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在常用疫苗裡發現「神經毒素」,事實被隱瞞!

Comment is Closed

根據疾病控制中心 (CDC),我們會在生產疫苗的當中混合一些化學物,它的目的是為了提高疫苗的有效率。鋁(aluminium)是最常見的化學物之一,它很早就已經是疫苗的一部份,而它的目的是用於加強對抗原的免疫反應。它們基本上是用於調用我們想要達到的免疫反應。

我們在疫苗裡加於鋁大約有90年了,從那刻起,我們就看到了很多不同的爭論,尤其是近年來,我們時常會看到關於鋁的安全性與有效性的爭論。這些爭論是來自於最近一些研究(其中一些會在這篇文章裡提到)的結果。

文章立寫了一些鋁會帶來的問題,也提到了在過去幾年中,我們已經支付了幾十億美元給那些因疫苗而病倒的患者與他們的家庭們。越來越多父母選擇不讓孩子打疫苗。而且他們都有很多不同的理由。這是一件令人非常擔憂的事件,因為在過去幾十年裡,政府推薦的免疫種已增加了兩倍。在一些發達的國家,當孩子4至6歲時,他們通常會因打疫苗而總共接收到了126種抗原化合物以及大量的鋁。

這裡有一些原因來解釋為甚麼那麼多人開始質疑鋁與疫苗的安全性。 以下是克里斯·肖(Chris Shaw)的一段視頻,文章的後半段會更詳細地介紹他。

疫苗的成分並沒有通過安全評估的測試(毒性研究)

我們在疫苗裡加於鋁大約有90年了。告訴你一件令人不安的事實,許多人還仍然不知道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與疫苗製造商都沒有進行或在製造疫苗的過程中進行適當的毒性研究或測試來證明鋁(或任何其他成分)的安全性。他們已經公認這些成分都是安全的。是的,你所看到的都是事實。這讓你感到不安,不是嗎?疫苗被視為是一種無毒的物質,所以他們沒有進行適當的毒性研究來證明成分的安全性。那成分通常是鋁。(來源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的博士研究生(她的專科是在神經科學),Lucija Tomlijenovic說,「我有一份來自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2002年的文件,裡頭討論到了疫苗成分的評估,他們當時也有在動物試驗中進行一些特異性的測試。但是,他們也說,疫苗裡的成分不需要進行動物試驗因為這些成分是安全的。當我看到這一點時我開始慌了。所以這是你們所說的安全評估的證據?」。 (來源

推薦文章:  科學家在實驗室裡培養出可運作的人腦!

她還有一些文件來證明著疫苗製造商,藥廠與衛生部都早已知道疫苗相關的危險性,但他們選擇不公開這消息。那些文件很清楚地表明著衛生部與疫苗製造商都一直在「想辦法保留這些嚴重不良反應的數據,並且不讓父母與醫療人員知道這些數據,目的是為了要達到他們所要的總體疫苗接種率。因為這樣才可以達到畜群所需要的免疫力程度」。 (來源

如果我們看看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網站,我們可以看到這不是一個秘密。以上Lucija所陳述的是來自於他們2002年的標準。這是一份相當近期的文件,但已過了10多年,儘管多少研究顯示著疫苗的危險性,我們卻沒看到太多的改變。

有些人類的疫苗在最近才通過動物試驗的毒性測試。 (來源

巴西利亞大學營養科學系教授Jose G. Dores說,這些成分已存在一段時間了,但我們卻沒在動物或成人身上測試這些成分的安全水平,更別說對胎兒,新生兒,嬰兒和兒童的影響了。 (來源

實驗已證明鋁是一種神經毒素

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鋁會導致嚴重的自身免疫症狀。 (來源)(來源)(來源)(來源

推薦文章:  石頭上刻有古埃及高科技的證據!

這種成分的使用會導致許多種疾病,例如自閉症,腦疾病與阿茲海默症等等。Lucija Tomlijenovic博士說,研究顯示這些成分有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免疫疾病。(來源

有許多研究已經證明了鋁的誘導毒性的潛力,並在醫學文獻中已清楚地顯示著,而且這已經是一件很久的發現。 (來源

如果我們的身體裡有過多的鋁,並且超過我們身體能排除的量,鋁被會沉積到我們的骨頭,腦,肝臟,心臟,脾臟和肌肉。鋁業在能在香煙,化妝品,食品,藥品裡(阿司匹林)找到。鋁也在我們的環境當中。這是一件值得擔憂的事,因為在工業革命之前鋁是不存在的。可是今天,我們卻到處都可以找到它。

從理查德弗蘭倫德 (Richard Flarend) 的研究,我們知道鋁通常會被吸收到身體裡,然後會到不應該到的部分。他試了許多鋁的樣本(不只是疫苗裡的鋁) ,並在每個尿液樣本裡都能查到鋁的遺跡。

神經科學家兼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克里斯·肖博士說,這種化合物不是地球上任何生物化學過程的一部分,但現在卻變成那麼普遍。它只會造成破壞,也會引起各種不尋常的生化反應。 這是克里斯托弗·埃克斯利 (Dr. Christopher Exley) 博士的一段視頻。他是基爾大學 (Keele University)生物無機化學教授兼蘇格蘭高地兼島嶼千禧大學學院 (UHI Millennium Institute)名譽教授。他是世界領先的鋁毒性專家之一。身體對疫苗裡的鋁與食物或水裡的鋁有著不同的反應。

推薦文章:  人類更長壽了! 有史以來第一次平均餘命將會超過90歲

克里斯托弗·埃克斯利教授說,你想想,如果你身體裡已經有著比一般人還高的鋁,它可能會積累在身體的某些部分。然後你又打了有鋁的疫苗。在疫苗裡,鋁是一種佐劑與抗原,它會引起身體裡潛在的反應。我相信它也會在身體裡循環,然後也會引起其他儲存著的鋁,無論它們是在腦中,骨中還是結締組織中。這些都是我們可能找到鋁的地方。這種級聯效應可能可以用來解釋為甚麼這些不良反應只會發生在一些人的身上。然而,疫苗的不良反應與鋁中毒的症狀是非常相似的。(來源

支持使用鋁的最常見論點之一是,我們每天都從食物中吸收鋁,所以疫苗裡加鋁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他們從未考慮過,你身體裡具有不同的排泄方法。我們的身體具有許多不同的排泄方法,而通常是通過腎臟來排泄掉的。你可以看看以上的視頻來了解排泄方法。但如果你是注射鋁,它將會進入到身體裡的其他部分。它不會進入到同樣的排泄機制,而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使用鋁的原因。它的目的就是留在血液裡一直重複地呈現抗原。它不會被排泄,因為它必須為我們提供長期的抗原體。這一點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以下有克里斯·肖博士的另一個視頻,他在視頻裡解釋了鋁的危險性。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