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證據顯示地球正進入第六次的大絕種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6次大絕種6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各種遍及世界的動物都逐漸減少或者死亡因為地球進入了它第六次的大絕種。

研究者說: 在上個世紀,脊椎動物的種類比起無人類活動之下以114倍更快的速度在絕跡,研究者用最保守的方式在推算著絕種率。這意指在過去100年絕種的生物,在自然汰換速度之下,要花11,400年才會絕種。

研究者說: 多數的絕種源自於人類活動造成的汙染,棲息地的減少,侵入性動物的引進以及碳排放的增加使得氣候變化和海洋酸化。

6次大絕種3

主導的研究者Gerardo Ceballos,一個在墨西哥國際自治大學保育生態學教授以及史丹福大學客座教授說 “我們的行為造成了大量生物的減少,這在人類史上史無前例,而在地球上的生物史也十分罕見。”

Ceballos說,自從他還是一個小孩,他就努力了解為什麼動物會絕種。在新的研究上,他和他的同學專注在脊椎動物的絕種率,包含了哺乳動物、鳥、爬蟲類、兩棲動物和魚。

首先,他們需要建立在過去多少種類自然淘汰。他們從2011年Nature期刊的研究取得數據,基本上,世界上每100年就有兩個各10,000種脊椎動物的絕種。這項研究是根據化石和歷史紀錄的推估。

6次大絕種4

再者,研究者發現,這項絕種率的背景比其它研究發現的要高,一般都只報告了一半的比例。

然後,Ceballos和他的同學計算了現代絕種率。他們採用的數據來自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 一個追蹤具威脅性以及快要絕種生物的國際組織。2014年IUCN的紅色名單上給了他們絕種及可能絕種的脊椎性動物共有1500種。

研究者說: 這些名單讓他們可以計算兩個絕種率: 一個只根據脊椎動物絕種的高保守估計,和一個根據絕種和可能絕種脊椎動物兩種可能性的保守估計。

他們說: 根據自然背景率,只有九種脊椎動物自1900年開始應該絕種,研究者發現。但是,根據保守者,現代估計,還有468種脊椎動物在同時期也絕種,包括69 種哺乳動物,80種鳥類,24種爬蟲類和146種兩棲動物以及158種魚類。

6次大絕種5

每種消失的生物在他們的生態系統都扮演著一個角色,不管是在食物鏈的上層或底層

Ceballos告訴美國生命科學網 “每一次我們失去了一種生物,我們都是在侵蝕地球可能提供給我們的環境幫助。”

就地質角度上來說,研究者特別將每次地球在短期內生物絕種高於5%的時候標示為大絕種事件。根據化石紀錄,研究者知道五次大絕種,最近一次發生在6,500萬年之前,當一顆小行星毀滅了非鳥類恐龍。

研究生Paul Ehrlich- 一位在史丹福大學生物人口研究的學生在一段聲明中指出"毫無疑問的,我們正進入第六次大絕種事件。”

再見了,鳥兒們

他說: 以這個比例,大量的多樣生命會以短至兩到三個人類生命週期的速度消失,Ceballos說。而這至少要耗費上百萬年讓存在的生物恢復並重新棲息於地球。

Ceballos說: 生物替補絕種的總數可以遍佈一大洲。但有些脊椎動物總數僅有極少數遺留,無法足以扮演他們在生態體系的角色。

雪豹(Panthera uncial)即將絕種;他的總數在過去16年至少減少了20%,主要因為獵捕,棲息地的減少和被捕食,根據IUCN。

雪豹

Ceballos說: 例如,大象的總數現在也寥寥無幾了。還有獅子、印度豹、犀牛和美洲豹,你們自己舉例吧。

他補充 “基本上,針對單一種類來說是好的,因為他們是進化和生態體系作用的主體,但總數相對上相對就糟多了。”

6次大絕種2

他說: 然而,和天然資源保護論者一起來挽救野生生物並且創造一個對動物友善的公共政策永遠不嫌晚。

“避免第六次絕種的事實需要快速、非常努力來保護已經面臨絕種的生物,還要減緩他們總數上所面臨的壓力- 特別是棲息地的減少,獲取利益的過度開發以及氣候改變。” 研究者在研究上寫到,於今日發行(6/19),在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

Clinton Jenkins,一位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在巴塞爾生態研究學院擔任客座教授說: 這項研究支持了其他地球高絕種率結果。

6次大絕種

在2014年,Jenkins和他的同學發表在Science期刊發表了一項研究,在這項新研究裡詳述了同樣的結論,但在去年的研究,他們也納入了有花植物和松果植物。那份研究發現目前的絕種率比起無人類活動下高出了大概1,000倍。

最近一份研究是人類正引起大絕種的進一步證據,Jenkins 如此告訴美國生命科學網。就像人類對氣候改變造成的影響一樣,多年的研究已建立一龐大的科學案例,人類正導向一個大絕種。現在世界多數生物需要的就是反轉這個問題的行動。
加入好友
來源: Live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