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用大麻拯救女兒的性命成了逃犯 : 她女兒已恢復走路的能力!

Comment is Closed

大麻合法化的實行在美國歷史上是個偉大的時刻。越來越多的國會山立法者參與這場對抗聯邦禁令的鬥爭,越來越多的國家認識到大麻的好處,但國家與國家之間仍然存在著巨大的差距。假設醫用大麻在你的國家裡是非法的,但鄰國卻是合法的,那唯一能醫治你們孩子的方法會讓你成為一個罪犯。

自由思想計畫 (The Free Thought Project) 採訪了莎拉·埃利特 (Sarah Ellett),她為了拯救她的女兒 (也同時不受到政府的壓迫),她逼不得已逃離她的家鄉猶他州 (Utah)。現在她與女兒,雷米 (Remie)居住於俄勒岡州 (Oregon),並且4歲的雷米 (Remie)現在已能自己吃飯,走路,聊天與玩耍。雷米患有多種虛弱疾病,醫生推論她應該活不久。她出生後在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住了五個月,之後因復發而不斷的回去醫院就診。

但醫用大麻能提高她的存活率。她現在已經長大了,她也能夠停止服用一些可能會導致衰弱的藥物。雷米的故事顯示,大麻不只能治癒癲癇症,它也能重新激發與啟動腦下垂體來產生我們身體所需的生長激素。在使用大麻之前,雷米是癱瘓的。

莎拉說,「雷米現在可以站立與走路都是因為大麻帶走了她的痛苦,並幫助使她的肌肉更強壯。以前的她需要依靠腳踝支撐器,但如今卻不再需要了。她不再感到反胃,現在也能容忍食物。大麻開始讓她咀嚼食物和吞嚥。大麻也開始讓她說話,一天比一天說的更多」。

莎拉自己也改變了,從之前的反對大麻到今天的愛上它以及欣賞它的治療能力。這一路來,她贏得了猶他州的幾位保守摩門教朋友與立法者的信任,他們可能會成為醫用大麻合法化的戰鬥盟友。莎拉在2015年閱讀了Nova的故事後開始考慮使用醫用大麻來治療雷米。Nova的科羅拉多州(Colorado)的父母開始給她塗上大麻油而之後也看到了雷米症狀奇蹟般的改善。我們很榮幸能在2016年12月採訪Nova的母親並讓我們報導Nova的故事

莎拉的兒子,一位有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的退伍軍人,也告訴她醫用大麻的醫療性質。在沒得到退伍軍人管理局的協助下,她的兒子成功地治療了自己,並且能夠應付創傷後應激障礙的症狀。當時,醫生在雷米身上試了幾種藥物治療方案,但卻沒看到任何改善。與Nova一樣,雷米患了垂體功能減退症 (panhypopituitarism),這因此導致腦下垂體無活性而不會產生任何所需的激素。 雷米也患了其他疾病,並影響了她的肌肉,腎臟和肺。

推薦文章:  你的腸道可能囤積了33磅的毒素,消滅它們有訣竅!

猶他州在2014年通過了一項大麻二酚 (CBD)與四氫大麻酚 (THD)合法化的法案,但雷米沒達到使用資格。

在2015年,當莎拉還在猶他州時,她從一位癌症患者得到了一個月份的全植物大麻油。她開始給雷米使用低劑量的大麻油。 在兩三天內,莎拉開始注意到雷米身上的一些變化。雷米因支氣管痙攣(bronchial spasms)而每天醒來都會嘔吐,但大麻油卻能控制這現象。雷米服用了許多種藥物都無法克制這現象,而且這些藥物不只沒有改善症狀的效果反而還讓她感到更困以及脾氣暴躁。 在一個星期內,莎拉能夠帶雷米去游泳來幫她減壓,以避免她發生任何緊急狀況。在開始使用大麻油的兩週後,雷米能踏出她的第一步了。在三到四個星期之內,三歲的她開始自己走路。

這種結局是莎拉從來都不敢妄想的。

「讓她使用大麻油,在三歲的時候,她終於可以走路了。我差一點失去了我的女兒」。

過了一個月之後,大麻油也快用完了,但莎拉知道她必須採取一些措施來治療雷米的病。她開車去科羅拉多州,但因為她沒有一個合法的國家醫用大麻卡(MMJ),醫生們不能給她醫用大麻。所以她自己買了一些純大麻的濃縮物,並帶回家自己調成酊劑。 當然,根據聯邦和猶他州的法律,這是違法的,但道德勝於法律。身為雷米的母親,她是不會讓不公正的法律妨礙她拯救孩子。一年的時效法已過去,也因此現在莎拉可以自由地談論她這勇敢的旅程。

在科羅拉多州被拒絕之後,莎拉去了俄勒岡州,當時當地的政府允許非居民使用醫用大麻卡。那時,她帶了雷米的醫療記錄,並去拜訪了一位專門從事醫用大麻治療的醫生。
莎拉說,「我對於這診所的友善程度以及善行感到很驚訝」。

在這裡,她開始實行一種由大麻二酚和四氫大麻酚組成的大麻油治療方案,藥物的比例是7mg 大麻二酚與0.5mg 四氫大麻酚,每天服用三次。莎拉也下定決心要改善這社會,所以她開始與當地代表談論關於醫用大麻合法化的想法,同時也告訴了他們雷米的故事。

莎拉說,「人們需要看到,大麻不只能治癲癇症,它也可以幫助那些行動不便的病人。尤其孩子們,因為它有助於壓制疼痛。要是人們能夠理解這些孩子們在受苦,唯有緩解他們所受到的疼痛感才能重新移動手腳的事實,那人們就會理解把醫用大麻合法化的重要性!」

此外,莎拉也見了她的地方代表拉爾夫·歐克蘭德 (Ralph Okerlund) 。她說歐克蘭德是一位非常善良和誠實的人。

推薦文章:  可能有生命的比鄰星B似乎是一個「海洋世界」!

