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老闆不把人當人看嗎? 他很有可能是個精神病患者! 你該如何面對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crazy-boss

做生意,會需要有果斷甚至是無情的心態,有信心與管理的能力,而且是強勢的、工於心計的、小心翼翼的策劃的人。擁有這些特質的人太少,但有一類型的人有大量這些特質,那就是精神病者(psychopath)。

研究員Robert Hare估計有1%的民眾符合這樣的人物簡介,然而老闆的百分比可能是這個數字的四倍。

英國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心理學家Kevin Dutton審查從事各種行業的5,400人,他編輯出一份精神病者排名最高的前10項工作的名單。誰是第一名呢?執行長。接下來是律師、媒體名流、業務人員、以及外科醫生。

658082-kevin-spacey

雖然精神病者比起其他人更可能會犯罪,大部分的他們都在設法過著成功的生活,他們的精神病人格一直在協助他們。

問題是,這是精神病老闆弄出的公司文化和調調,來經營公司的事業。

老闆會喜歡用道德來經營事業,還是遊走於道德和法律之間的灰色地帶呢?或者更糟的是,如果風險是低的,而且獲利超過法律規範時,他們會想要跨越紅線,走進非法嗎?

那些為這類老闆工作的人,有時候會掉入陷阱。像這樣決定不去擾亂老闆,他們發展出一個"道德盲目(ethical blindness)"的現象。他們通常不覺得已經是不道德的,那僅僅是管理階層弄出一個道德不被過多考慮的環境,讓如此正直的人產生那樣的行為。

把如此一個好人放進有害的環境,或許是精神病的老闆所創造出來的環境,這個人會發現很難去抗拒掉入道德盲目,而做出有害的行為。

要注意什麼

史丹佛監獄實驗(Standford Prison Experiment)聞名的心理學家Philip Zimbardo提出一套"促進邪惡(expedite evil)"的社會過程,閱讀它提醒著我們,大家都在自己隨時會滑落的斜坡上面:

不用大腦地跨出第一小步:

當事情會獲利而又沒有損失,容易讓人去做,就是那"遊走在邊緣"製造出向前衝的力量。在職場上,你可能被期待走些捷徑,作為完成工作可接受的一部分。隨著時間過去,這樣的慣例,會把"這樣做是對的嗎?"移到"我可以逃過法律的制裁嗎?"後面。在道德盲目的文化裡,很容易發生這樣的轉變。

Ferrari Press Agency Ref 3134 Wall Street1 19/2/10 See Ferrari text Greed is back on the menu as Michael Douglas returns in his Oscar-winning role as one of the screen’s most notorious villains, Gordon Gekko. Douglas reprises his role 22 years after original movie Wall Street came to embody the get-rich-quick ideology of the banking and stock market world of the Yuppie era. The movie, directed by Oliver Stone, became known for Gekko’s catchphrase, “Greed is good.” Now, Stone takes the helm again for 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s. In the first film Gekko took impressionable young trader Bud Fox, played by Charlie Sheen, under his wing. In the new movie, it is Transformers star Shia LaBeouf as Wall Street trader Jacob Moore who becomes infatuated with Gekko’s beliefs. OPS: Scene from the trailer for 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s. Gekko back in the high life with a giant cigar Pic supplied by Ferrari

把其他人當作非人類:

當種族式的"我們和他們"思維引導人們把外人看做次人類(sub-human),衝突的血腥歷史會呈現出這種思維的破壞潛力。當老闆告訴每一個人商場如戰場,而我們必須消滅競爭或是埋葬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在做出一個敵對環境,把生存連結到消滅敵人。

自我的去個性化(匿名者):

民眾在掩飾身分時,更可能做出反社會行為,因為一個人匿名時會允許做出不良行為。如果在一個像是機器的公司裡,職員就像是微不足道的匿名人物,他們會覺得自己不像人類。因此,就會不太受人類行為規範的束縛。

1445845523623

個人責任的分散:

當捲入暴民心態(例如,動用私刑的暴民)時,那麼你就幾乎能夠做任何事。數千名平常遵守法律的倫敦人,在2011年的暴動變成搶劫者和縱火犯,因為"每一個人都在做"。一家公司有"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文化時,就很容易讓人做出每一個人都在做的事。

盲目服從權力:

當像老闆這樣的權威人士命令你做事時,通常是很難拒絕,特別是如果不順從的話,會帶來嚴重的後果。在過去,這樣的違抗是會致命的。

不加鑑別的服從群體規範:

規範在我們的行為上施加一個強有力的影響,特別是假如違抗或是成為一個不順從的人,會讓你被公司解雇。在演化的經歷,社會排斥相當於死亡,所以我們的本能是去遵守。

35f1e36e00000578-3673752-image-a-2_1467705979315

經由無為和冷淡,對邪惡的被動忍受:

如同Edmund Burke所提到:「邪惡勝利的唯一條件,是讓好人袖手旁觀。」你不需要成為一位犯罪者,只要什麼都不做的站在一旁就夠了。

由下而上的領導才能

假如老闆不是惡魔的話,你依然能夠在自己的影響範圍內,讓自己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這是一種由下而上的領導才能形式,做出一個好的示範,讓其他人跟隨。

當足夠的影響範圍重疊時,公司文化會改變。最終,你的最好選擇是可能是尋找另一個工作,然後優雅地離開。但不要低估集體行動對創造出一個有道德的工作場所的力量。

來源:IFLScience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