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員找到為什麼我們的身體會排斥移植的器官了!

Comment is Closed

 研究人員鑑定出在我們的免疫系統和導致器官排斥的細胞活化之間一個以前隱藏的連結。

kidneys_1024_1024_415

這一項發現為科學家發展新的治療方式開闢了一條道路,可以防止免疫反應來攻擊為了挽救生命的器官移植,而不會使身體遭受感染或罹癌。

一種名為訊號調節蛋白α(signal regulatory protein alpha,SIRPα)的骨髓細胞受體類型已經被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科學家鑑定為身體的監督者,負責派遣淋巴細胞來鎖定和摧毀外來細胞。

20150619110925594_691_518

名為T型淋巴細胞的白血球,在其表面有一種受體,能夠識別來路不明的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MHC)蛋白質,並且藉由試圖分裂它們所附著的異物來做出反應。

淋巴細胞並非與生俱來就知道什麼是外來的,而什麼不是;它們需要被教導,而這是免疫系統的另一部分稱為樹突狀細胞(dendritic cell)的工作。

樹突狀細胞咀嚼外來的蛋白質,並且編織成自己的MHC,然後顯示在表面上,就好像是一個微觀的「通緝」海報。然後,它們遷移到身體的淋巴結,在那裡與帶槍的T淋巴細胞相互作用。

maxresdefault_1280_720

然而,樹突狀細胞究竟如何識別出外來物質,某種程度上是一個謎。

為了進一步了解,這些研究人員對移植到小鼠身上的組織進行研究,這些組織被設計成缺乏某些白血球,例如T型淋巴細胞。

他們發現小鼠供體和受體的SIRPα基因之間的差異與受體的免疫反應有關。

SIRPα不是一種未知的蛋白質,已經知道會結合另一種名為CD47的蛋白質,在不同的白血球中, 觸發一系列的免疫反應。

Comparison-of-the-structure-of-SIRPa-and-SIRPg-A-Overlay-of-SIRPa-PDB-id-2WNG-12_600_507

集合各種資訊,這些研究人員相信單核白血球(monocyte)的CD47與外來組織的SIRPα受體相互作用,引發了整個身分檢查過程(ID check process)。單核白血球是長成樹突狀細胞的白血球。

匹茲堡大學首席研究員Fadi Lakkis告訴在匹茲堡當地公共電台90.5 WESA的Liz Reid:「一旦這些細胞被活化,它們接著會反過來活化免疫系統的其餘部分,導致完全排斥器官。」

「我們想做的是許多器官或骨髓的捐贈者和接受者的SIRP-α基因序列,然後詢問是否不匹配在移植後影響結果。」

捐贈者和接受者的SIRPα基因之間更好的匹配,可能有助於降低免疫反應的風險。

推薦文章:  阿波羅太空人聲稱「你一出生時就來到了天堂」!

OSPEDALE-2_1000_758

看看下面的影片剪輯,來更加了解這個過程是如何被認為有效。

為了避免排斥,器官接受者需要進行抑制免疫系統的治療,這不僅使得他們容易受到感染和罹癌,而且經常會透過血壓上升,來增加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

專注於SIRPα的新治療可能有助於減少藥物的劑量或種類,而且可能有助於延長器官的壽命。

 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語音合成由賽微科技提供」

來源:Science 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