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其他或更高維度實際上意味著什麼?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高維度生物

讚新聞的讀者們,普遍接受我們科學探究的擴展,包含意識的領域,或是Science and Nonduality Conference中所提出的,一個考慮量子物理學發現的 “觀察者基礎”的科學。

如SAND演講者Bernardo Kastrup討論他的著作,為什麼唯物主義是胡扯(Why Materialism is Baloney),Menas Kafatos和Jay Kumar都提出有說服力的概念去擴展科學。

這兩張投影片提供一個概述。

Dr. Kafatos把觀察者基礎的新科學和我們現有典範之間的基本觀點做了比較。

觀察者基礎科學

Dr. Kumar顯示出我們感官與儀器可觀測與可測量能量的有限條紋 :

光譜物質

另一個著名的科學家Dr. Robert Lanza提出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開始對我們現實觀點的局限作出解釋,並將之擴展,超越我們所擁有狹隘的感覺能力。

當認知到這些把我們帶到,所擁有的意識是任何真實和可行科學角度的中心觀點的趨勢時,這通常會引起更高維度(higher dimensions)的討論。

推薦文章:  人類又將再造成另一個生態系統的毀滅

科幻小說家想進行時光旅行時,常會說時間是第四維空間,且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提出時空(Space-Time)的概念,是一個空間彎曲的功能,且他的很多理論也都經過實驗證實。(值得注意的是,著名的陰陽魔界Twilight Zone系列,也提到時間的第四維空間。)

但當我們仰望太空時,另一個維度意味著什麼,且我們是否可以開始,用任何有意義的方法將之概念化。

隱喻和類比是一種常見的方法,在動畫電影平面國(Flatland)中,使用一連串很好的插曲來說明,第三維空間(3D中的X軸)如何可能會影響到,局限於二維空間世界中的居民。

G.I. Gurdjieff是一位很少人知道且被主流科學忽略的神祕主義者與科學家,我曾在Collective Evolution網站上,寫過一些關於他所提出的想法(在William Patrick Patterson’s bio of Gurdjieff的一篇評論裡)

Gurdjieff的很多學說是神祕的,但他提到可藉由鍊金術改變一個人,使之具有與其他維度中的較高智慧相連結的能力,以便能接收這種影響。

Gurdjieff方法吸引我的地方是,它與宇宙層級的隱密構想產生共鳴(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As Above-So Below”的概念)開始描述而非解釋無限世界的可能存在,且舉例來說,提出了仰望星辰而找不到 “外部”,和充分沉思找不到自我或 “內在”的無法解釋經驗。

推薦文章:  地球核心的熱是驅動板塊的原因,教科書需要被重寫!

這把我引導到Rodney Collin天體影響理論(Theory of Celestial Influence)的發現中,此發現試著提供Gurdjieff宇宙學如何展現的更多細節。Collin是P.D. Ouspensky的指導學生,而P.D. Ouspensky是Gurdjieff的學生,Ouspensky後來獨立門戶,但Ouspensky的找尋奇蹟(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 )卻是一部他與Gurdjieff 忠實敘述的經典作品。

我認為Collin的作品令人著迷,因為它開始拼湊出,一個具有詩意感覺,且似乎與現在一些天體物理學產生共鳴世界的層級。

Collin作品也開始把人類本身置於,能從 “中間”位置識別這些關係的位置上,且有潛力在智力和精神上進化。這與Schwaller de Lubicz的作品相呼應,他是一位不尋常的考古學家,他宣稱盧克索神廟(Temple of Luxor),實際上是一個終極人類(法老王)面相學的模型,在古埃及神聖科學(sacred science of ancient Egypt) 中,可做為人類發展的樣板。

盧克索神廟-min

這裡是一個Collin宇宙學層級的簡短描述:

從另一個觀點來看,這個媒介(medium)是由更高世界的部分所組成的。我們已經將位於銀河系中一部分的太陽系和身體中一部分的細胞相比較。細胞相對於人類,太陽相對於銀河系,如同點相對面。如同定理,我們可以說,任何世界在媒介上生活和活動且有自己的存在,如同它是平面上的一點。人體的橫斷面是個平面,細胞在上面活動,地球的表面是自然的平面,人類在上面活動,太陽系的黃道是平面,地球在上面運行,銀河盤面是個平面,太陽在上面運行(天體影響理論 “Theory of Celestial Influence”,第32頁)

作為註腳:

推薦文章:  外星探測器將在2017年夏天經過地球?

書中使用到 “永生”這字眼,這不是指時間的無限延伸,因為所有時間是有限的且被壽命所侷限。如同中世紀的神學家所假設的,這表示時間之外的一個維度,是由時間本身的重複所形成。(第36頁)

與其他神祕學說再次產生共鳴的要點是,我們太陽系有自己的年份,繞著天狼星的雙恆星系統運轉,在我們的太陽年(solar year)與天狼星系統圍繞銀河系公轉之間。

當然最近天文學家已經發現了數十億新的星系,甚至發現了似乎以其他創新模式運行的星系團。然而,從Collin的觀點,我們測量這些運行的能力,類似於我們能識別人體中的細胞,地球繞著太陽公轉,這是一個更大無法測量的尺度,但其關係是可憑直覺的(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在較高宇宙之上的每一個層次,大概只能從 “單一點”的觀點才能存取; 這是從最窄的頻率,但仍可接收到資訊,如果接收者(人類或設備)調頻正確。

如何去了解這種學說、可能接觸和描述其他尺度的世界?宇宙中是否有擁有此能力的生物,實體或是靈體?

這些都是要透過,不把人類探究客觀性視為理所當然的科學,來認真解決的問題。

不可思議的縮小人(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Man) ,是一部開始觸及此探索的精采經典科幻電影,以Ray Harryhousen.傳奇特效為特色。觀看一個不知何故進入奈米(nano)世界的人,且必須與蜘蛛和貓巨大生物進行戰鬥,最後他縮小到一個非常小的尺度,而從那觀點去體驗世界。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