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顯示:我們的大腦已經準備好進行隱形傳送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star-trek-teleport-900x450

最新研究顯示,隱形傳送不會破壞我們的大腦。事實上,我們的大腦能夠跟得上,甚至可以記錄下當一個人在被傳送時,隱形傳送的過程發生的速度有多快、以一個人能行進有多遠。

這是你的大腦在進行隱形傳送

雖然我們才剛剛開始接觸隱形傳送技術的表象,我們已經有一個不錯的主意是關於大腦如何從一個地方進行“定向傳送”到另一個地方的經驗。或者至少說,我們認為我們做得到。

新的研究指出,並非是導致成為一個混亂和四處飛濺困境的經歷的一個結果,而是我們的大腦能夠跟得上,甚至可以記錄下當一個人在被傳送時,隱形傳送的過程發生的速度有多快、以一個人能行進有多遠。

但是,研究要如何顯示出這個,假如我們沒有真正的隱形傳送技術?

atelier-teleporter-objets-devient-possible-grace-impression-3d

為了解釋這個,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UC Davis、UCD)的神經科學家正在學習人類如何尋找他們自己周圍的方位和記住不同的地方和路徑。科學家們知道,一隻老鼠的大腦需要在迷宮裡具導航功能時,大腦便會發出有節奏性的振盪,並且他也發現當人類在穿越虛擬的地景時,如在電子遊戲中,也會出現此類行為。

推薦文章:  科學家不敢相信! 新研究顯示人類的情緒可以塑造物質世界!

自海馬體發出的振盪被認為是受到驅策的,至少部分是如此,根據大多數的大腦功能模式而透過外部輸入。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神經科學中心副教授 Arne Ekstrom 說:「是有節奏在大腦導航過程中一邊被發放出來且大腦同時正在回憶事情,但我們不知道這是經由感官輸入還是學習過程所引發的。」

虛擬的隱形傳送

original

神經科學家 Arne Ekstrom 使用虛擬的迷宮來研究我們如何學習尋找自己周圍的方位。經由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研究團隊與正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神經外科接受治療的病患合作,這些患者患有一種嚴重的癲癇。他們將電極植入患者的大腦,以確定癲癇發作活動開始的地方。

推薦文章:  這2億年前的鞋印將改寫歷史?

志願者被要求經由觀看電腦螢幕來穿越一個虛擬的街景。他們會發現某些地方,在那裡他們可以進入一個傳送點,進而“發送”到在地圖上先前已知的不同位置上。每當他們被傳送時間的那段隨機時段,電腦螢幕就會變黑。

研究人員們發現:大腦中有節奏性的振盪,完全是由患者的記憶與大腦的學習過程一起帶動的。結果顯示出:這些振盪帶有關於患者在隱形傳送的過程中,能夠傳遞多遠和多快的訊息

儘管這項研究只限於虛擬的隱形傳送,大腦的能力進行相關資訊的速度和距離的傳送就是在告訴我們,並且可以揭示許多涉及大腦如何處理的現實生活中被傳送的經歷。

當然,這只是初期的工作,我們離一個人類的隱形傳送還相當遙遠,但這項工作揭示了很多關於我們的大腦是如何運作和處理訊息。

來源: Futur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