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要進化就必須拋棄這5種世界觀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美麗地球

世界觀的想法有兩種內在含義。第一,它是一個世界應該是如何的個人觀點,第二它是一個大家都贊同或同意的觀點,而不只是自己的觀點。因此,世界觀既是我們個人如何看這世界,且同時它也是大家都贊同的現實,有一個社會的層次在。事實上,大多數我們所指的世界觀都不是由任何一個人所獨創的,而是一個人選擇接受一個已經被其它人支持的世界觀。也許這是因為他或她覺得在感情上傾向於這樣做,或者因為它與他/她自己現有的一些理念比較相符。效忠和支持一個政黨或意識形態就是個明顯的例子,因為個人會選擇一個適合他自己的道德信念和價值觀的政治觀點。

選擇一個世界觀在本質上是沒有甚麼錯誤。其實有些世界觀是健康的,並由此產生實質,有愛心且有意識的動力來讓人類進步。尤其是當世界觀不是根基於非理性的選擇,且可開放來接受修正和改進時,這樣的世界觀才是健康的,因此我們要接受這樣的事實,也就是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而且我們的一些知識充其量只是臨時的,因此要會被糾正。最後一點其實是主要創造科學的原理,也就是科學。

另一方面,有其他“自我毀滅”的世界觀,我們都有共識這已被廣泛接受在我們合意的現實裡,並已植根於我們的心靈內一段很長的時間。這些世界觀是如此深深地紮根於我們現實的框架,以致於它們是毫無意識的,且即使我們仍然稱這些為世界觀,它們其實是更隱式而不明顯。這使得它們更難以被察覺,會這樣因為他們有時會受到我們的集體自我意識所重重保護著。其實,這些都是源自於自我的恐懼、批判、以及對某些事務執迷不悟或有同感,而產生的世界觀。幸運的是,全球意識正走向更大的認知,從而遠離這樣的觀點。

同時複習一下這些世界觀為何物是件好事,以及為什麼現在是要拋棄它們的時候了:

1. “我們跟他們”

我們跟他們

它不僅是個世界觀,這也是導致其他被誤導的世界觀的一個普遍想法,然而我在此將稱它為一個普遍的世界觀。它是有關於分離的想法, 人類痛苦的最大來源之一。從你的,到我們的社會群體,我們的人民,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政治團體,我們的思想,我們的基因庫,我們的文化的分離。’我們跟他們’的世界觀不僅是分裂的,而且是自我毀滅的,因為它總是設法從別的事物來切斷一些東西,無論是在個人還是團體中。

這種“切斷”是自我的一個強大的工具,它讓我們忘記一個能夠解放的真理, 我們都連結到相同的宇宙生命之輪。我們都是一個人,誠如心靈諺語上所說,而我們愈是去思考這個真理,當我們往全球意識進化前進時,就越能意識到這是創造性和建設性變革的基礎。然而 “自我” 並不想這樣,不是嗎?自我會拼命抵抗來防止它,從而找到灌輸分化離間的方法,這樣反過來助長了不理性的信仰甚至政治目的。其實,我發現那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也就是為何我們這麼多人都未曾看穿某些意識形態的外衣,以及為何我們要嘗試“合理性”的去認為根源於誤解與非理性的思想是對的。

‘我們跟他們’世界觀就是如此的在我們人類間蔓延不安,以致於它也超越社會,文化和政治思想。它也是將我們與自然界分離的東西。人類已超越了一個點,我們不再感受地球和宇宙完整的一部分,並開始將自然世界看成可以用來滿足我們貪婪的資源池和遊樂場。所以,我們也與自然分離了。科學和宗教都必須為此負責,但細節不想在這裡談。

然而還是有希望的, 而且是一個光輝的希望。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正在跳脫這種錯覺,且傳播沒有’我們跟他們’,而是只有’我們(Us)’這樣的意識,(巧合的這正是 “世界團結(Universal Solidarity)”的英文縮寫!)

2. 唯物主義和與世界的幻想

世界的幻想

現代科學是相對年輕的,前後大約200年或這範圍附近。正如他們所說的,科學帶來進步且將我們從黑暗時代的束縛中釋放出來,但是現代科學也產生了另一種世界觀,而其副作用到現今都還是非常的常見:唯物主義。唯物主義並不意味著熱衷於物質上的東西,而是這種世界觀認為物質世界是宇宙的基礎。在傳統科學的年代,這意味著所有的自然現象可以根據基礎物理和化學變化過程來解釋。剩下的都只是沒意義的。

這就產生了一個“扁平化”的世界觀點,這讓我們對周圍的神奇宇宙世界不抱幻想,間接也造成我們變得更冷酷且更疑心。我們開始拋棄掉神秘和美麗的事物,認為它們只是虛構的,而凡事在事後都可以透過一些物理過程來解釋。在較老,有較多的“原始”社會中的人依然與地球和宇宙的自然奇觀相連結。我們仍然因為神秘而敬畏且著迷。我們圍坐在火堆旁聽著長輩講述教導內心而不是大腦的故事。我們知道故事的本質是以超越文字的邏輯來告訴我們的。我們都著迷於這一切。

