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的大堡礁已白化,而其中50%正瀕臨死亡或已死亡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DSCN0198-1_0

一直是全世界最大最長的的珊瑚礁群,隨著這個最新的消息出來,無疑的是讓人更加心碎了。大堡礁(GBR,Great Barrier Reef)絕大部分珊瑚都已白化,甚至更有一半以上的珊瑚在今年夏天死亡。估計其餘部分的珊瑚保存也是相當堪憂。

當珊瑚受到疾病、污染或過熱的壓迫,就會導致共生藻死亡或是離開珊瑚蟲。微藻讓珊瑚擁有美麗的色彩。如果沒有了他們,珊瑚剩下透明的珊瑚蟲與白色骨骼的現象,便稱為『珊瑚白化』。白化的珊瑚有危險,但還沒有死。如果他們對於壓力源排解的快,便會有新的共生體來依附,甚至有時還會發現更能抵抗壓力源的微型藻類

研究珊瑚超過三十年的昆士蘭大學教授Ove Hoegh-Guldberg表示。

昆士蘭大學的Ove Hoegh-Guldberg教授,過去的三十年裡始終投入珊瑚白化研究,他說: 「共生藻是珊瑚的關鍵,90%的能量來源都是由共生藻和光作用所供給,剩餘能量來源則是進食其他生物體。」

DSCN0170
死掉和白化但仍活著的珊瑚之間,對比是非常顯的。Ove Hoegh-Guldberg,昆士蘭大學,全球變化研究所

已白化珊瑚顏色是很亮白的,空中勘查顯示93%的礁體受到白化影響。拿起跡象珊瑚死亡是很難的,但Ove Hoegh-Guldberg告訴IFLScience:「潛水團隊在看樣地點勘察到超過50%的珊瑚死亡。」

損害程度依多遠和多長程範圍有所變化,而溫度超過了正常的最大值。

Ove Hoegh-Guldberg說:「近海淺水的礁體死亡率較高。」「外緣珊瑚礁區有較多的潮流,溫度較低,但很多還是已經受影響了。」

南半球冬季將會帶來緩解,但它可能也來不及挽救曾經是世界奇景的一小部分了。

壞消息是,Ove Hoegh-Guldberg並不認為礁群能得到解救。「我們必定是會看到一群劣化礁了」,他說。「可是,如果世界能停止排出更多的二氧化碳,溫度將趨於穩定。珊瑚雖然稀少了,但如果沒有全部消失,他們最後還是會回來的。」

Ove Hoegh-Guldberg在過去研究中使用棚布保護小礁體,還有一些他說的環繞遊憩區的可行性方法,並補植珊瑚、繁殖較耐熱性珊瑚礁。他說:「大堡礁的大小相當於義大利,所以要考慮更換死掉的珊瑚是不實際的。」「但是,如果我們控制停止我們的排放問題,那麼拯救大堡礁的這個問題相對是可解套的。」

great-barrier-reef-p7lngk

來源: Ifl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