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對抗超級病菌的新希望: 塔斯馬尼亞惡魔的乳汁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39726eb800000578-3842476-image-a-22_1476670419113

身為兔巴哥與達菲鴨偶爾的敵人, 狼吞虎嚥的塔斯馬尼亞惡魔(袋獾)對於某個我們樂見消失的東西具有著威脅性,那傢伙就是超級病菌。

78f250b4463ce902056568dad401d056

澳洲的研究人員已懷疑袋獾與其它有袋動物體內帶有某種特別的強效化學物質,幫助牠們的下一代成長。有袋動物屬於哺乳類動物,在其發育過程中極早出生,並需在母親的育兒袋內接收哺乳數月後才能長成你我認知裡毛茸茸的生物,像是袋鼠和袋貂。

澳洲是上百種土生土長有袋動物的家,包括袋獾,一種棕色或近黑色的絨毛生物,看起來近似熊寶寶,有著粗壯的腿與利齒。

_91964641_007394434

就像卡通「樂一通」裡的塔斯馬尼亞惡魔,牠們驚人的食量最廣為人知。有時被稱作為「森林裡的吸塵器」,此世界上最大型的有袋肉食性動物捕食鳥類、蛇、魚以及昆蟲,並

將捕獲物吃乾抹淨,包括其骨頭、毛髮、內臟及肉。

所謂的超級病菌即是指那些對抗生素療程不再產生反應的細菌。 因為藥物的濫用,許多細菌已經適應進化,使得藥物不再像從前那麼有效。 每年至少有2.3萬的美國人死於相關的感染。

bacteria-generic-130823

而引起科學家們決定進一步研究袋獾消滅超級病菌可能性的關鍵,並非是在於牠的食量,而是牠的育兒袋。 在母親懷孕後第三周左右就出生的小袋獾們,被稱之為imps,必須爬過母親的毛髮進入育兒袋,在此接受哺育與接續之後大約四個月的成長。

此時的新家環境距離無菌還有段差距。 研究顯示袋獾的育兒袋內具有為數相當可觀的細菌,包括對尚在發育中的幼獾會造成傷害的病原體。 科學家們猜測其母乳必具有增強免疫功能的特質,用以幫助脆弱的幼獾在那樣的環境中成長。

化驗母乳後科學家們發掘數種被稱之為抗菌肽的多肽,是一種自然形成的抗生素。 人類系統內也擁有一種抗菌肽,但僅只一種:LL-37。 袋獾則有十二種。

_91967523_c0291352-mrsa_bacteria_culture-spl

此研究發表於最近一期的學術期刊文摘中。

當具有數種抗藥性的細菌,如抗萬古黴素腸球菌及抗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或MRSA),在接觸到袋獾乳汁中的抗菌肽時就會死亡

此研究雖仍處於初期階段,但針對袋獾乳汁中具有抵抗超級病菌成分的認知,可引發新藥的產生。

超級病菌被視為國際保健的重大威脅,因而對於這項研究的強烈關注是可想而知。 專家相信,若沒有重大突破性藥物能夠與之抗衡的情況下,至2050年,因抗藥菌而造成的 死亡可達一千萬人,或是每三秒鐘即有一人。 這項消息或許也能夠幫助現今被列為瀕臨絕種動物的袋獾,維護其族群數量,估計現有一萬至二萬五千隻存活於野外。

此種如今只能在澳洲境內的塔斯馬尼亞省島才能看見的生物,曾經遍布於澳洲本島。在1800年間,因牧場工人誤以為袋獾捕食他們的牲畜,而在一項多方參與的行動中將牠們大舉於本島殲滅。

如今袋獾最大的敵人已不是牧場工人,而是一種罕見的轉移性癌症。從1990年間開始,惡魔顏面腫瘤病變已殺死數以千計的塔斯馬尼亞惡魔。請不要期待袋獾奶會馬上出現在附近藥妝店的置物架上,因為還需要進行許多的研究實驗才能看出這些多肽還有什麼用處。科學家們也同時在觀察其他有袋動物的家族成員,看看如無尾熊和沙袋鼠等動物的乳汁是否也能抵抗超級病菌初期針對沙袋鼠的研究顯示類似的結果。

1-12576

身為遺傳學者的先鋒及在德州大學大河谷分校從事於另一種有袋動物,南美灰短尾袋貂,研究的John VandeBerg教授表示,真正困難的部分在於如何在臨床實驗中擴大複製進而得以大量生產,「但我認為可行,而且成果也許能為打擊超級病菌增添一組全新的生力軍。這些可能引領我們朝向極其重大的工程」

來源: 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