然而,唯物主義成為19世紀和20世紀的縮影。我們的群眾意識將美麗的、生物的和不規則型的轉換成機械式的,就像工業革命的裝配生產線出來的一樣。根據Carl Jung的說法,這是現代人的毛病,他神經官能症的根源。當然,事情已經經過很久了,即使在科學也一樣。典型的科學觀點已走向由量子物理學和跨學科路徑整合而來的開放式思想模式。在此同時,有個正在興起的暗潮,那就是越來越瞭解到我們老祖先的智慧, 一些來自於那些想要盡力保持智慧延續的教師與人的復興。

3. 被誤導的個人主義

被誤導的個人主義

另一個20世紀的副產品,特別是在更為’自由’的西方世界,就是個人主義,或者是認為個人的權利是至高無上的,且應由公正的法律及社會菁英來保障這樣的想法。當然,這是一個好的想法,且每個人都應該支持的事情。但問題是,這種理想被濫用了,被扭曲了且被轉變成更自我中心的形式。隨著現代社會因過度消費以及財富佔有和權力的貪婪而急遽失控,個人主義已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現在,我們已過度延伸這種想法,而成為所謂個人認知的需求(這在現實中只不過是媒體把“想要”賣給我們)是優先於我們社會和地球的福利。

社會上的這種扭曲的個人貪婪認同,大致上可以在我們星球目前的狀態上看見。我們已經在自己小而扭曲的世界中變的迷失且漠不關心,我們不再覺得自己是社區的一部分了, 我們與世界上的事務脫離。媒體上充斥著大量的負面的印象 ,戰爭、暴行、大屠殺、暴力,感覺像某一些種類的電影,已經讓我們對這些變的麻木不仁。我們一直被這剝奪能力相信我們不能做些什麼來幫助這個世界…要保持自己的生活經夠難了。所以個人主義的世界觀已經被扭曲到180度的大轉彎,從讓人有能力變成讓人變無能。

4. 制度化的控制

制度化的控制

個人權利被剝奪的另一種形式是透過制度化的控制而來的。這些是社會中自上而下階級式的控制結構、如教育、媒體、審查制度、和大眾宣傳等。我們感受到制度的壓力重壓在我們身上,且更重要的是,我們越來越意識到某些控制結構被安置到位,以犧牲多數人的方式來滿足少數人的目的。伴隨這自我挫敗的世界觀而來的是一個聽天由命的理論。我們已經完全放棄了我們的支配權及自由,覺得這事情本來就是這樣,且我們對它也無計可施。這就是世界運作的方式。這也被稱之為擴散責任的問題,這是指個人覺得在世界上事務的現狀不是他們的責任,而是更高的權力者的責任,例如政府、政治家、領袖和機構。

好消息是,隨著技術的進步以及人民的意志及意識不斷的增長,這一切正在變化中。我們可以看到從一個緊密的階層結構變成更多的權力下放和民主化的轉變。媒體是個很好的例子。之前,我們只能經由同一個新聞網的播送,才能知道我們身邊正在發生的消息。現在,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名記者,且訊息是由許多人經由網路再傳給更多的人,這使的資訊變得更加社會化和具有移動性。教育也該是要進行自身的改造了。我們現在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尋求另類式的學校教育模式,而這擺脫了傳統的主流模式。家庭教育、線上課程以及社區為基礎的學校教育正愈來愈流行。

談到關於我們的能源需求和廢棄管理方面,科學技術也讓我們變得更加自我維持和獨立。所有這些變化的總方向是逐漸幫助我們擺脫這種聽天由命的世界觀,且讓我們有能力經由集體合作與健康運用技術的方式,來掌控制自己的命運。

5. 絕對主義

絕對主義

絕對主義是一種世界觀,而它也存在於一些其他世界觀之內。它的概念是我們的信仰、法律、文化規範以及生活方式都是絕對的觀念,而這觀念能夠在任何情況下適用於在地球上的每個人。因此,當人們看到別人專注於自己的信仰以及文化生活方式的系統時,他們把這看是成對自己的威脅。這經由一些厭惡症的反應,例如不寬容、種族歧視、戰爭以及衝突,從而產生了“我們跟他們”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在整個人類歷史上,一直是許多戰爭和暴行的根源,宗教特別是其中之一。

不幸的是,這種世界觀到今天仍然是非常廣為流傳著。我們仍沒有學對不同的事物更寬容,以及文化典範和信仰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我們的真理是唯一的或大過於一切的,這種想法是如此短視和自我中心,以至於它有時候會落入完全盲目與瘋狂中。如果我們真的要最優先去除掉一個世界觀的話,那就是這一個了,尤其是在目前這樣一個瞬息萬變的世界。

我們的物種越要進化,我們越是必須了解到我們的知識和信念總是在不斷變化。這充其量只是臨時的,沒有什麼是絕對的,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因此,為了我們自身的生存和繁榮,目前當務之急是要了解為何全力推行一個絕對的世界觀是適得其反的。當世界正在快速改變,我們要接受變化,但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和平的接受一個觀念就是我們的世界觀也會改變…本來就應當如此。
加入好友
來源: The Mind Unleashed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