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深處發現大量的人造垃圾!

Comment is Closed

在世界最深的海溝,真的有垃圾。

trash-trench_1024

事實證明,就算是在地球最遙遠的地方,也無法避免垃圾和有毒污染。

科學家發現,「極高」程度的被禁用工業化學物正在污染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超過10公里深(6英哩)的海洋生物,而就在上面的幾公里,啤酒罐和塑膠袋亂丟在海床上。

The-Marvels-Of-Mariana-Trench-Deepest-Part-Of-The-Ocean-2

來自英國新堡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的研究小組,正在從世界最深海溝中的兩處海溝深處,太平洋的馬里亞納海溝和紐西蘭附近的克馬德克海溝(Kermadec Trench),進行小型蝦類甲殼動物的取樣,這種動物稱為片腳類動物(amphipods)

儘管事實上這兩處海溝都超過10公里深,而且相距大約7千公里(4,340英哩),這些研究人員發現,從每處海溝所收集的片腳類動物有極高程度的有毒化學品。

ocean-trash

當我們說「極高」時,是甚至與世界上一些最污染的地方相比。

汙染程度最高的多氯聯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PCBs),在被認為是與癌症有關的化合物後,在1970年代被禁止。從馬里亞納海溝發現的片腳類動物的多氯聯苯程度是在遼河系統附近發現的螃蟹的50倍,遼河是中國最污染的河流之一。

這樣的程度,在地球只有另一個地方比得上,日本的駿河灣(Suruga Bay),一個「聲名狼藉的污染黑點」。

推薦文章:  世界上最快的相機可拍下光移動的影像

研究小組成員之一的Alan Jamieson說:「我們仍然認為深海是遙遠而原始的地區,不會受到人類的衝擊。但很可悲的是,我們的研究顯示實際上不是這樣。」

landscape-1487181517-gettyimages-688985503
「事實上,我們採集的片腳類動物樣本,污染的程度和在駿河灣發現的類似;駿河灣是西北太平洋最污染的工業區之一。我們還不知道的是,對於更廣泛的生態系統以及了解這將是下一個重大挑戰,這意味著什麼。」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聽到污染累積在世界海洋的深處。

就在去年,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海洋勘探和研究辦公室報告,在馬里亞納海溝部分地區發現到實際垃圾,包括啤酒罐、SPAM豬肉罐頭、一條繩子和一個塑膠袋。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我們不應該感到太驚訝。由於深海的遙遠,它被用來當作一切事物的傾倒場所,從醫藥廢棄物到不需要的世界大戰軍需品和化學武器。

Jamieson說:「當它出現在深海時,我們非常擅長採取’眼不見為淨(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方法,但我們不能安於現狀。」

推薦文章:  把植物武器化! 新型人造生物能「讓環境有武裝力量」

「事實上,我們在地球上最遙遠和難以到達的棲息地之一發現這些離奇程度污染物,真的為家園帶來人類正在地球發生的長期、毀滅性的衝擊。」

這些研究人員使用深海著陸者來篩過馬里亞納海溝和克馬德克海溝的片腳類動物,並測試它們的脂肪組織,看是否出現名為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POPs)的跡象。

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是一類具有高度爭議性的化學物,近年來已廣泛使用,包括像是滴滴涕(DDT)的殺蟲劑、現在被禁止的工業化學品多氯聯苯、以及多溴二苯醚(polybrominated diphenyl ethers,PBDEs)。

與多氯聯苯不同,多溴二苯醚仍然在生產中,儘管注意到健康問題。這兩種化學物質都不會在環境中分解,意味著一旦污染了一塊區域,會很難清除。

為了讓您了解這些化學物的使用規模,研究小組報告在1930年代到1970年代,多氯聯苯的全球總產量約為130萬噸。

這些研究人員從兩處海溝的片腳類動物發現到多氯聯苯和多溴二苯醚,並且認為它們最初是累積在較大動物的脂肪組織中,例如虎鯨(orcas)和海豚,這是以前的研究已經證實的

KILLER WHALE HUNTING DOLPHIN OF SOUTH AFRICAN COAST

當這些動物死亡時,他們受污染的屍體掉到海洋深處,被較小的生物盡情地吃,繼續污染下去。

推薦文章:  流浪貓偷溜進療養院,然後就決定留下來上班

Jamieson告英國衛報的Damian Carrington:「像馬里亞納這樣深溝的最底部,住著非常高效率的清道夫動物,像是我們採樣的2公分長的片腳類動物。所以,任何一點有機物掉下去,這些傢伙會大量出現,並且狼吞虎嚥。」

「當[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掉進海溝時,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驚訝的是汙染程度有多高,動物的污染是相當的高。」

既然我們知道在馬里亞納海溝和克馬德克海溝的生物所攜帶的污染程度,研究人員的任務是弄清楚對於生活在比採樣的片腳類動物還深的海洋生物,這樣的污染程度意味著什麼。

Jamieson表示,研究的下一步將是調查深海動物的塑膠汙染程度。如果他發現到大量的微膠粒(microbead),我們不應該感到驚訝。

他說:「這不是我們正在遺留下來的偉大遺產。」

這項研究發表在自然生態與進化期刊(Nature Ecology and Evolution)

來源:Science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