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與反社會者:差別為何?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漢尼拔

精神病患者和反社會者都是描述殘暴怪物時所常用的心理學術語,而這些都出自我們最深層的夢饜。看看Hannibal Lecter在沉默的羔羊(1991),Norman Bates在驚魂(1960)和Annie Wilkes在威爾克斯苦難(1990年)的一些描述。為了凸顯這些角色,大眾文化也把這些我們用來敘述它們的字眼烙印進我們的集體意識中。

幸運的是,我們大多數的人永遠不會遇到Hannibal Lecter,但精神病患者和反社會者肯定是存在的。他們隱藏在我們之中。有時候,他們會是社會上的成功人士,因為他們往往是無情的、鐵石心腸的且看起來很迷人的,但是很少或根本沒有顧及他人的感情或需求。

漢尼拔2

這些被稱為“成功”的精神病患者,因為他們可能會進行風險評估後的預謀犯罪,或者他們可以操縱別人犯法的同時也讓自己保持安全。他們操控著別人的感情,但無法體驗自己的情緒。

這聽起來像有你認識的人?好,小心點。你知道一個;至少一個。這種患病率大約是人口的0.2%和3.3%之間。

如果你擔心自己,你可以試看看一個測驗,但你點擊該鏈接之前,請允許我為您節省一些時間:你是不是精神病患或反社會者。如果你是,你可能不會有興趣參加這個性格測驗。

推薦文章:  太瘋狂了! 科學家創造出一個可以預知未來的系統

你不會有自我意識,或擔心自己的性格缺陷。這就是為什麼精神病患或反社會者這二者皆被稱為反社會人格障礙,而二者都是長期的心理健康狀況。

區別為何?

精神病患和反社會者有一些共同的特點,包括對別人缺乏慈悲或同情心,缺乏罪惡感或對他們自己的行為負責的能力,視法律或社會規範為無物,以及傾向暴力。兩者的核心特徵是欺騙和操縱的天性。但是我們分辨出來嗎?

反社會者通常情緒較不穩定,且極易衝動 -他們的行為往往比精神病患者更不穩定。當作案時 – 無論是暴力還是非暴力 ,反社會行多是由於衝動。由於反社會者缺乏耐心,使得他們更容易衝動且缺乏詳細規劃。

另一方面,精神病患者會規劃自己的罪行到最小的細節處,來計算風險且避免被人發現。聰明的精神病患幾乎不會留下可能導致被抓線索。精神病患者不會時時刻刻得意忘形,所以較少留下犯罪錯誤。

漢尼拔4

此二者都是表現在連續的行為上,許多心理學家仍在爭論兩者是否應該有所區別。但是,對於那些誰區分兩者的人而言,有一件事在還是具有共識的:精神科醫生使用精神病患的術語來說明的反社會人格障礙的病因是遺傳的。而社會學者指反社會者指的是一個腦部損傷,或在兒童時期被虐待和或忽視造成的行為。

精神病是天生的而反社會是後天造成的。大致而言,它們的區別反應在先天與後天的爭議上。

有關連環殺手和精神病患者或反社會者有一個特別有趣的連結 。當然,雖然不是所有精神病患者和反社會者都是連環殺手,且也不是所有的連環殺手都是精神病患或反社會者。

推薦文章:  丹麥的奧胡斯市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用污水為自來水廠供電的城市!

漢尼拔3

但是,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注意到某些連環殺手和這些反社會人格障礙之間某些共同特徵。這些包括掠奪行為(例如Ivan Milat謀殺他的七個受害者);追求刺激(回想一下為了刺激或興奮而殺人的一些殺享樂殺人者,例如,在2014年,Thomas Hemming殺害兩個人只是為了知道什麼是殺人的感覺);缺乏慈悲心;衝動;並且需要掌控或征服他人(如美國連環殺手Dennis Rader,他在1974年和1991年間誰殺害了十個人,成為廣為所知的“BTK(綑綁,酷刑,殺戮)殺手”)。

Dennis Rader

 

BTK

個案研究

雪梨謀殺案中,Morgan Huxley被22歲的Jack Kelsall所殺害,這兇手無疑地顯現了所有精神病患的所有特徵,也突顯出了精神病患者和反社會之間的差異性。

在2013年,Kelsall跟蹤Huxley到他家中,在那它無理地對這個31歲的人施以暴力,然後刺了他28次。 Kelsall沒有對自己的極端暴力和預謀罪行表現出懊悔。

毫無疑問地,在我心目中,他是精神病,而不是反社會者,因為雖然謀殺是瘋狂的,Kelsall仍表現出其耐心和縝密規劃。他之前曾跟隨過可能的受害者,並在他殺死Huxley一年前,他就告訴他的心理醫生有關他用刀子謀殺一個陌​​生人的幻想,他稱之為“它帶來的快感”。

推薦文章:  國小五年級的他努力打鼓因為這感動人心的故事,給你滿滿的正能量!

Daniel Kelsall is escorted to a prison transport vehicle at the NSW Supreme Court in Sydney, Wednesday, March 18, 2015. Kelsall, a 21-year-old cleaner, has been found guilty of murder and indecent assault in the stabbing death of Morgan Huxley, at his unit in Sydney's north on September 8, 2013. (AAP Image/Paul Miller) NO ARCHIVING

Huxley

無論Kelsall的動機是甚麼,也不管他的功能障礙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本案可說是反社會人格障礙的最壞結果的一個例子:為了自我滿足而毫無意識的暴力侵害隨機受害者。在整個審判和判決過程中,Kelsall沒有表示悔意,沒有罪惡感,且沒有道歉。

我相信,這樣一個典型的精神病患者,他原本還會繼續再殺人。在我看來 – 以及抓他的警察的看法 – Kelsall是正在醞釀中的連環殺手。

最後,精神病患者和反社會者之間的區別重要嗎?他們可能是既危險且甚至是致命的,極度的威脅著人們的生命。或者,他們可以在對這種情況一無所知的人群中繼續過他們的生活。
加入好友
來源: Ifl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