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醫學科本的發現: 你身體裡的闌尾可能有著很重要的生物功能

Comment is Closed

等等,你說什麼?

你在學校學到的第一件關於人類演化的東西一定是我們身體裡有一些「痕跡器官」,例如 闌尾(appendix),智齒,尾骨。而這些都隨著時代的進步,人類生活習慣上的改變而逐漸失去了其作用。 雖然智齒確實給了我們許多的痛苦,但我們的闌尾在我們的腹部裡可是一個不定時的炸彈。一項新的研究顯示,它實際上可能有著一個重要的生物功能,所以我們才還沒拋棄它。

 來自中西部大學 (Midwestern University) 的研究人員追蹤了1100萬年所有哺乳動物血統中曾經有過闌尾,並消失和再出現的現象來判斷闌尾是否受到演化的影響。 他們發現到闌尾在哺乳動物的演化過程中演化了至少29次,甚至有可能多達41次,並且在演化過程中消失了12次

推薦文章:  這位醫生幫助超過十萬人恢復視力,失明的人在5分鐘內重見天日!

團隊說道,「我們可以利用統計學來推論闌尾的出現對我們有著很明顯的用途,這也可以表明這結構是具有選擇性的」。

「因此,我們可以放心地拒絕以下這假設。闌尾在哺乳動物中是沒適應性價值或功能的一個痕跡器官」。 為甚麼闌尾在人類和其他哺乳動物數百萬年來的演化中多次的消失與重現?

傳統的解答是,闌尾是另一個器官縮小的痕跡器官,而這器官曾經在我們的祖先身體裡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推薦文章:  政府忽視他之後,這人單獨把充滿廢棄物的河流變成了天堂

雖然我們有些人由於闌尾發炎或破損所以必須要除掉它,但如果我們要完全擺脫它是不可能的。它仍然存在於我們體內的原因,是因為這在進化過程當中是非常「昂貴」的。所以演化並沒有必要花費那麼大的力氣去去除這個身體部位。

換句話說,儘管我們經過成千上萬年的演化,去除闌尾仍然是件不值得我們浪費力氣去做的事情,因為在多數人體內,它是無害的。

但是,如果它的用途比我們想像中的還多呢?

多年來,研究人員一直在尋找闌尾的功能。最主要的假設是,它是一個「好腸菌」的天堂,並且幫助我們抵擋了一些病毒的感染。 對於這建議最好的證據之一是這項2012年的研究,這研究發現了在沒闌尾的情況下出現艱難梭狀芽孢杆菌(Clostridium difficile)腸炎的複發率高於普通人的四倍。這種細菌感染會引起腹瀉,發熱,噁心,和腹痛。

「科學美國人 (Scientific American)」解釋說,在紐約溫思羅普(Winthrop)大學醫院所報的病例中,有著闌尾的復發率是11%,但沒有闌尾的復發率是高於48%。

中西部大學的團隊採取了不同的方法來探測也得到了同樣的結論。

首先,他們收集有關闌尾存在或不存在以及其他胃腸道和環境特徵的數據。他們分析了過去1124萬年裡的533種哺乳動物。

在每個不同的血統的演化樹,他們追蹤了闌尾的演化並且發現一旦這器官出現,它便幾乎從未消失。

團隊在新聞報導中解釋,「闌尾在幾個哺乳動物的血統中有超過30個不同時段的獨立發展,並且一旦出現就幾乎從未消失」。

推薦文章:  十張Google地球影像你絕不會相信是真的!

「這表明闌尾可能有著一個適應性的目的」。

 接下來,研究人員考慮了各種生態因素,例如物種的社會行為,飲食,棲息地和當地氣候來確認這「適應目的」到底是為何。 他們發現了在保留闌尾或闌尾重現物種的盲腸中具有較高的平均淋巴(免疫)組織的濃度。盲腸是連接小腸與大腸的一個小袋。 這表明闌尾在動物的免疫系統中發揮了一個很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已知淋巴組織會去刺激某些有益類型腸細菌的生長。

研究小組在他們的論文中總結道,「雖然之前早已有人提出過闌尾和免疫之間的關係的相關推論,但這是第一次對它們進行統計驗證」。

「闌尾的存在以及它與淋巴組織的關係是支持闌尾免疫演化推論的有力證據」。

這項研究還沒得到結論,但它提供了一個不同的觀點。那就是人類一直保持著闌尾的原因是為了讓它加強免疫系統的假說。 現在對於研究人員來說的最大挑戰是,該如何證明這假說,這很難做到,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大多數已經切除闌尾的人並沒有受到任何長期的不利影響。

對於此事件也有著這麼一個猜測,而那就是當人們切除闌尾時,盲腸與身體其他部位的免疫細胞會去彌補這個缺點。然而,在所有這些是當中有一件事是確定的,那就是雖然我們可能不會重獲我們的尾巴,但我們應該不會那麼快失去我們的闌尾。

這項研究已發表在Comptes Rendus Palevol。

來源: Science 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