「他所在地區的其他家庭也有聯繫過他,而他最大的擔憂是要在法律上保護這些家庭。換句話說,他與許多參議員都想看到改革。但他也提到,如果我們都可以把鴉片做成藥品了,那我們會如何處理大麻」。

莎拉與其他患者都在推動全植物醫用大麻的法案。州議員馬克·馬德森 (Mark Madsen)提出了一個法案來允許猶他州生產,分銷,製造和擁有合法化的大麻。雖然他得到了市民的支持,但他的法案因差了一票所以沒通過。 莎拉和雷米的故事得到了湯姆·哈特曼(Thom Hartmann)的關注,並在2016年1月電視節目上採訪了莎拉。

哈特曼在介紹莎拉時問到,「你會為了拯救孩子而違反法律嗎? 你寧願失去孩子,還是你會試著違反法律因為你知道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確的?」

莎拉知道,如果猶他州沒有通過全面的醫用大麻合法化法案,她與雷米和她的三個其他的孩子就得考慮搬到俄勒岡。開始規劃是一件好事,因為在電視節目播出之後 (莎拉在節目中給了雷米大麻油) ,猶他州也開始規劃要將他們母女倆分開。

猶他州兒童家庭服務部門的區域主管在某一天帶著大量的資料,包括她放在網上的資料到她的家。「湯姆·哈特曼秀之後,猶他州兒童家庭服務部門在1月25日出現在我的家門口,並用他們手中文件的資料來詢問我,我立刻撥電找我的律師,便請他們離開。之後我把奶瓶放在桌上,帶著雷米從學校接了孩子們我們就離開了猶他州。當時,全國各地的官員都在為一名殉職軍官在高速公路上遊行以示致敬。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又戲劇性又可怕的任務,但我一路上都沒停止,就這樣我們到達這裡」。

我當時立刻拿了一個箱子,然後把藥物,重要的設備以及孩子們的衣服都扔進去。我得裝無辜,而不是看起來像是要逃離以避免警方那裡起疑心。警車停在我11歲女兒的校區外,我告訴秘書說我們有需要去看醫生,然後就把她帶走了。我女兒在大廳裡見到我時,我裝作沒事發生,然後趕緊離開。我們試圖看起來像我們要去看醫生。但其實我女兒知道事實,因為我們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我把孩子們都集合在車裡,然後說,「好吧,我們之前談過這件事。你們準備好了嗎?你們想這樣做嗎?如果不想,我可以帶你們去爸爸的家,但現在,我必須離開。孩子們都說他們都準備好了,然後我們就離開了」。一輛警車跟蹤她到高速公路,但之後就沒再追蹤她。莎拉相信他們在等待得到逮捕令之後來把雷米帶走。

「我知道當天上午是國會日,有人在州長的頁面上貼上了雷米的圖片,然後寫著雷米是「毒鬼」。我認為他們試圖想用雷米的海報來動搖立法者的信心。我沒意識到雷米是那位孩子直到我到了俄勒岡」。

在鹽湖城 (Salt Lake City) 的兩個晚上,莎拉冷靜地思考了她們處在的情況,並在確保這樣做是正確的之後,莎拉才開始向親戚們報平安,然後前往波特蘭市 (Portland)。他們現在住在尤金鎮 (Eugene)附近。

推薦文章:  北韓470萬人民準備入伍,躍昇世界第一大軍隊

雷米與其他患者的大麻油是通過「福雷斯特倡議 (The Forrest Initiative)」捐贈的。他們有助於維持俄勒岡的醫用大麻合法化計劃,現在許多診所因藥物濫用而受到很多法律限制。

我們聯繫了「福雷斯特倡議」的執行董事長Tanesha Smelser來了解她對醫用大麻的看法。雷米至今仍然能得到她所需的大麻油。但是,這是一件沒確定性的事,因為法律還是會改變。莎拉說,雷米現在不需要一整箱的藥物了。她已經能夠停止服用哮喘和嘔吐的藥物,並且在白天時不再需要氧氣,在晚上也通常不需要。雷米生長激素藥物的服用,包括打針,已經減少了許多,因為現在雷米已能產生約一半所需的生長激素。「她是因大麻所帶來的巨大益處而成長的。在服用大麻以前她都沒成長,在一年內體重都沒增加,可是在她使用大麻之後,體重就開始增加了 (每月約1磅) 。儘管她還是比普通人矮,但她現在身體質量指數 (BMI) 已經在第97百分位了」。

她的生活品質比之前好多了。她現在像是一個正常的孩子,幾乎沒有人知道她患有疾病。神經病學家在今年夏天告訴我,雷米已發育得差不多了,而現在最大的挑戰是她的說話能力。在科羅拉多州,醫生們不能討論醫用大麻或承認它的好處,因為他們害怕被美國緝毒局(DEA)騷擾和失去醫療執照。但是,一些醫生已指出,大麻確實對雷米有幫助,尤其是在發育以及抑制致命肺痛的肌肉痙攣的發作方面。莎拉·埃利特是一位受到醫用大麻合法限制的當事人。她的故事顯示了,身為父母,他們是不會讓不公正的法律和政府的威脅阻礙他們幫助受苦受難的孩子們的決定的。

大麻油解救了這些孩子的性命:

來源: The Free Thought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