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為人類創造真正的自由: 剷除世界上的痛苦

Comment is Closed

自由

人類社會遭受系統性的功能障礙之苦,而這不僅造成且擴大很多的社會問題。我們已經走過了漫長的道路,也得到了這麼多,但對全球社會裡,精神和肉體的痛苦持續增加的問題視而不見,這大眾而言不再是無法逃避的。

總之,一起我們必須採取行動。

首先,有些有害的做法已經把持了資本主義結構,造成了貪婪肆虐、自私以及競爭。對形象、金錢和物質的崇拜已經擴大了我們彼此對環境的斷鏈。此外,經由滿足個人需求帶動下的消費文化已經分裂了社會,並導致不只是我們自然生態系統的破壞,也破壞大多數人真實內心正開始發覺的平靜。

對此,有一群體覺醒的個人們,他們要切斷與主流媒體宣傳的連結,且強調集體覺醒的轉捩點到了,且接觸著兩種人類正進行中的根本轉變。首先是從以物質為基礎的觀點變為以心靈為基礎觀點的哲學轉變。就像三個學科原理現在證明,意識是真實物質的基礎,以及人的大腦在製造經驗方面,扮演著共同創立的角色。

這認知終於讓主流的世界觀與一個相互聯繫且一生存在的古老智慧協調一致。一旦這想法廣泛地被完全接受,這將對我們如何對待彼此、我們的環境以及我們的價值體系產生深刻的影響。簡單地說,如果我們視我們之外的事務都當成是我們本身,這時我們怎麼處理它的態度,將會為了共同的利益而完全改變。

另一個轉變是揭露我們的社會制度的缺陷設計,以及揭露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

讓我繼續解釋,龐大的公司機構,是精英權力結構的表面,這些現在正管理著全球事務,包括政治。用資助鉅款給政治競選雙方來收買對於自己有利的政策以及立法的發展。宏觀民主根本不存在。這種跨國的霸主已經被視為能源效率低下,資源浪費以及一些做法對全球環境有害,就像幸福經濟學(The Economics of Happiness)紀錄片裡面說的一樣明確。

工業化的農業和其使用的油基化學品正在造成我們地球自然系統極度破壞。我們不要只種單一農作物,稱為單一栽培(monoculture),我們需要回到有機多樣性的栽種生活,稱為多元栽培(polyculture),以重振動物和植物的豐盈生命,確保地球生態的可持續性。這個對我們環境損害甚至已經達到一個地步,在這裡科學家最近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由於人類活動,我們現在正進入地球上第六次生命大滅絕。

有一個簡單的解決這個爛攤子農業;就是所謂的永續栽培(permaculture)。

永續栽培影片(有中文):

很顯然的,相互依存的全球經濟正在被精英權力結構管控著,他們設法確保他們的利益得到滿足,而不是整體人類的利益。在全球各地設立的中央銀行體系是由私有銀行業的家族所擁有,而他們承繼了控制我們的貨幣體系的責任。

自2008年危機以來,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已成功地保住了華爾街的經濟,然這也使主要街道經濟沒落,導致失業增加、貧困、流浪漢、糧食補貼和其他社會經濟缺點。中產階級也正在消失中。

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全球性的貨幣泡沫中,還有在衍生性商品、債券、房地產和股票的次級泡沫。現實情況是,我們正在另一種全面經濟崩潰的邊緣,而這些事情8位財務專家都在公開預測中。即將到來的危機警示也昭然若揭。簡單地說,美國經濟已經處於比它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高點還糟糕的狀況,所以一旦它重整,由於全球經濟的相互依賴性的關係,將勢必衝擊全球。

然而,樂觀的看法卻是這把這一連串的系統性改變,視為將為我們提供自由在全球的尺度上。

短期的解決方案?管制中央銀行,生活工資和量化寬鬆……為人民

Steve Keen教授的採訪:

推薦文章:  登山客救了一隻被拋棄的小灰熊,6年後牠這樣感謝他!

在前面的文章及與經濟學家Steve Keen的訪談中,他討論了如何管制銀行業(像冰島正在做的),監禁欺詐的銀行家(像冰島做過的),建立生活工資和實行現代債務特赦(modern debt jubilee)是一種確切的方式,來依處理任何即將發生的經濟災難。在下一次危機造成嚴重破壞之前,我們的社會領袖和政治家們需要認真注意這問題。

長期的解決方案?從蕭條的經濟轉型成一個繁榮的經濟

採訪Michael Tellinger:

Michael創造了Ubuntu and Contributionism的社會以及政治運動,而它已傳遍全球200多個國家。他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作家、研究員、活動家和演說家,且他的目的是要改造我們的社會制度,從蕭條經濟轉為繁榮的經濟。

在這次採訪中,他討論一些目標、Ubuntu系統基本原理和方法、並帶領我們了解那些經由我們社會系統來控制我們的社會精英腐敗的過程。他顯然是熱衷於幫助人們,去渡過受聯合全球文化之害所引起的痛苦,但他不只是教育群眾,也提供具體的解決方案。

判決

作為群體內的個體,我們都要積極參與討論這正在造成各地人們這麼多痛苦的系統性問題,並提出解決之道。這不僅是需要由我們社會底層向上發生,而且也要經由我們的政治家​​和社會領袖自上而下來解決。

有幾種方法可改變我們的社會系統成為另一個系統,在這系統中每個人都被關心到且沒人會被社會安全網所忽略。其中一種是Ubuntu and Contributionism,而另一種則是資源基礎型經濟(Resource Based Economy)。這艱鉅的任務是由Jacque Fresco 及維納斯計劃(The Venus Project), 以及 Peter Joseph 與 the Zeitgeist Movement所推動,已經點出進行經濟轉型的邏輯和方法,而其中所有資源和服務都免費提供,且每一個人被期待並鼓勵去為他們的社區利益貢獻自己的先天優勢和後天技能。

推薦文章:  可怕的影片顯示固態地球在地震時會變得跟液態一樣

維納斯計劃影片(有中文):

在某些方面,這三個運動是平行的,但不全然都是。無論如何,他們認知到要用有利於個人和整個大自然的方式重新呼應我們的社會的需求,並移除債基和奴役人類貨幣體系的需要。

另一個考慮是,至少有一半在我們社會中進行的自動化作業,將很快能夠透過我們在機器人技術、機械和電腦所取得的進步技術來執行。正是基於這個簡單的事實,我們可以合理的接受在全球規模內,我們需要一種新的經濟,而在這種經濟裡,人和環境的需求優先於過時的權力和貨幣結構。

請注意:在未來幾週內,Redesigning Society系列將推出一連串關於當前社會事務狀態的專家觀點以及集體的變化,而這些都是我們在哲理和實際上迫切需要的。您可以訂閱 The Conscious Society的Youtube頻道,以及早看到系列中的每一個採訪。

推薦文章:  加拿大天空出現了外星人般的神祕光柱! 這不是極光

關於作者:

菲利普瓦特(Phillip J Watt)住在澳大利亞。他最廣為人知的是一個“自助指南”。他的寫作涉及的話題從意識形態到社會,以及自我發展。
加入好友
來源: The Mind Unlea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