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聲音能治癒人體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聲音治療

當我們打開收音機而我們最喜歡的歌剛好在播放時,又或者是我們安靜的坐著聽雨時,我們能感覺的到它。當我們聆聽樹林間的風時,會有這種明顯的寧靜感,也就是當我們沉浸在安靜中,以及另一種生機中時,的感覺。毫無置疑的,聲音具有些微但深切的,對我們身、心、靈的影響。但到底聲音是如何運作,並治癒我們的呢?

就像一個管弦樂器,你可以調整你的身體

你是否曾經聽過準備好演奏令人精神煥發交響樂的管弦樂器呢?木管樂器、弦樂器、管樂器及定音鼓在起初是會有雜音的,但當演奏者對他們的樂器進行精確的調音後,那聲音會像海浪般洗淨你,可以帶來寧靜跟激昂,勝過地球上大多數使人精神煥發的身體力行活動──像是跳傘、或墜落45英呎到隱藏的洞穴中。

身體也是這樣行。如果一個個別的樂器(身體器官,或身體系統)照著自己的音調走,而不是與身體其他的部分和諧的進行,身體有很大的機會產生疾病。

就像聲音治療家,John Beaulieu博士解釋的:

“能量醫學基本的原則是一個根本的能量場會產生在身體上、情緒上、及心理上的行為或症狀。如果我們改變能量場,那麼身體上、情緒上、及心理上的行為也會跟著改變。”

顯波學 Cymatics

顯波學Cymatics

其中一個能有效改變能量場的方法是透過一種叫做顯波學的科技。雖然Hans Jenny博士(瑞士的醫學博士)不是第一個發現聲音能治癒人的,但他安排了一些我們能實在的“看見”聲音如何做工的有趣實驗。

當Jenny把沙子、液體,跟其它粉末放在靠近振盪器的金屬盤子上時,他創造了顯波學。一個振盪器實質上就是振動器,但是他的振盪器是被可產生上千種頻率的產生器所控制。這些例子能在大自然中被找到,而其它的則是被人類所創造。

藉著改變振盪器的頻率,Jenny發現沙子、水、或其它他用來創造看的見的聲音媒介的物質,會變形成有趣的形狀。這些形狀模仿了神聖的幾何圖形,並且當頻率越高,那些形狀會顯現的更加複雜。

他寫下:

“既然這些現象的多樣面向是因為振動,那麼我們正面對著一個頻譜,這頻譜揭露了有圖案的、象徵的型態在其中一極,動能動力過程在另一極,整體是由本質上的週期所產生及維持的。”

Jenny所發現的實在是物質發展成生命的簡單方法。既然我們現在了解了:透過量子運動的新興領域,圖案是透過能量波來顯現;而那金屬盤子也是顯現給科學家類似的現象。在古蘇美人的社會中,這是一件人人都知道的事。這就是為什麼像真言(mantra)這樣的民俗習慣會受到高度的尊重。種子音節像是OM(印度教咒語),對它周圍的物質深刻的產生了特定的頻率,而因此改變了這些物質的能量場。西藏人知道類似的聲音科學,並且經常做可以潔淨身心的五種“種子音節”吟誦。從前用格列高利(Gregorian)聖歌的形式來吟誦的修道士,也知道這種治癒的力量。

印度咒語

吟誦的學者,同時也是新墨西哥沙漠中修道院的領導者Abbot Philip Lawrence說“我們所吟誦的方式使靈魂平靜,並且使我們跟世界及他人和平相處。”Abbot Philip接著說“根據許多研究,吟誦對腦波具有某種奇怪的影響。”但是這種影響絕不是沙漠中修道士的目的;他們所寧可希望達到的、也就是聖歌的目標,是Abbot Philip所表明的“把重點擺在文字上而不是製造聲音或視讀的需求。我們總是希望我們的歌聲可以帶給他人寧靜感、內心的平靜,以及對美的欣賞。這些價值可以幫助我們創造一個和平及安寧普遍的世界。”

