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都不覺得這美女是這有脊髓性肌萎縮症的人的女友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這是Shane Burcaw跟他的女友Anna Reinalda

Here's Shane Burcaw and his girlfriend, Anna Reinalda.
Shane Burcaw / Anna Reinalda

Burcaw有脊髓性肌萎縮症,我們問了關於他的情況,他說:

“我有一個巨大的老二,我可以這樣說嗎? 很好的開始! 但說真的,我出生就得了脊髓性肌萎縮症,我三歲就座輪椅了,而我的身體非常虛弱,我需要有人幫助我過生活在每一方面我才能活著。"

Burcaw是個很幽默的人,這是他的部落格: Laughing at My Nightmare。目前有50幾萬粉絲的他寫關於有一天會讓他死掉的病,但他還可以如此輕鬆的開玩笑非常的激勵人心。

前幾天Burcaw 寫了一篇文章articleThe Morning Call上關於他兩個月的女友Reinaldaand,陌生人都以為她是他的護士的故事。

他寫到:

有一次一個人問"她是不是照顧你的人"。我們都已經很習慣這種奇怪又一直重複的問題了,所以我們會想一些好玩的回答。

Anna會認真的說“他是我爸。”

我會說“我只是付錢給她當我朋友。”

Burcaw在他的部落格上說他不覺得他這一生值得被愛“我會擔心我的身體狀況會讓女生不想跟我約會, 我不能開車去接她,不能抱著她,無法正常的牽手,不能跟正常人一樣約會。"

但在大學時他“碰到了一些很不可思議的人讓他拋棄愛只是給身體健康的人的想法。"

他繼續說: “當我發現世界上有女人會進一切努力讓愛成功,我一輩子無法被愛的恐懼就消失了。

他寫到他跟Anna如何用歡笑找到感情:

我們產生感情的關鍵之一就是教她如何讓我活著,像是如何幫我刷牙而不會讓我窒息,如何幫我穿鞋子而不讓我的腳斷掉…應該要給她一個獎項能夠忍受我這麼多的嘲諷。

所以我們決定問更多關於她們的感情

So we decided to ask them more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Shane Burcaw / Anna Reinalda

我們先問他們第一次的約會如何, Reinalda說:

我們的第一次約會不完全是約會,那是我們第一次一對一吃飯。我們兩都很緊張,但那跟他座輪椅沒關係。我第一次開他的車讓我很害怕,因為那台車比我還老,所以有點恐怖。在餐廳時我們就跟對方開玩笑然後享受了解對方大腦的想法。

我覺得最怪的事就是有一個陌生人來我們的桌子恭喜Shane出書的成功跟他在Morning Call的專欄 [賓州的報紙]。我不習慣備受注目這樣的事。但幫他切食物,給他喝啤酒,記得開車慢一點才不會讓他的頭不平衡是我很熟悉的東西。

他們什麼時候知道這感情會成功? 她說: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我們的感情會不會成功。一開始Shane就對我窮追不捨,我開玩笑的。但我們都希望有一天可以在一起,只是我們都同意要先了解對方多一點。

Burcaw告訴我們:

我很早就發現Anna比我聰明也比我好笑,而我想跟她在一起。

我們問他們有沒有不好的經驗,Reinalda說:

大部分的人都很好,會幫我們開門,尊重我們的空間。但有的時候我感覺可以感受到社會的一些禁忌。像是在餐廳Shane還沒開口,服務生就會看著我告訴他們他點的菜。這不是什麼大事,我們通常都不會很在意因為這只是不夠瞭解這狀況所造成的,能夠理解。

Burcaw說:

在我坐輪椅的22年來我已經學會翻白眼跟對這種行為笑一笑就算了。但還是有點煩所以我跟Anna會對這種事情開玩笑。

Shane Burcaw / Anna Reinalda

你們有什麼共同點? Burcaw說:

我對於寫作都很熱情,我們都是英文系的,我們可以聊一本書聊好幾個小時,或是我們目前在寫的東西,也不一定是在寫書的時候。

Reinalda告訴我們:

我們都喜歡熱的天氣,Shane很受不了冷的氣溫。所以我們大部分的活動都是在室內跟食物有關。我們也計畫在雪融化後去南部旅遊,為春天先做準備!

然後我們問他們最喜歡對方什麼:

Reinalda告訴我們: “他很會照顧我們的鬥魚,Crème de Menthe。”

Burcaw說: “他有世界上最可愛的哈欠,讓我想到The Land Before Time裡的Little Foot。她總是讓我笑,很難說出我最喜歡她哪一點,因為太多東西讓我覺得自己太很幸運可以認識她或跟她在一起。”

他們也對未來非常的樂觀

Burcaw告訴我們: “現在說可能太早但我要生她的小孩。”

非常棒吧? 你也可以到shop 去買他的簽名語錄,“所有的錢都會捐到脊髓性肌萎縮症的慈善機構!”

想要收看更多有趣的文章嗎? 快來加入讚新聞臉書粉絲團!

來源: Buzz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