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實驗證明時間並不存在(讓你完全改觀)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時間觀察者

二十世紀諾貝爾獎得主理查‧費曼說:「我們選擇檢視一個完全無法以傳統觀點解釋的現象,量子力學的中心一向有這麼個問題。現實中,這個現象還只是一團謎。」(Radin, Dean. 糾結的心: 量子世界的超感關體驗紐約, Paraview Pocket Books, 2006)

「時間」是個很玄的觀念,而量子物理學的世界更是奇怪。沒有捷徑能定義我們對邏輯的認知,並代入想法、感覺、情緒,也就是「意識」本身,以及後物主義眼中的宇宙。沒有比雙縫實驗更能描繪這個事實,科學家們反覆操做這個實驗以探索「意識」與它在塑造或影響物質世界時的角色。這個主宰物理性宇宙(牛頓式的宇宙)的角色在第二量子力學闖進這個平衡並搖撼科學的根基時被弱化了,而且至今依然如此。

因發明量子理論而在1918年獲得諾貝爾獎的理論派物理學家普朗克曾說:「我認為意識是基礎,物質則是它的衍生物。我們無法看透意識。我們談論的一切,我們認為存在的一切,都假設著意識。」

還有另一個創新弔詭的實驗也對我們現實的本質有強烈的暗示,更精準地說,我們稱呼那個本質為「時間」。

這個實驗是「延遲選擇實驗 Delayed Choice Experiment」或「量子擦除實驗 Quantum Eraser Experiment」,可以被理解為雙縫實驗的改良版。

想理解延遲實驗,你得先搞懂量子雙縫實驗(Double Slit Experiment)。

雙縫實驗

在這個實驗中,小分子的物質(光子、電子、或任何原子大小的物質)被推射向一面有兩條縫的屏幕。一架高像素的相機會在屏幕另一端記錄光子落下的地點。當科學家關閉其中一條縫,像機就會在錄影中顯示意料之內的移動規律,但是,當兩條縫都被開啟,就會有一個「干涉圖 interference pattern」出現,她們表現的就像波浪一樣。即使最近被看作一種波,這也不代表實驗原子的移動就是波,它們就是用那種方法移動。這代表的是同時間內,每個獨立穿過兩個縫的光子會互相與自己干涉,但是它能穿過一條縫,也能穿過另一條;又或者,兩條縫都沒有穿過。每一個單獨的物質都會成為 “波浪”的可能性,它的自我表現可以形成許多可能性。這就是我們得到干涉圖的原因。

雙縫實驗1_2

一個單獨的物質沒有任何物理性質如何可以自我表現出不同的狀態,直到它被「測量」或「觀察」? 再來,它如何在這麼多路徑裡選擇某種路徑?

當觀測者選擇檢測、觀察那一條縫隙是哪個物質穿過的時候,它的 “波浪”可能性路線就會化繁為簡為單一一條路徑。該粒子從一個“波浪”的可能性又變回一個只走單一路線的粒子,好像它知道有人在看它似的。觀察者對粒子的行動有某種影響。

雙縫實驗3-min

你可以觀察一個清晰可見的雙縫實驗演示/解說。

紐約時報報導,這種量子不確定性被定義為能力:「根據統治亞原子活動的量子力學定理,比如一個電子的存在有模糊狀態的可能性,它可能在任何地方,或所有地方,或不存在於任何地方,直到被實驗室檢出器檢測出或被人的眼睛看出其實質性。」

根據物理學家Andrew Truscott,一項由澳洲國家大學出版的研究的首席學者表示,該實驗說明了「除非我們親眼盯著它瞧,否則現實並不存在」。這表示我們生活在一個全息宇宙裡。

延遲選擇實驗/量子擦除實驗/時間

所以,這個訊息究竟跟時間有什麼關連? 就像雙縫實驗解釋了與「意識」相關的物質如何崩解量子波動的功能(一項有多種可能狀態的物質)成為一個有清晰物理特性的物體(不再是波浪,全部有可能的狀態崩塌成一種;延遲實驗則解釋了當下發生的事是如何影想過去,與過去發生的事。它還顯示時間如何回溯,因與果如何可以被反轉,以及未來如何影響過去。

就像雙縫實驗,延遲選擇實驗/量子擦除實驗也被不斷的被重複證實。舉例來說,操做John Wheeler的延遲實驗的澳洲國家大學的物理學家的實驗成果最近就被刊登在< Nature Physics >期刊上。

< Science  >2007年發行的年第315期第966頁裡記載,2007年時,法國的科學家將光子發射進一台儀器,發現光子的活動能回溯至過去並改變已經發生的事物。

量子資訊理論的先驅Asher Peres表示:「要是我們試著將一個客觀的觀點歸入量子狀態的單一系統,就會出現一個奇怪的悖論:量子效應不只模仿訊間的遠距離活動,像這裡看到的,也會對過去的事件在未來的動作上影響,甚至即使這些事件已被嚴嚴實實地記錄了下來。」

這種現象綿延不絕,而且在1978年時首次由John Wheeler帶到眾人面前,這也是為什麼我要以他對延遲選擇實驗的解釋來結束這篇文章。他相信這個實驗是用宇宙尺度的方式可以做更好的解釋。

宇宙尺度的解釋

他要我們想像有顆恆星在億萬年前朝地球發射出一個光子,中間隔了一個星系。結果就是所謂的「引力透鏡效應(gravitational lensing)」。那道光得繞過星系彎曲才能抵達地球,因此,它必須走上兩條道路的其中一條,左右二選一。億萬年後,如果有人想架設儀器「捕捉」這個光子,導致的結果會如同上面解釋的雙縫實驗那樣,是光子會出現干涉圖。這顯示了光子走了其中一條路,也走了另外一條路。

引力透鏡效應

你可以選擇偷看那個即將到來的光子,在星系的兩端架上望遠鏡,好看清光子走了哪條路徑到地球。去測量或觀察光子會從哪裡來表示它只能從一個地方來。那個圖就不會再是一個干涉圖顯示多重的可能性,而會變成一個單一聚集在一起的圖顯示一個方向。

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意思是我們用以觀測「當下」的方法會影響億萬年前光子走的路徑。我們現在的選擇,影響了過去早已發生的事情。

一切都沒有道理,這對量子物理學而言到是很常見的情形。不論我們能不能理解,這都是真的。

這個實驗也揭示量子糾結會存在不管時間是否存在。也就是說,兩個物質可以再一次糾結在一起,在時間裡。

我們可以衡量與理解的時間,其實並不存在。
來源: Collective-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