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把所有毒品除罪化後成功的故事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marijuana_2203534b

受夠了靜脈注射毒品使用所造成的高比率疾病,葡萄牙嘗試一些激進作法:他們將毒品除罪化。是的,所有毒品。全線產品從大麻到海洛英到搖頭丸,結果它成功了

在2001年1月,法條30/2000開始生效,除罪化所有個人使用毒品的購買、擁有和消費。然而,這和合法化不同,而且毒品依舊是非法。毒品和毒癮協會(Institute of Drugs and Drug Addiction)董事長暨法律締造者João Goulão博士解釋:"否則我們在聯合國會有問題。"它把焦點從處罰轉移到治療,結果因使用這些毒品而被抓的數量只比停車罰單多一點。"我們認為,或許這個方法讓我們能夠把事情控制更好。先前的定罪化(criminalization)不是很成功。"

很明顯地,他是對的。看看來自美國的統計數字,美國有一些在’西方’世界圍繞毒品最嚴厲的懲罰,每一年160萬人被逮捕、被控訴、被監禁、被監管、而且/或是被驅逐出境。美國完全提供地球上4分之1罪犯的住宿,在2013年每110位成人中有1位,但只有全世界人口5%的罪犯是待在家裡,而且絕大多數那些最後被監禁在那裏的人的相關罪名是因為毒品。前毒品大王Barry McCaffrey提及這個幾乎是獨一的懲罰系統:"我們已經創造出一個美式集中營。" 單獨從經濟角度來看,每年花費在這個惡名昭彰的毒品戰爭的金額大到510億美元。換句話說,美國的’毒品戰爭’總計比鬧劇只多一點,而我們的政策制訂者極度需要從葡萄牙上一課。

0ljdalorqaq3huuzhcvuhrvcunnavag8khktfzlhs5vnw5quhg0usqyxigz4h2ca

在使用靜脈注射毒品的人數,面對著高聳的數字,與毒品有關的死亡和愛滋病發生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結核病,以及B型和C型肝炎,葡萄牙選擇了許多人看成是極端的手段。和所有毒品除罪化一致,預防、治療和再生計畫被擴大,以及改善其他社會福利,包括保證最低收入的設立。法條300/2000聲明,擁有個人使用10天供應量的任何毒品不再是有罪。雖然毒品本身仍然是不合法的,並且帶有行政處罰,例如社區服務或罰鍰。警方根據健康專家、社會工作專家和法律專家所組成的’勸籲戒毒委員會’,做出懲罰的決定。但案例懲罰最常被暫緩,實質上意味著沒有懲罰。事實上,毒品除罪化的目標是把問題當作一整個問題來處理。那些有毒癮的人僅僅被鼓勵和論及治療,但對於沒有堅持(或沒有照著做)的人是沒有懲罰的。因此,有了這項政策違反在美國所熟悉的每一件事,成功嗎?不用懷疑的,答案是是的。

-毒品使用的程度是低於歐洲平均值

-那些年紀在15到24歲使用毒品的人是下降的,這些人是開始使用毒品最危險的人口。

-終身使用毒品在毒品總人數當中是稍微增加的,與鄰近國家相仿的趨勢一致。然而,終生使用被廣泛地認為是一個國家目前毒品使用情形的最不正確計算。

-在毒品使用總人數當中,被視為是毒品趨勢最佳指標的過去一年和過去一月比率,已經減少。

-在2000年到2005年之間(最近幾年的有效數據),有問題的藥物使用和毒品注射的頻率是下降的。

-青少年間的毒品使用下降好幾年了,緊接著毒品除罪化,但自此上升到2003年程度。

-持續使用毒品的頻率(也就是曾經使用過違禁藥物並繼續使用的人數比例)已經減少。

drug-PORTUGAL2

這些統計數字象徵兩個非常有意義的除罪化結果。首先,懲罰性的法律對於不鼓勵毒品使用或擁有簡直沒有幫助。其次,毒品使用通常隨著更廣泛的社會趨勢,而且不管怎樣,是不受施予適當懲罰程度的影響。健康問題,再一次成為葡萄牙突襲實驗尿液的理由,也有戲劇性的改善;從2001年到2012年,在靜脈注射毒品使用者當中,新診斷出來的HIV病例大大地下滑,從1016到只有56。新的愛滋病例從568下滑到38。即使有更多尋求B型和C型肝炎治療的人,新病例的下降率隨著同樣的趨勢。簡單地說,儘管爭議圍繞著除罪化它是有作用的有了這些成果,你也許會問,會有什麼樣的爭議?它是單純的,它是一種以這樣頻繁方式安置的策略,大部分的人甚至不會注意到正在發生…經由統計操作的宣傳方式。

葡萄牙的毒品除罪化法律已經遭遇到粗魯的和口頭上的批評 ,但是反對的人,基於他們爭論從文章內容取得的數字,以及在某些情況下,假設沒有事實上的根據,採取以下的步驟:一個廣為引述的數字聲稱,與毒品相關的殺人罪在2001年到2006年之間增加40%。然而在事實上,那些增加含括了所有的殺人罪,定義為任何’故意殺人,包括謀殺、過失殺人、安樂死、以及殺嬰罪。’ 而且沒有收集的統計數字,來區分毒品相關和非毒品相關的殺人罪。事實上,葡萄牙的殺人罪比率自此回到2002年程度。犯罪據說也上升,然而數字簡直不支持這點,甚至也沒有說明在移走毒品犯罪後,那些在毒品的影響下犯罪或是累積他們毒癮的人明顯的變少。監禁人數減少超過對半,從1999年的44%到2012年的21%。毒品相關的犯罪大大地下滑,從2000年的14,000到除罪化後的平均每年5,000到5500。最後,最大的轉移注意力事情是與毒品有關的死亡突然暴漲的宣稱。這實在是錯得離譜,儘管誹謗者有引述數字,但他們沒有使用在國際上被接受的方法來做。因為毒品而造成的死亡,是必須要對死亡做出臨床評估,而不是簡單的一個毒物報告,顯示在他死亡時候追蹤身體系統的違法藥物。根據被接受的處理方法,因毒品而死亡的人數戲劇性地下滑,從2001年的80,到2012年的僅僅16。

trly2yvtiwi9uz5ixabemtimx0minsihj37j0myrmcem33y6xstz1y7fxortrdnd

如果毒品戰爭的目的是遏止毒品使用和上癮,那麼給整個爭議帶來恥辱的懲罰手段,在他們的犯罪是非暴力時、對法院系統造成瓶頸時、花費納稅人一年數百億時、並且逐步地成為警察備戰催化劑時,把吸毒者標示為終身罪犯,然後完全有理的說我們輸了,這是行不通的。而且當一個人能被懲罰而離開,繼續去看這個問題是徒勞無功的。一個系統的改變一定要發生,以一個開放、誠懇的堅固基礎,以及結合可使用的、付得起的(免費更好)完全教育和非感覺到羞恥的復健,它一定能完成的。然而,考慮到能從監獄產業企業產生多少利益,與DEA嘲笑葡萄牙的激進跳躍到除罪化的理由和它的成功是同樣的理由:它行得通。

來源: Collectivelycon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