寫了你的人生劇本。

來源: Theearthchi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