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歲青年獲得550萬美元,製作一個血液檢測來診斷癌症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AcornTeamWeb

當 Gabe Otte 上大學去時,他已經在蘋果的實習中獲得良好的經驗。在大學時,他的電腦科學教授告訴他要多樣化,並且要選擇及專注於另一項領域使他在課堂上不至於感到無聊,所以他選擇了生物學。

現在,27歲的他,剛剛獲得了一輪由安德森霍洛維茲(Andreessen Horowitz)所領導的生物基金:550萬美元的種子創投資金,讓他打造一個能篩選出癌症早期信號的血液檢測。風險投資公司(Founders Fund)、數據集體創投基金(Data Collective Venture Capital)、和第三創投基金(Third Kind Venture Capital)也都在這一輪投資上。

gabriel otte & charlie roberts[1]
Gabe Otte(右) 

Freenome,一個兩年前、Otte與 Charles Roberts 博士和 Riley Ennis 以費城為基地、一起開始進行的啟動計畫。希望利用超級計算機處理人類基因體的關鍵(那些給予我們的身體如何生活和成長指令的全部的遺傳物質),找出那些就在人體內的癌症徵兆。

這些檢測通常被稱為“液體活體組織切片檢查”,因為與實質固態瘤切片檢查不同,這些“液體”樣本只從血液中選取線索。他們依賴於某種叫做“循環腫瘤DNA”,或是少量從瀕死的腫瘤細胞釋放到血液中的 DNA 片段。瞭解一個特定的腫瘤具有什麼異常狀態,可以幫助將癌症患者的治療方法,特別是針對這些基因突變,作為一種更有效的管道而成癌症治療,這也是何以這項檢測目前正在被使用於治療中。更棒的是,你可能有望在一個人被診斷出癌症之前,就能夠準確地找出這些的 DNA 片段。

Freebome 想要不同之處

現在,針對特定基因突變的液體活體組織切片檢查的篩選,你可以在已經經過審查的血液中找到一小部分,並且這會給你相關資訊讓你能在病人的治療過程中可以採取行動。目前,這有點比實質固態瘤切片檢查更受限制,這也是為什麼它仍然被醫生們認為是黃金標準

3058512-poster-p-1-this-entrepreneur-developed-a-test-that-diagnosed-his-dad-with-cancer

但Otte說,他希望追求全基因體。

他說:「當我跟一個生物學家說話時,他們都會像是“那有什麼不對勁嗎”?你知道你要找的是什麼,你正在著手進行和尋找它」。這和他在科技領域上的人們談話時所得到的反應大為不同,在科技領域,他們認為拋出資料的想法是可笑的。「如果你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料,如果你能得到整個基因體,為什麼你會把這個扔出去?」

處理所有的這些技術需要大量的運算能力和金錢,但隨著基因體定序的成本快速下降,Otte 似乎確信他能以便宜的成本做到這一點,且工作有條不紊。即便是最新一輪的創投資金並不必然能支持公司繼續營運下去,他說,這要感謝公司在在2015年收到的一筆補助。

他說:「它需要用這種逐步的方式進行,與這些驗證一路走來。否則,很有可能是你將會血本無歸。」

Otte 說,他致力於出版的所有工作成果,並與監管機構合作以確保一切都達到標準。至目前為止,Freenome 已經用其技術檢測過了數百個樣品,而下一步是將它用來驗證在一個更大、數以千計樣品的層級上。

安德森霍洛維茲(Andreessen Horowitz)的第一筆生物基金投資是在11月,投資於美國加州創業公司 twoXAR 正在摸索如何在藥物研發的過程中使用數據。Vijay Pande 告訴Business Insider》,該筆生物基金除了 Freenome 已還有多項其他方面的投資,但此刻大多數仍是在默默進行著。

來源: Tech Insider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