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混亂與不確定中找到你的創意生命力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創意生命力

最近的一些東西讓我恍然大悟,這一直以來在我的生活和研究是顯而易見的,創意的生命力需要從混沌中汲取能量及力量。我的意思是,像你們之中的許多人,我曾聽說過而且也研究過創造性和毀滅性力量、秩序和混亂、生活和熵值之間兩元性的概念,以及它們為何最終如同一枚硬幣的兩個面。然而這個時候我突然有個不同的體認,它不是一個概念,而是把這主意更深的直覺融入到我的意識裡。

不管你怎麼看它,創造力不只因為混亂或不確定而發生,但只因為這樣而發生。混亂和無序是創造變化必要的前提。它在概念上和語意上也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你不能創造已經成形且就位的東西,但創造是從”無”或”混亂”的過程中生出一些新的東西。當若干年前我為了寫一篇研究智能系統行為論文時,很明顯,當系統面臨到新穎性、不確定性或其內部結構和外部環境之間的不匹配時,在第一時間會瞬間瓦解,然後智能系統會自我組織起來,這適用於所有系統,不管是微生物、人類、社會制度、生態系統等等。總之,為了能在任何系統都能有創造性的改變,必須先有一個臨時的系統危機,從而破壞舊的結構,來為產生一個新的組織而鋪路。這個不斷創新的循環是進化的核心,不論是在生物上、意識上和精神上。

這個想法是令人著迷,但更重要的是,它是要融入我們的生活視野中要​​學習的一課。對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說,這想法聽起來可能非常違反直覺的,因為當我們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或生活在動盪和混亂的時代,我們會覺得自己已無創意生活力,從而感到孤僻、感覺遲鈍、失去動力,甚至也許是鬱悶,而這是缺乏創意和歡樂的縮影。這是因為我們被恐懼和焦慮壓垮…我們單純只是迷失了。然而,這會發生不是因為我們面臨的不確定性和混亂,而是因為我們對待它的態度。就這點而言,態度是改變一切的神奇成分!

那麼,我們需要採用什麼態度,才能在混亂和不斷變化的世界中重新連接到創意生活力?

創新者:

FRINGE: Olivia (Anna Torv, L) and Walter (John Noble, R) work together in the lab in the "Stowaway" episode of FRINGE airing Friday, March 18 (9:00-10:00 PM ET/PT) on FOX. ©2011 Fox Broadcasting Co. CR: Liane Hentscher/FOX

真正的創新總是發生在社會的邊緣,且從來沒有在主流的核心。創新者通常是遵循他們熱情的人,儘管他們常面對著反對意見且與主流思維和做事方式相衝突。創新者處於社會的外圍,正因那邊正常都會是混亂和無序的。事實上,創新者處在這邊界上是自由自再的,且在這裡成長茁壯。他或她不尋求加入群體思維或道德的束縛,而寧願留在外面環境中,隨不確定性,混亂和變化來擺弄。這是創新者獲取創作的原動力。一個人如有順從群眾思維及活在麻醉般的舒適區,就無法輕易獲得創新的創造能力。

如果你看過電視劇“危機邊緣(Fringe)”,它就可以符合一些相關點。該系列是關於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延伸單位,被稱為“Fringe部門”是由一群雜牌軍組成: Walter Bishop博士,典型的瘋狂科學家,和他的兒子Peter,聯邦調查局特工Olivia Dunham,和特工Astrid Farnsworth。Fringe團隊必須在解決神秘外且不同尋常的案件的同時,努力保持兩個平行宇宙不會彼此毀滅。其主要焦點是Bishop博士在哈佛大學一間被遺忘的地下室裡的老實驗室。這是“Fringe實驗室”,在Bishop博士的創新天份讓他在工作時想出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來解決看似無法解決的問題。在“Fringe實驗室”就被類比為一個完美創新和創新者。為了對付高度混亂和不可預知世界中的鬼怪事件,創新者回到他的“Fringe實驗室”,戴上他的創造性思維帽子,把他所有的熱情和精力放在解決問題上,儘管主流社會都認為他或她完全是瘋了。創新的態度就是這麼一回事,而且這是在混亂和模糊的世界中不僅能生存且蓬勃發展的關鍵。

