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礁遭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傷害,北部三分之二已死亡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deadcoral_1024

根據我們最新的水下調查,大堡礁北部三分之二的珊瑚因最嚴重的白化而死亡。

在北部的珊瑚礁上,幾乎所有的珊瑚都死了,但是當我們往南移動,白化的影響緩和下來,而中部和南部區域(大約在開恩茲和湯斯維爾的南部)的礁石幾乎不受影響,已經在恢復當中。

8073002-3x4-340x453

在2015和2016年,這最熱的幾年,我們親眼目睹了人類引起的氣候變化對全球珊瑚造成的威脅。

破紀錄的夏日高溫引發的熱應力破壞了住在珊瑚組織內的微型藻類(蟲黃藻),而使它們白化。

白化後,這些受害的珊瑚在溫度冷卻後不是慢慢的重新獲得蟲黃藻和顏色就是死去。

15ff68a5-d89a-4d18-9c37-919b2a9917d4_cx0_cy9_cw0_w987_r1_s_r1

大堡礁第一次嚴重的白化是在1998年,然後是2002年,而現在又一次在2016年出現,今年的白化比前兩次的嚴重性有過之而無不及。

傷害分析

僅僅八至九個月,珊瑚就因白化而枯死,這是大堡礁史上最大的損失。

gp12002002

為了說明這些損害,從1985到2012年的27年間,澳大利亞海洋科學研究院的科學家們測量了大堡礁中部和南部區域逐漸死去的51%的珊瑚

他們報告說,在偏遠的北部區域,珊瑚的數量在這段時間裡沒有變化,不幸的是,2016年大部分的損害都發生在大堡礁最沒有受汙染的北部。

好現象

珊瑚白化和隨後而來的損失,造成分佈不均的現象,我們的地圖清楚的顯示沿著2300公里長的珊瑚礁,由北到南的珊瑚死亡現象變化很大。

external

珊瑚礁的南部三分之一在二月和三月沒有遭受到嚴重的熱應力影響,結果只有些許的白化發生,而且從那時開始我們發現南部沒有發生巨大的死亡。

這些剩下的珊瑚重新獲得它們鮮豔的色彩,許多中央珊瑚礁狀況良好,而且它們持續的由2009年的強烈熱帶氣旋漢米許(Hamish)和2011年的雅思(Yasi)熱帶氣旋中恢復。

在托雷斯海峽(Torres Strait)東部和大堡礁海洋公園最北端的外環帶狀珊瑚礁,跟北部別的珊瑚礁相比,我們發現一條長而寬的珊瑚礁逃過最嚴重的白化和死亡,不過,26%的淺水珊瑚還是死亡了。

我們懷疑這些珊瑚礁被穿過珊瑚海傾斜險峻的暗礁邊緣的強大水流和上升的冷洋流的部分保護而不受熱應力的影響。

壞現象

大堡礁北部三分之一,從道格拉斯港到巴布亞新幾內亞延伸700公里,遭受到了最嚴重的白化和隨之而來的珊瑚死亡。

受到最嚴重影響的25%珊瑚礁(頂尖部分),損失的珊瑚達83-99%之間,當死亡率這麼高,它將影響平常存活於白化中更堅強的其它物種。

a-undated-handout-photo-received-on-nove

但是,即使在這個區域,也有一絲曙光,白化與死亡率隨著深度而減低,而有些地方和珊瑚礁有更好的存活條件,有一些珊瑚仍然白化與班駁,特別是在北部,但大部分存活的珊瑚都已經重新獲得它們的色彩。

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珊瑚礁科學和管理團體會繼續收集白化的資料,因為它會慢慢的發生,初始階段著重於繪出白化的蹤跡,而現在我們分析有多少白化珊瑚在過去八至九個月內死亡或恢復。

在未來幾個月和未來一兩年內,我們預期白化會對北部珊瑚產生長期影響,包括更可怕的疾病、緩慢生長和繁殖率將低。

北部珊瑚的恢復過程,是用新珊瑚取代死亡的珊瑚,而這將會非常緩慢,最少要10-15年的時間,只要當地條件如水質有助於珊瑚恢復。

這篇文章是由THE CONVERSATION最先公佈的,請閱讀原文

來源:Science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