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你應該要認識正在改變世界的狂野女性

Comment is Closed

woty-2013-malala-yousafzai-main

在美國,我們在每年的8月26日慶祝婦女平等日(Women’s Equality Day)。這一天是為了慶祝及紀念美國憲法在1920年8月26日通過第十九條修正案,賦予女性投票的權利。在1920年的這一天之前,女性和民權團體已經經歷了72年的運動,藉以爭取讓女性擁有投票權的法案可以通過。如今,這一天已然成為一個提醒,要我們繼續努力於讓世界各地的女性都能享有平等的教育、平等的就業機會和薪資,以及立足於社會的平等權利。

為了紀念婦女平等日,巴查馬馬聯盟(Pachamama Alliance)建立了一個清單,上面列舉了五位改變世界的狂野女性。這些狂野女性能夠觸及到她們內心深處最深的直覺和知識,她們對於與眾不同並不會感到害怕,因而能夠擺脫社會廣泛接受的規則,為了在她們心中認定的正義與公平而付出努力。

以此列表,我們對這些願意向世界付出天賦與才能,並為世界帶來偉大改變的女性表示致意,因為這兩者對於世界來說,充滿了重要性與必須性。

1. 娜西真·瑪西塔(Narcisa Mashienta)

Women-1

娜西真(上圖)是居住在厄瓜多爾的亞馬遜雨林區,舒阿拉(Shuar)人的其中一員。她認為自己是一名戰士,儘管在她的傳統社會中,只有男性才能被稱為戰士。她創立了叢林之母的計劃(Jungle Mamas programc或稱Ikiama Nukuri ),字面翻譯是「女人是森林守護者」。這個計劃的目標是要確保母親以及新生兒在孕期之中和分娩過程的健康與福祉。不過在舒阿拉和Achuar土著社區,這個計劃甚至開創了更大的轉變。由於叢林之母計劃對於該社會和家庭所提供的訓練,現在當地社會中的男性比較能夠了解女性的需求以及分娩過程的神聖性。而在土著社會中的女性也變得越來越被授權,且能夠知道自己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就如同是維護他們人民健康與福祉,以及整個亞馬遜雨林的養育者一般。叢林之母計劃提供了女性所需的工具,成為變革的推動者。

2. 愛麗絲·沃特斯(Alice Waters)

Alice_Waters_Cropped

愛麗絲是慢食運動(Slow Food Movement)的領導人,並且在她的時代時已領先推動有機、在地以及永續的食物,藉以促進人們與地球的健康。她最早是在倫敦的蒙特梭利學校(Montessori school)接受訓練,結合她對於烹煮食物的興趣,也引領她開發一個為孩子們所設計的實用與動手活動,就像是「食用教育」(edible education)和「食用校園」(edible schoolyard)。這些舉措的任務是在「透過食物的教導、滋養,使年輕人更具有力量,藉以轉變公共教育。」食用校園的公立學校課程,結合成長、烹飪以及餐桌上的食物分享於學校生活當中,其目地在於「為學生建立一個充滿人性和永續的未來」,並協助學生能早一點與真正的食物建立關係。她認為這是一個重要關鍵,讓我們得以拒絕速食文化中教導我們所有事都要快速、便宜和簡便的價值觀。點閱這裡,可以看到她對於速食與慢食文化觀點的談話內容。愛麗絲是被「食物是邁向深入與豐盛轉變的催化劑」的哲學觀所引領向前。

推薦文章:  NASA最新研究指出,我們一直都低估了海平面上升的幅度

沃特斯也是國際慢食協會的副總裁,這個協會致力於保存在地食物的傳統、保護食物的多樣性,以及傳遞食物的知識和傳統給未來的世代。在她的Chez Panisse餐廳中,她致力於僅使用有機成分,而這已經成功營運了40多年,並且在當地支援了一大群的農夫們。她說一開始,她只是為了美味出眾而尋找有機的成分,但最後,因著對於人們和環境健康有著長期的影響力,讓這個成為她對於有機、在地和永續食物的熱情中一個更為重要的因素。她的成就為世界各地的餐廳主人開創出一條道路,讓有機成分和永續作業成為他們業務當中的主要元件。甚至醫院現在也採取慢食運動,藉以促進病人的健康和預後表現。

