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科學驚人研究,發現打鼓和人腦的秘密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一個音樂家的老笑話說:「世界上有兩種鼓手,一種是會打拍子的,另外一種是不會的。」但也許有更全面的分類。也許世界上有兩種人:那些會打鼓和那些不會的人。或許正如底下GE的宣傳視頻所指出的,鼓手的大腦與我們其他人的完全不同。

今天,我們特別凸顯對鼓手大腦所做的科學研究,從神經科學和心理學領域延伸出來,推翻一大堆嘲弄鼓手愚笨的笑話。

Mike T. Sloan寫道:「鼓手實際上比其他不需要那麼專注於節奏的樂團同伴更聰明。」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卡羅琳斯卡研究所的研究發現,智慧、時間的掌握和大腦用於解決問題的那部分息息相關。就如同Gary Cleland曾說的,鼓手「實際上可能是天生的智者」。

神經科學家David Eagleman是一位創新的研究者,紐約客雜誌稱他是「一個痴迷於時間的人」,他在Brian Eno的工作室,與各種專業鼓手進行的實驗中發現了這一點。Eno認為鼓手有獨特的心理素質,而事實證明:「Eno是正確的:鼓手與其他人有不同的大腦。」

根據Eagleman的測試發現,鼓手對於時間的掌握與其他測試者有很大統計學上的差異。Eagleman說,「現在我們知道他們有一些在解剖學上的區別。」他們掌握時間的能力,使他們對周圍察覺到的節奏模式有一種直覺性的了解。

drummer 07

推薦文章:  科學家發現馬鈴薯能發電! 一顆就能照亮你家40天

但這種差異可能是令人苦惱的,就像要在永遠走音的世界裡,擁有完美的音準一樣痛苦。但打鼓還是具有療癒的價值,它可以提供所謂鼓手亢奮“drummer’s high”對心理和身理所帶來的正面影響。這是一種演奏音樂—而不是光聽—所激發的腦內啡。

除了提高人們的痛苦門檻,牛津心理學家還發現,打鼓的充滿腦內啡行為,會提升人們的正面情緒,使人們以更合作的方式一起工作。

鼓手Topper Headon在上述英文BBC簡短的採訪中討論了打鼓具有療癒效果的看法。他還稱打鼓是一個「原始」,且是人類共同的活動。

drummer 03

前Grateful Dead樂團的鼓手Mickey Hart和神經科學家Adam Gazzaley對節奏科學抱有很高的期望。Hart特曾在一場自己樂團的演唱會中,用自己的腦波進行一場投影光秀,他提到如何用節奏的力量成功將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帶回到現實生活。

drummer 04

我們是否能仿照鼓手的思維和感覺自我訓練,目前還沒有定論,但有關鼓手是否真的能以非鼓手所不能的方式思考,不妨參考Stewart Copeland的複節奏節拍的神經科學,以及Terry Bozzio演奏史上最大爵士鼓組的作品。

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語音合成由賽微科技提供

來源: The Mind Unlea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