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是日益壯大的數位墓園: 未來死人會比活人多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Facebook-To-Become-Worlds-Biggest-Virtual-Graveyard-By-Century-End

我阿姨 Aunt 去世的隔一天,在一本她給我的莎士比亞作品集裡的第一頁,我發現她留了一段充滿愛的文字給我。它這麼寫著,「我知道手寫文字對你來說多麼重要,而這是我給你的禮物。」

「一如往常,帶著我能給你的所有的愛。」

「Jackie 阿姨」

我深刻地想起她,然後打開了筆記型電腦,然後想辦法找到她的臉書。我覺得也許看著她的照片、讀她充滿機智的發文、並想像她在念這些發文時的巴爾的摩口音能給我帶來一些失去她之後的安慰。在她臉書的最上方,是我堂弟貼的動態,是兩隻大象在玩水。( 我阿姨愛死大象了。她家有成堆的大象庸俗作品。) 再往下是一些以前學生貼給她的文,以及她繼姐發的訃聞。

我往回滾動。根據臉書提供的資訊,Jackie 阿姨在曾經是巴爾的摩公立學校英文系龍頭的弗斯特堡州立大學念英文教育,住在巴爾的摩,馬里蘭州。

居住在巴爾的摩?我看了一下。

她不住在那,不在任何地方。她已經離開了。

但如果你碰巧看到她臉書的基本資料,又剛好沒有往下滑到她的訃聞,你不會知道那件事。

她還是會…,以某種意義來說,活著。她會在…這。在臉書上。

以某種意義來說,隨著時間推移,臉書使用者死的會比活的多。

臉書是一個正在壯大、而且無法停止的數位墓園

graveyard fb

臉書上有許多基本資料明言他們的使用者大多都已過世,這些留下來的資料,是用來懷念的。這些使用者的資料上都會被寫上「紀念」的字眼,而這些資料也不會再出現在臉書的公共區域上,比如說出現在你可能認識的人,或是生日提醒的名單上。

但並不是每一位過世的臉書使用者都是只存在記憶裡的。我大學的一位室友Kerry, 在幾年前自殺了,但他的妻子、家人還有朋友仍常常在他的塗鴉牆上發文,而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Kerry的資料就會一直出現在我的臉書頁面上。

不管是Kerry 孩是我阿姨Jackie都不是真正存在的,也就是說,就任一方面而言,他們的死亡並未被臉書記錄,或是被沒機會認識他們的、不知情的奇她臉書使用者知曉。他們的電子個人資料仍然持續存在。

在臉書上,所有的居住地都是現在,所有的時間也是現在。我阿姨Jackie跟我一樣存在這個空間。以這種方式,不論時間如何推移,我阿姨一直都在。不論時間如何推移,數以百萬計的臉書使用者也一直都在。

作者: Brandon Ambrosino, 2016 年 3 月 14日       

來源: BBC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