在我們個人生活中,我們也可以先問問自己陷入順從眾思維的安樂窩有多深,再來採取革新者的態度。然後,我們要找到我們的“Fringe實驗室”,空間和勇氣是不同的,並遵循我們的真實期待、動機及熱情。不要管別人怎麼想,說真的。做你自己,然後看看會發生什麼。你會慢慢走出自己的安樂窩,這個系統,且開始不僅處理所有你在生活中面對的不確定性及混亂,而且實際上意識到它正資助你的“Fringe驗室”!當一個聰明、很酷、且與眾不同的人。

水手:

水手

正如他們所說的,一個好水手無論是在清澈湛藍的海中,或噩夢般的暴風雨裡,他始終是個水手。這意味著,一個好的水手在面對平靜或風暴、榮耀還是悲劇、日子艱難還是安好的狀況時,都表現堅定。一個水手航行七大海並須面對處理許多的變化,永遠不會是同一個碼頭或景觀太久的時間。對水手而言,生活中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再說一次,水手並不只面對一個不停變化的世界,而且他在那裏茁壯。這是當一個真正水手所需的條件。

同樣地,我們要了解並學習水手在面對改變時的堅定,從而把這態度用於我們的生活。水手會如何做呢?秘訣就是開放的心胸,且對所有不依附於它們而產生的經驗,或是與他們相反的經驗都不排斥。開放意味著允許任何經驗來去自如而不會形成批判或與它爭鬥。當你以開放的心胸來處理生活狀況時,你不僅能在不良或不可預見的情況下安然度過,你還可以優雅的由它得到經驗。“由這個不想看到的結果我可以得到甚麼經驗?”,“我如何可接受它發生在我生活中並利用它?”。這種特別的開放態度會給你找到在一個不穩定的世界中的恆定力量。你不會在生活中跌宕起伏搖擺,而會以開放的心胸和心靈悠遊其中。你真正成為生活中的水手。

登山者:

Young man climbing natural rocky wall with volcanoes on the back

當我們面對挫折,以及因為不可預見的變化而奔潰時,我們失去了聚焦的目標。漸漸地,這使我們失去了平衡,且我們變得到容易隨生活的激流漂流,或被我們所認為的障礙卡住。這將使重要的創作力停止流入我們。我們失去了視野和靈感。我們最終會被生活弄的不愉快,且常常陷入停滯和沉悶的狀態。

登山者通常都有他或她的眼中的終極目標 – 最終要上到峰頂。當然,任何登山的旅程充滿了障礙、挑戰和挫折。不利的天氣條件、受傷、極端寒冷和隊友因為問題離開。登山的最大挑戰不是身體而是心理。他或她需保持自我激勵,並把他/她的眼光跳脫眼前的問題而回到最終目標上。因此,所有的動盪、挑戰和不可預知的變化,都可被更大的格局所驅動而被克服。

同樣地,人們可以視我們的生命為登山的旅程 – 充滿了挑戰、逆境和不可預知且隨時變化的環境。為了保持不被自我擊敗,我們要把我們的眼光和我們的焦點遠離暫時的挫折,且讓他們聚焦在更大的格局上 – 我們生命中的使命和目標。每當你面對一個困難的局面或無法預期的事件波折,甚至也許該方案已經進入徹底混亂時,你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那就是找出可讓你回到你的軌道,並讓你往前的那個願景及頂峰。

治療師:

