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顯示外星人不與我們接觸是因為他們都死了

Comment is Closed

76973da4aa86d822019bc0cf88a99689

多年來,我們試著要與住在宇宙之中的外星人取得聯繫,但他們一直都沒有回應,這可能會是因為他們都死了嗎?

我們居住的宇宙極其廣大。這些年來,隨著人類科技和知識的擴展,我們在我們的行星之外尋找其他具有生命的族類的現象,不斷增加且越演越烈。可是隨著我們在技術和儀器上的所有精進,為什麼我們還是無法在其他地方找到生命跡象呢?

即使就以我們最低且最為悲觀的估計,宇宙中應該也有無數億充滿智慧的文明存在於其中。既然有那麼多的外星文明存在著,照道理說,應該會與人類有所接觸,或至少,目前為止我們應該也可以找到有力證據,或許是一些無線電的發射,或其他來自智能生命的信號。

我們應該看到他們,但並沒有。

再更精確一點的說,銀河系中 大約有1000億個行星,就算是只有一小部份可供居住(溫和估計),那仍然意味著,在數百萬個行星上應該有外星人存在,而有數十萬的行星是存在著具有智慧的外星人。

為什麼這些生命跡象似乎不見了,這是費米悖論的要點,其中明顯闡述了矛盾之處,指的是我們對外星人的揣測和證據(或缺乏)與悖論的差異所在。

現在,來自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的最新研究顯示,我們之所以無法找到外星人的可能原因,在於他們都已經死了。

推薦文章:  15個故事背景指向庫馬里坎達姆可能就是亞特蘭提斯

這個假設是根據我們所知道,關於十億年前或一些新的行星形成之後的宇宙環境所作的,也就是說,現在它的環境極度的不穩定,不僅溫度不斷波動和大氣成分也相當混亂,以至於新的生命要能形成,且快速發展到足以應付惡劣環境的機會相當少。

來自澳洲國立大學,並且也是首席研究員Aditya Chopra表示:「宇宙中可能充滿著適合居住的行星,因此有許多科學家會認為,宇宙中應該也充滿了外星人。但早期的生命現象是脆弱的,所以我們認為,要能快速地發展到足夠生存下來的機會是鮮少的。」

那麼地球為何得以生存下來?

研究團隊指出,在40億年前,當金星和火星開始形成時,是相當適合居住的,並且的確可能是地球之外成為有生命居住的地方。然而,就證據顯示,10億年前它們形成之後,這兩個行星上的溫度因為不斷改變,因而導致所有存於其上的生命全數毀滅。

有了這些概念,為什麼我們的星球能夠持續滋養它的居民呢?

很顯然的,答案就在居於其上的生命本身。據說,地球的成功在於居民對於環境有著穩定的影響作用。Chopra表示:「大多數早期的行星環境是不穩定的。要創造一個適於居住的行星並形成生命,需要調整溫室氣體的排放,例如水和二氧化碳,以保持表面溫度的穩定。」

研究人員運用一個他們稱作是「Gaian bottleneck」(蓋亞瓶頸)的模型,模擬這個場景,其基本意義在於生命如果無法快速發展到足以穩定環境,那麼就會滅亡。如果我們看到的是像金星和火星一樣的例子,蓋亞瓶頸所要陳述的,就是如果在那個艱難但有可能可居住下來的重要階段之中,你無法通過考驗,則你可能就會錯失你生存下去的機會。

根據過去的研究顯示,我們都知道地球上的生命能夠發展得如此之快,並且能夠結束全球性的溫室氣體的排放,這似乎是對於我們行星的 反照率起了正面的效果,而所謂反照率,指的是反射輻射與吸收輻射的比率。這是相當重要的因素之一,因為當地球剛形成時,太陽光比現在少了有25%,但是所有的證據卻指向海洋變成液狀,或至少沒有完全的冰凍起來。這個景像就是著名的微弱的年輕太陽悖論( faint young Sun paradox.)。

推薦文章:  科學家在北愛爾蘭發現稀有「巨人」基因,證明人類進化論可能是錯的?

budget

地球表面上一大片冰凍的部分和液狀的部分彼此間交互作用,並且也和輻射交互作用,因而建立了地球上的反照率,而這也使得最後終於把地球的溫度給確定下來。

《Gizmodo》的Campbell Simpsono解釋道:「像地球這樣是極為少數的案例,以相對快速的進化過程,從單細胞到多細胞生物,再到複雜的生命形態,其中並沒有產出夠多的溫室氣體,引起生命逃亡的負面反饋,卻又足以提供熱氣,將液態的水蒸發。」

如果這個假說得以證實,那麼它將可以回答 費米悖論所產生的疑問:如果宇宙是一個浩瀚無垠的空間,充滿了數千億、數萬兆可能維持生命跡象的恆星和可居住的行星,但是為什麼找不到任何外星人呢?

研究團隊成員Charles Lineweaver天文學家表示:「我們之所以還未能夠找到外星人信號的原因,可能就是對於生命或智能發展的初始階段太少著墨,反而是一直探究在星球表面上稀有,但卻能夠在反饋周期之下,快速出現並具有生物調節性能的物種。」

推薦文章:  巨大「外星母艦」徘徊在城市上空,然後「消失」!

此研究內容已刊登在《天體生物學(Astrobiology)》期刊之中。

如果他們的假設原來是準確的,那麼將是相當的可惜,因為我們將不會有機會碰到來自我們地球之外的其他生命形態。同時,這也給了我們更多愛護我們星球的理由,透過更專注在環境保護上,大家共同努力確保它的永續長存。

來源: Futur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