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恐將巴黎協議毀掉,但氣候行動將會繼續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climate-cold-glacier-iceberg-large

對於巴黎協議而言,美國的退出將是遊戲的結束,但對氣候仍然抱有希望。

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總統能夠,而且可能會,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直接退出需要四年時間。

但是川普可以從協議運作的整體氣候公約(overall climate convention)中退出作為替代。這樣做只需要一年時間,並且導致自動退出巴黎協議。

climate-change-deal-struck-at-paris-summit

正如我在我的研究中主張,美國退出巴黎協議將是協議的死亡鐘聲。

一個可預見沒有控制的加農炮

川普還承諾了一系列更多有破壞性的國際與國內的氣候和能源措施。這些措施包括削減所有國際氣候融資、廢除能源法規、重新開放煤炭與石油開發的聯邦和海上地區,並且廢除乾淨電力計劃。

有一些希望,川普是一個沒有控制的加農砲,可能會違背他之前的承諾。但這種希望最終是錯誤的。

trump

更重要的是,共和黨機構支持這種氣候政策方法。議定的7月共和黨平台(Republican platform of July)拒絕巴黎協議,並且要求將其提交給參議院(在那裡將被廢除),以及結束對聯合國氣候公約的所有資金。

計算損失

川普的氣候政策將導致美國更加惡化它已經不足的2030年氣候目標。美國需要在乾淨電力計劃(Clean Power Plan)之外採取額外措施,以實現歐巴馬總統制定的目標。

美國退出巴黎協議,或公然失去其氣候目標,對於一項依賴全球志向的政策,可能會接近無可挽回。巴黎協議依賴兩件事:經由同儕壓力增加志向,以及提示市場和大眾。

_77725990_77725989

如果世界第二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不減弱污染,其他國家將不太可能感受到壓力。美國反抗的結果在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的例子太清楚了,當時美國只是拒絕批准。如果美國再次放棄國際努力,信任將受到損害,不採取行動的藉口將會被放大。

巴黎協議很可能被當作一個結構來存在。各國將繼續進行全球性的展示和講述,每五年交易一次未兌現的承諾。它會繼續下去,但它將不再是一個希望或是改變的大源頭。

未來的機會

川普承諾要引領一個保護主義時代,取消自由貿易協定,例如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他發誓要汙名主要貿易夥伴,像是把中國汙名為"貨幣操縱國"。

巴黎協議可以被修改然後用來當貿易手段來對抗不屬於這項協議的國家。這項行動2017年11月的會議才能被採用。修改協議只需要四分之三多數的表決,但在痛苦緩慢和錯綜複雜的聯合國進程下,仍然不太可能獲得支持來採用。

9f229b08e09a609b6af44e5fdee5c4f262c27fba

來自歐盟跟中國的氣候貿易措施還比較有有可能。歐盟可能被川普的貿易政策逼迫,朝向對美國和其他國家課徵進口碳價格(碳邊境稅調整)。中國可能會考慮類似的行動。兩國甚至可能一前一後地執行,在巴黎協議之外創造自己的雙邊氣候聯盟。這樣重大的懲罰可能迫使美國最終改變和重新以國際行動參與。

整個世界避免危險的全球暖化的最好機會是氣候貿易戰爭和猖獗的氣候失序。

這類行動將比目前的巴黎協議更有利於氣候。巴黎協議的漸進與毫無根據的承諾和審查,決不足夠來觸發所需的艱難過渡期。

對於巴黎氣候協議的成功,2016年美國大選幾乎肯定變成碑文,但這並不意味著2℃必定達不到,未來可能不會依賴老化的超級大國的行動。

來源:IFL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