3. 法齊婭·古菲(Fawzia Koofi)

Fawzia_Koofi_Cropped

法齊婭出生在一個不想再有另一個女兒的家庭,因此在她出生那天,她就被放在炎熱的太陽底下等著死去。她的一生奉獻給婦女權利,並成為一個在阿富汗政壇上具有影響力的人,其目的在於為阿富汗的婦女同胞們開創更美好的未來。以挑戰極限聞名,她抨擊男性候選人以贏得她在阿富汗議會的席位,儘管事實是許多在議會中坐在她身旁的男性,認為允許女性參與議會應該是與法律相抵觸。她說:「我每一天幾乎都對我的生活感到恐懼,但我所能做的,就是非常的忙碌和積極挑戰,以轉移對它的注意力。」

推薦文章:  科學家已經創造出人工視網膜植入物,可以恢復數百萬人的視力!

她的舉措除了在偏遠省份建女子學校、促進阿富汗監獄中女性的生活條件,以及打擊暴力侵犯兒通的問題之外,她還為了教育和健康設備的因素,立法建立偏遠村莊連絡道路。

4. 珍妮特·薩迪克汗(Janette Sadik-Khan)

Janette-Sadik-Khan-Cropped

珍妮特目前正在直行的任務是促使紐約以及全球各地大城市更為綠化、永續和適於居住。自2007年到2013年,她在紐約交通局(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擔任專員一職。她於2007年開始著手實施自行車計劃,在她半辦公室生涯階段,她為這個城市新增了285英里長的腳踏車車道。她在城市中建立了第一座腳踏車停車保護專用道。她也在城市中規劃了23個行人廣場和綠色景點,創立夏日無車街道,以及建立 紐約最新自行車分享計劃

自從離開紐約交通局之後,她新的身分是擔任國際市府交通局官員協會策略顧問委員會的主席,而此協會是由北美22大城市的交通局共同結盟而成。這個組織在於促使從國際城市中觀摩而來的作法和遠見,得以協助會員城市的街道設計和運輸系統能夠更為安全,以及達到環境永續的形態。

推薦文章:  歷史是錯的? 3個上千年以前的古印度先進發現

5. 馬拉拉·優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

Malala_Yousafzai_Cropped

馬拉拉年僅18歲(出生於1997年,巴基斯坦),但她為女性權利以及教育所提出的爭取行動,已獲得全球的認同。馬拉拉在更小的時候就已倡導女性教育,塔利班組織在她還很小的時候,就對她發出死亡威脅以抵制她。2012年,當她在搭乘校車回家的路上,一名持槍男性闖進巴士,對著她的頭和頸部開槍,導致她性命垂危。在經過多個手術以及漫長的治療過程之後,她克服了外傷。康復之後,儘管塔利班組織仍以她為攻擊目標,但她還是繼續推動婦女權利和教育。

2014年10月,她以17歲的年紀成為史上第一個最為年輕的諾貝爾獎得主。她繼續推動她的「只要書本不要子彈」(Books Not Bullets) 理念,以及馬拉拉基金會(Malala Fund),「讓女孩們能夠透過中學教育,賦予她們發揮自我潛力以及能夠在她們的社會當中引發正向改變的能力。」她最近的一項聲明:

「令人震驚的事實是,世界的領導者們擁有金錢在世界各國全力地資助初級和中等教育,但他們卻選擇花在其他事情上,例如他們的軍事預算。事實上,如果整個世界能夠停止軍事花費,只要停止八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擁有390億美元,提供這個星球上每個孩子享有12年免費、平等的教育。」

有被名單上的女性給激勵了嗎?你知道其它正在改變世界的女性嗎?

來源: Waking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