既然世上的這一切只是坍缩的波的不同頻率,也就是量子場,那麼我們就具有可以用聲音創造另一種現實的能力。

聲音與黃金數

強大治癒的可能性在聲音的科學中被發現。Sri Yantra(吉祥的意思)的照片,一個由聲音創造的曼陀羅(mandala),即據說被一個瑜珈行者,在深切的冥想中想像出來的印度冥想圖,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聲音的畫像。有些人叫它:神聖聲音的表現(manifestation of divine sound)。出現在印度冥想圖中的三角形是用黃金數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也就是圓周率(Pi):黃金規律的基礎。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us)早就明瞭了聲音與神聖的幾何圖形之間的關聯,並且這也早就被作者寫下來在書中了,如:300B.C.時歐幾里得(Euclid)的《幾何原本Eelements》;與李奧納多‧達‧文西同時代的盧卡‧帕西奧利(Luca Pacioli)的《神聖比例De Divina Proportione》;還有1600年代左右的約翰內斯‧克卜勒(Johannes Kepler)。其他許多好幾年前的人也已經知道這種‘宇宙的’數學跟它治癒的力量了。

曼陀羅

調和的聲音在混亂中是創造秩序的。疾病,你也許會說,就是身體中的其中一種混亂。

根據Robert Friedman博士,黃金比例跟理想的身體健康狀況之間的關聯簡直是理所當然的。

在1980年代在他當住院醫師的中間,Robert Friedman博士開始觀察人類身體上的黃金比例,在解剖學上、生理學上,和分子水平上都是。Friedman博士說“我越是深刻的觀察這種極妙且到處存在的密碼,它們如何深留且充滿在身體的結構跟功能中……便導向一個結論:一個人越能與這種偉大的原理協調,他的生命就越有效率及越不費力。”

治癒的頻率

什麼是疾病?R Gordon說“情緒上未被解決、阻擋治癒共鳴的問題,會造成疾病狀態的回轉。”

千年間,那些讀過有關聲音的科學的人,開始了解到某些特定的頻率對人類的身體是非常有治癒力的。整體來說,你是在試圖創造共鳴,Richard Gordon說“當兩個系統在不同的頻率振盪,這種能量轉換的另一個面向叫做誘導作用(entrainment),也就是造成它們對齊且在同一種頻率中振動的。”

Wired_for_Natural_Stress_Relief-entrainment

當我們被治癒的頻率誘導同步,我們的身體跟心神會和諧的振動。這些頻率包括:

285 Hz – 指示細胞跟組織治癒,讓身體覺得被更新。

396 Hz – 解放愧疚和恐懼以讓更好振動頻率的情緒有出路。

417 Hz – 允許使人有挑戰感的情況的‘消除’。

528 Hz – 據說可以治癒DNA、修復細胞,並使意識覺醒。

639 Hz – 這是跟心所有關聯的振動頻率。它使愛自己及愛‘他人’的感覺存在,直到沒有差別時。如果要平衡關係,聽聽這個頻率吧。

741 Hz – 據說可以清潔、並治癒暴露在電磁波中的細胞。也可以幫助人們有信心與能力,去實現他們所希望的事。

852 Hz – 使直覺覺醒。

963 Hz – 刺激松果體,並調整身體到最佳、最原始的狀態。

當然,也還有其他更多的頻率,但是這些甚至根本不在人類聽力範圍之內,雖然它們也能夠治癒。

George Lakhovsky,一個俄羅斯的工程師也明白了聲音的這種力量。他明白了特定的頻率能使生命成長的更強壯。我希望你也能在我所描述的這些頻率中找到醫治的力量,並且這些關於聲音治癒的介紹會激發你了解更多。

“在所有力量跟運動的根源中,有種音樂、旋律,也就是與時間相比之下的有圖樣頻率的發生。我們知道每個在物質宇宙中的分子,會表現它的特質,不論在音高、形態或是它獨特頻率、樂聲的泛音中。在我們創造音樂前,音樂先創造了我們。”──Joachim-Ernst Berendt,《The World is Sound》。
加入好友
來源: The Mind Unleashed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