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公開向全國人民道歉: 我們沒有公正的報導川普的新聞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donald-trump-new-york-times-ronn-torossian-pr-ceo

那「灰姑娘」在名譽上和荷包裡都能感覺到政治失敗的痛苦 。「灰姑娘」也幾乎像希拉蕊· 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承受這樣殘酷的打擊,紐約時報上週五做了一個非凡的呼籲,要求讀者們支持她。出版者給訂閱者的信是一部分道歉,一部分辯護競選報導的所作所為,但關鍵在於他們承諾要做得更好。

紐約時報出版者Arthur Sulzberger Jr.承認報社未能體會到唐納·川普 (Donald Trump)的魅力。

「在這樣一個不穩定和不可預測的選舉之後,有不可避免的問題,唐納·川普非傳統與別緻的作風導致我們與其他新聞媒體都低估美國選民對他的支持?」

08876797f35e48da8597e97976a67d8a-4554678fad0c43b99a6ab3e27cf0ff35-0

雖然還是堅持著他工作人員是「公平報導這兩個候選人」,他還發誓說紐約時報將「重新致力於時代新聞的根本使命。這就是要沒恐懼或沒偏見也誠實報告美國或全世界的新聞。」

啊,梗就在這裡。如果新聞報導對兩位候選人都是公平的,那麼就不需要做任何誠實編寫報告的承諾。而且他們也不會完全被川普的勝利而嚇到。

相反的,因為它從一開始到結就一直醜化川普,而他們沒有意識到其實他已經有了把柄。因為報導已經判定川普的支持者都是種族歧視的鄉巴佬和反同性戀者,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去了解那些投川普的美國人的生活。

161115-new-york-times-edit-feature

Sulzberger的信中卻暗示了這一點,因為他承諾紐約時報之後的報導將「盡力去理解和反映所有政治觀點和生活經驗。」

但大意的報導不能完全說明紐約時報犯下的罪。至少在他們宣布他們是故意破壞媒體道德規則,因為川普不應該得到公平的對待的時候。

正如媒體專欄作家吉姆·魯登伯格(Jim Rutenberg)在8月份所言,大多數紐約時報的記者都認為川普「是一個異常而且有潛在危險的候選人」,因此不能公平對待他。

而這不是一位記者所說的。 這是一個新聞政策。數十年建立的規定一直是要求記者和編輯一定要公平與建立公眾信任都有效地被消除掉。這是為了壓制川普現象。負責這個瘋狂決定的最高編輯Dean Baquet,後來說魯登伯格的說法「確認」了他的思想,然而繼續堅持說川普「挑戰我們的語言」與「他會改變我們這新聞界。」

20trump-master1050

Baquet也說到爭取公平的鬥爭時,「我認為川普已經結束了這場鬥爭」然後補充說「我們現在說的都是事實。我們會調查他的資料。我們會更努力地寫使他變成假的。」

其實Baquet錯了。川普確實是有挑戰性的,但是改變新聞界的是Baquet。他決定了公平標準語無黨派標準是可以無後果的破戒的。 之後,洪門打開了,幾乎每一個所謂的新聞報導都反映著很明顯的川普偏見然後都支持柯林頓。故事,照片,標題,在報紙上的位置,所有都是用來選一位總統。

現在即將得到報應了。川普的勝利給了他們一個很大的驚嚇,甚至自由主義者都在嘲笑他們的偏見,而紐約時報也顯然的在耍讀者和他們的錢。 我收到很多人的信說,他們取消了他們的紐約時報訂閱,並從星期四報導中的一個句子的隱藏意思,這些問題不僅是軼事這麼簡單。根據讀者對選舉報導的憤怒,魯登伯格寫道「最不祥的是,它是以取消訂閱的形式出現。」

The sign over the west entrance of the New York Times building at 620 Eighth Ave. April 28, 2016 in New York. / AFP / DON EMMER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在紐約時報成長的我,我為它的衰落而感到痛苦。更麻煩的是,作為美國新聞的旗艦,它給了所有記者一個壞名譽。它的標準是消息的來源可靠度,但他們卻毀了這標準。

為了這些關注,我再重複一個關於如何解決這個混亂的建議。因為他現在已經承認這是一個問題,也許現在Sulzberger會考慮採取行動。

使用外部律師事務所或甚至自己的記者,他必須評估Baquet如何和為什麼Baquet會決定要跟紐約時報撇清關係。他必須評估對記者和編輯的影響,以及他們是否有受有壓力來要求他們符合Baquet的政治偏見。

無論結果如何,出版商必須堅持公平的標準,然後把它再次成為新聞編輯部的基本原則。為了做一個額外的保證,他必須堅持紐約時報會擴大他們的多樣性思考,來包括不同意紐約時報的嵌入式自由主義傾向的記者。要判斷公平的程度,也必須有不同的觀點。

紐約時報的讀者和前讀者應該是這一過程的一部分。許多人已經知道,紐約時報必須脫離狹隘的紐約,並試著去了解各處每個美國人的思想和想法。

這是生存。如果它現在不改變,「灰姑娘」的日子肯定剩不多了。

來源: New York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