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解救地球的行動: 重新造林的競賽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plant-tree-1

全世界的人類終於了解植木造林的必要性。這些鬱鬱蒼蒼對現在的地球上的生命非常重要。他們吸收二氧化碳並製造氧氣,在降雨週期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能保持土壤肥沃,預防水土流失,保護孕育數百萬的動物及昆蟲。

1237860_553013571414914_92079220_n
左邊是社區植林減碳協會(Community Carbon Trees)創辦人˙Jennifer Smith

這就是為什麼Jennifer Smith這樣一個理想主義保育家會創立非營利組織社區植林減碳協會(Community Carbon Trees),致力於哥斯大黎加的造林行動,進而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過去14年來,Jennifer Smith和她的減碳協會與當地地主合作,已種植了超過50萬棵樹。這個在地生根的非營利組織一直在做基本功,在保護區以外的農場及鄉野間這些當地社區植木造林,促使哥斯大黎加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生態多樣性的國家之一。

「理想狀況下,我們需要想出辦法保育當地社區及文化,同時重建採伐林土壤及生物廊道(Wildlife corridors),並保育河道流域及古老的原始森林,在哥斯大黎加,這樣的工作尤其重要,因為像哥國這樣的國家境內沿岸還保有完整的原始森林,對於海洋及其生態有很大的影響,兩者皆能牽動全球氣候的整體穩定性。」

哥斯大黎加的伐木情形

IMG_2312-1038x576

一直到1940年代為止,森林面積幾乎占了哥國75%領土。接下來的40年,全球化開始剝奪哥國的自然資源,由於太少人進行林木復育,森林覆蓋面積降到25%。在1960年代及1970年代,北美補助哥國政府速食產業公司發展,如溫蒂漢堡(Wendy’s)以及漢堡王(Burger King),在地主間分配土地,促進發展養牛業。這些地主們焚林以給牛隻生活的空間。在1980年代,林木業不負責任的大幅開採原始森林,為哥斯大黎加鋪好毀林失土的道路,海地也發生類似的事情,人們稱之為熱帶沙漠。

植林減碳協會: 在地保育

IMG_1362

Jennifer Smith的工作一開始主要是在私有地上進行小型相同的計畫。然而當她明白持續復育廣袤林木有多重要後,Jennifer Smith找到辦法,能與當地社區進行職業教育,進而提供工作機會,也就是種樹,這是屬於她自己的生物走廊。2005年時,社區植林減碳協會已在中央太平洋區域之哥國的聖荷西谷地,沿著Guabo河植樹。打造出寬闊的林木復育地,並創造出相輔互助的社區,集體收穫植林的成果。

如今聯合國仔細研究社區植林減碳協會去年工作成果帶來的影響,Jennifer Smith更希望自己的協會成為赤道鄰近國家復育樹林的典範。

解決全球性問題

發生在哥斯大黎加的事情也發生在其他國家。大部分赤道鄰近國家如巴西亞馬遜的雨林從1960年代起就飽受養牛業及農業所擾,由於政府單位保護領土的政策鬆散,外資農業以及牛肉價格大大因此受惠。因1970年代及1980年代該區商業擴張,運輸計畫、伐木產業以及做為新作物黃豆的肥沃土地成為毀壞山林的罪魁禍首。在這40年中,人們砍倒了五分之一的亞馬遜叢林,破壞了這個至今仍是製造全球約20%氧氣的最大雨林。儘管在2004年左右,森林砍伐率下降顯著,但是現今危害脆弱雨林的卻是石油鑽探。

「生態多樣性是成熟的生物鏈帶來的結果,是生態多樣性帶來我們生存的力量和美好,一旦生物鏈中的環節發生變化,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呼籲有良知地球村民復育大地之母

IMG_2336

放眼全球,特別是已開發國家的人民漸漸更能思量氣候變化並保護生態多樣性,他們已經能夠明白政府和政策不會幫忙解決這些問題。然而仍有許多人自稱自己是環保意識的啟發者,或是環境保護意識被啟發者,經常假設像社區植林減碳協會這樣的團體,是從大自然保護協會(Nature Conservancy)和歐盟吸取資金納為一己之用。儘管這些資金是來自社區植林減碳協會努力喚醒眾人良知,每人捐出25美金所累積的。

「沒有行動的覺醒不過是幻想而已。」~佚名

你想在森林復育中扮演什麼角色,決定權在你自己。如果你個人無法參與植木造林,那麼對於社區植林減碳協會這樣的組織,捐款也是很大的幫助,你可決定成為獨立捐款戶或者成為植木造林的募款人。此外,哥國有許多能提供旅遊套裝行程的組織,他們同社區植林減碳協會這樣的行動派共事,專注於廣泛植林,赤道鄰近造林區一年365天消彌二氧化碳,於全球影響重大,他們也特別強調該區林木的持續保育。

來源: Waking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