治療師

要航渡過改變、不確定性和混亂,是要自身的不斷癒合。我的意思是,經由治癒可以超越恐懼和我們內在自我斷線, 這是我們的力量和創造力的源泉。因此,所有導致暫時性焦慮、對未知恐懼、及從自己斷開的波浪,需要某種形式的癒合。這會讓我們成為治療師,且治愈我們的傷口以及我們對這不斷變化的世界分離的意識。事實上,當整個世界已經面目全非時,大多數人感覺到的是很大的分離意識,到自己的過去、到自己的舒適區、以及到其參考點的距離。這分離的感覺會產生那些不必要的痛苦的事,而這反過來造成一個不穩定的世界,而不是使我們沒有能力拯救自己。

我們經由接受來拯救自己,也就是放手與和解。痛苦是來自於我們執著於部分原有的自己、我們的生活方式,以及我們的參照點。我們的現在和過去之間的縫隙日益擴大,且我們常常情緒性的捲入這個縫隙中。治療者知道,要如果要縫補這縫隙,你需讓自己能調和舊與新,更具體地說,就是創造空間來容納新的。這經由練習放手、信任、以及接受 “有時候不好是沒關係的” 的情況下是可達成的。有一個自愛與寬恕的元素,甚至我再加上溫柔。有時感覺並不自在,但這是因為我們無法超越最初的慣性。一旦我們開始跨出第一步,且以適度接受和自愛態度看待我們的小病痛,這時痛苦開始融化成舒緩。狂暴的憂慮會遠離並緩解下來,從而產生空間讓新的可以被接受。如果我們繼續在問題上鑽牛角尖,或一直想著已經過去或改變的事,我們就無法建立這空間,而我們自己就無法被治癒。

隱士:

隱士

拿隱士的原型或類比的東西來做比較似乎不恰當,甚至違反常理的。畢竟隱士是指刻意從狂熱的生活中退去而回到某地生活的人,而這地方是與現代生活的喧囂隔絕的,因此這成為遠離混亂和不穩定。然而,隔離是隱士的唯一特徵。隱士也是往內部看的人。他的旅程是朝內在道路走,因此故意選擇遠離外在道路。我們並不需要住在山洞裡,或遠離文明才能有這種隱士的特質。

生活在一個不斷變化且日益不可預知的世界中,其影響是我們會失去了我們內部的焦點。我們忘了要回到我們自我,以及要找到我們內心運作。我們越忘記這樣做,我們更容易暴露於生活中的紛擾而到處擺動。遵循許多不同的方法都可以回到內在道路: 靈修、獨處的時間、冥想、真正的內心對話、修行、沉思、旅行等。遵循內在道路是在變幻和混亂環境中,還能保持我們的創造力的最佳途徑之一。

舞者:

舞者

如果你像我一樣對舞蹈藝術不是很在行的話,完全不會是更好的形容,每當你試著跳舞時,你看起來會像一個身上有病痛的人而不是一個在跳舞的人。

當然,一旦你開始抓住它的竅門,你將會知道你要順應潮流,跟隨著節奏和能量的流動,且到它要帶你去的哪裡。僵固會開始溶化成優雅的動作,而慣性成為流暢。對於有經驗的舞者而言,跟著節奏旋律來走已成為第二天性,更重要的是擺脫僵硬。

為了要在變化和不可預測性潮流中仍然優雅流暢,我們也需要生活舞蹈。起初我們是僵硬的,且第一個動作是難看的。然而,正如在跳舞,我們要克服這種阻力,並學會跟隨節奏。我們越是讓自己去跟隨節奏,它就變得越容易,而且即使從一首歌曲的節奏變化到另一首,我們都能很快地調整步伐來跟著它。我們會成為經驗豐富的舞者。舞者的姿態能力是讓自己被節奏來引導,而不管他或她不知道節拍已從一首變到另外一首。這不要緊,因為舞者相信她的能力,也讓她自己去跟隨著音樂。一旦你讓你的身體律動並經由慣性,這很容易達成。生活中的事情也是同樣,放下心理的僵固;讓你自己隨節奏的變化行動,且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有一次滑倒了,這完全沒問題。回到地板上,再次隨著音樂舞蹈。盡情享受吧!
加入好友
來源: The Mind Unlea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