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報告證明複雜的人類社會不應該由政府或單一總統管理!

Comment is Closed

被政府管制的社會早已過時。我們不再需要一位總統來維持和管理一個健康的社會。事實上,不同階層的人由中央政府管制的這個說法簡直是太荒謬了。我們對他們來說太複雜了!這是最近的一個報告所提到的。

那我們是否還能對此抱持著希望?

在選舉之前,Vice’s Motherboard發表了一份名為「數學」的報告,其中包括了民主與當今社會無關的證據。社會政策,或一個萬能政策的想法,在這複雜的社會裡是一件非常荒謬的事,這導致我們的政府總是無法達到我們的期望。

複雜的生物

作為人類的我們,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複雜,但這與民主或共產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新英格蘭綜合系統研究所(New England Complex Systems Institutes , NECSI)主任Yaneer Bar-Yam道,「這種複雜性的情況是非常重要的,在我們的世界裡存在著一個不斷在增加其複雜性的自然過程,而在某種程度上這種過程會與個人的複雜性相互碰撞。一旦我們到達了這個階段時,現今社會裡的分層組織將會開始崩潰」。

推薦文章:  科學家證明練習不同的冥想技巧可改變大腦結構

Bar-Yam覺得將社會分割成幾種階層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在多數情況下,政府官員都缺乏相關經驗而且他們對許多當地情況都不熟悉。

Bar-Yam告訴Motherboard說,「我們一出生就被灌輸民主是件好事的觀念」。

但真實情況真的是這樣嗎?我認為民主主義被我們人類高估了,其他如獨裁和共產主義的制度也是如此。他們的中央處理過程與民主只關註在一個或幾個群體上,並沒顧慮到所有的人民。這是一個非常失敗的制度!

人類的複雜性

當我們在討論社會中的個人需求時,「人類的行動 (Human Action)」可能是這問題的解決方案之一。如果你把人類看作一個獨特的生物,並且把人類和其他生物做比較,你可能會了解為什麼我們那麼的複雜,而且我們不能被單一的單位管制。

人類是由原子,細胞,然後以器官形成的生物。如果你試圖描述單獨的一顆原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只有在它們聚集為一體的時候我們才能對它作出解釋。至少,目前只有這種方式能讓我們更容易理解它。

這跟我們生活中的事物也很類似。如果叫你描述一位單一員工的行為或描述一個集團的模式,哪個比較簡單呢? 比起去了解一位員工的日常行為,去了解整個集團的模式是比較簡單的。

那我們有解決方案嗎?

Bar-Yam提出了一種稱為「控制層次結構 (Control Hierarchy)」的解決方案,這讓每個人能夠單獨控制自己的行為。這樣的話,一個人可以影響他人來採取相同的行為。如果這項方案行得通,它將比政府採用的,嘗試著去影響一大群體的措施來得更有效。事實上,政府所做的每件事,都像是在把人類當成一種簡單生物來管制。

推薦文章:  地球上15個你不被允許參訪的地方

人類的行動其實,這並不是一個新的想法。事實上,我們在1949年曾有過這樣的想法。普拉克學 (Praxeology),或有目的的人類行為研究學,是指人類的存在和表現基本上是為了一個單一的原因。 

「行動是意志的執行」

經濟學家路德維希·馮·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那些脫離情況的人不可能知道情況裡所發生的事。雖然科學在預測某種情況下可能會發生的事是相當準確的,但它並不能用來預測未來。無論情況於其他情況之間有多相似,對於任何事件或任何新群體內的知識一定是不完整的。很明顯的,米塞斯在Bar-Yam參與研究之前就已了解到了社會的複雜性。 


Ludwig von Mises

米塞斯在「人類的行動 (Human Action)」中寫道,「政府意味著脅迫和強迫,是自由的反比」。米塞斯和Bar-Yam都認為,人類的複雜性,特別是人類現在的複雜標準,使得政府幾乎不可能可以有效地管制我們。

推薦文章:  人類一千年後會變什麼樣子? 科學解釋

正如我們在選舉中所看到的,許多人都拒絕投票,並且對政府的希望也在持續下降。選擇好的領導者顯然不再那麼重要了,個人解決問題的自由度可能才是我們要成為人類的另一個方法。

來源: The Mind Unlea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