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選擇人生伴侶時人們所犯的最大錯誤

Comment is Closed

婚禮大失敗

對一個失意的單身者,人生可能是這個樣子:

non-vday-staircase

乍看之下,研究似乎證明了這一點,它啟發說已婚人士平均上比單身者更快樂,而又比離婚過的人更加的快樂。但是一個更準確的分析揭露了:如果你將“已婚人士”依婚姻品質二分成兩組,“在自我評價是不佳的婚姻中的人,是相當的悲苦、也比未婚者更加不快樂,而在自我評價良好的婚姻中的人,甚至比資料報告反映的更加快樂。”換句話說,實際上正在發生的會是這樣子:

non-vday-2

不滿足的單身者與他們可能的情況相比,應該要真的認為他們自己處在一個中立、充滿希望的境況。一個想找到很棒的關係的單身者距離它就只差一步,他們的待辦清單上就寫說“一、找到一段很棒的關係。”而那些正處在不快樂的關係中的人,另一方面,距離它三步遠,待辦清單上是寫“一、撐過一個幾乎壓垮靈魂的分手。二、經歷情緒上的恢復。三、找到一段很棒的關係。”當你這樣看時沒有壞到那種地步,對吧?

所有關於快樂在幸福和不幸福的婚姻中,是如何形成極大的差別,當然顯得很有道理。差別就在於你的人生伴侶。

思考選擇對的人生伴侶是有何等壓倒性的重要,就像思考宇宙是如何的巨大、或是死亡是多麼的可怕一樣,它太強烈以致於很難對這個事實消化吸收,所以我們才會不把它想的那麼難,而寧願保持輕微的、對這情況嚴重性的拒絕承認。

但是不像死亡跟宇宙的大小,選擇一位人生伴侶是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所以關鍵性的事是要讓你自己完全清楚這個決定實際上是如何的重要,並且仔細分析要做這個決定最重要的因素。

所以這問題到底有多大?

那麼,就先從90歲扣除你的年紀開始。如果你活得很長壽,這就是關乎你還剩多少年跟你現在、或未來的人生伴侶相處的時間,或多或少幾年。

(當然,人們會離婚,但是你並不認為你會這樣。一個最近的研究顯示,百分之八十六的年輕人認定他們現在或未來的婚姻會走到永遠,而我認為較年長的人反而會有很不一樣的感覺。所以,我們會在這個假設下繼續談。)

而當你選擇一位人生伴侶,你會考量很多事情,包含跟你一起養育小孩的人、跟將會深深影響你小孩的角色、與你一同進兩萬頓餐的伴、與你一起過一百個假期的旅行同伴、你的主要排遣閒暇時間跟退休生活的朋友、你的職業生涯導師,跟一個你會每天聽到他說“該死!”,共達一萬八千次的人。

所以假設這是目前為止最重要在人生中必須搞定的事,是怎麼可能有那麼多善良、聰明,或者具有邏輯的人,最後選擇的伴侶關係讓他們不滿足和不快樂呢?

嗯,就像結果顯現的,有很多因素不利於我們:

人們傾向於不擅長了解他們從一段關係中要的是什麼

研究顯示當人們單身時,平均來說會不擅長預測他們後來顯示出的實際上對關係的偏好。一個研究發現對自己的關係偏好有疑慮的閃電約會者,通常會在僅僅幾分鐘後的實際事件中證明自己是錯的。

這並不是一件令人驚訝的事,在人生中,你通常不會對某件事上手,除非你做過了很多次這件事。不幸的是,不是很多人有機會在他們做下重大決定前經歷幾個認真的關係。時間就是不夠。而且假設一個人的伴侶關係人物表跟實際伴侶關係的需要,就一個單獨的人來考量的話,常常是很不一樣的,如此以一個一個單獨的人來考量,是很難知道你到底從一段關係中想要或需要什麼。

推薦文章:  花豹放棄獵食反而解救嬰兒狒狒命! 證明猛獸也有複雜的內心情感!

社會全盤皆錯且給了我們錯誤的建議

社會鼓勵我們保持不被教導,然後讓浪漫感帶領我們

如果你在經營事業,依傳統的智慧會認為如果你在學校學商,你會是更有效率的資本家,創造好的謹慎考慮過的事業計畫、而且勤奮地分析你的事業成果。這是很有邏輯的,因為這就是當你想要做好一些事、跟將錯誤最少化時,你所著手進行的方法。

但是如果某人去學校學習如何選擇一個人生伴侶,還有如何在一段健康的關係中扮演好角色、如果他們詳細計畫一個要實際行動找尋那個人的縝密方法、還有如果他們在空白表格程式中嚴格的安排並保持進度,社會會說他們:A,一個過度有條理的機器人,B,對這事太關心了,C,一個大怪胎。

不,當談到約會,社會對於把這件事想太多會感到不滿,反而會選擇交給命運、順著感覺走、還有保持最佳期待。如果一個事業家把社會對約會的建議套在事業上,她大概會失敗,而如果她成功了,大概是因為靠著運氣,而這就是如何社會希望我們怎樣處理約會。

社會把積極找尋可能的伴侶汙名化

在一份調查什麼更影響我們約會選擇的研究中,我們的偏好或現有的機會這兩者,現有的機會毫無疑問的贏了,我們的約會選擇是“在市場的情況下,答覆占了百分之九十八,而只有百分之二是不變的想望。跟高、矮、胖、瘦、高水準的、神職的、已教育的、未教育的人約會的提議,全都有十分之九或更多的可能被那天晚上所提供的選擇主宰。”換句話說,人們最後會從他們有什麼選擇中做決定,不管他們可能會怎樣的跟那些候選人成為不配。這裡所要做出的明顯結論就是在重要的社會名流之外,每個正在找尋人生伴侶的人應該要著手開始許多的線上約會、閃電約會、還有創造其他可能會增加可能對象們的聰明方法。

但是這個好卻傳統的社會對此感到反對,而且人們也總是依然對他們是從約會網站遇見他們的配偶的這件事,感到羞於啟齒。比較受尊敬的遇見人生伴侶的方法是靠愚蠢的運氣、靠偶然的遇見他們,或是在自己的小生活圈內被介紹給他們。幸運的是,這種羞愧隨著時間在逐漸消失,但還是有對社會接受的約會守則要多有邏輯性的意見。

社會催趕我們

在我們的世界,主要的規則就是在你太老前先結婚,而“太老”的定義是25歲到35歲間,依照你住的地方定義。規則應該是“不管你做什麼,不要跟錯的人結婚”但是社會對一個37歲的單身者更加的不滿,這不滿勝過對一個37歲不快樂有兩個小孩的已婚人士。這沒道理,前者距離快樂的婚姻只有一步,而後者卻可能永遠不快樂、或是忍受一個混亂的離婚好追趕上單身者的進度。

我們的生物學對我們沒好處

人類生物學從久遠以前就發展了,而50年以來都不明白與人生伴侶緊密連結的概念

當我們開始會見某人,而感覺到最輕微的興奮的激動,我們的生物系統進入“好,就這樣做吧”的模式並用讓我們找尋伴侶的化學成分轟炸我們(慾望)、使我們墜入愛河(蜜月期)、然後承諾要走得長久(忠誠)。如果我們不是那麼喜歡某人,我們的大腦總是能推翻這一切進度,但是對那些妥協的情況:正確的行動應該是要放棄然後找到更好的人,我們時常屈服於化學成分的美好感覺而最後訂婚了。

生物時鐘是一個婊子

對一個想要跟先生有親生孩子的女人來說,她有一個非常現實的限制,也就是需要在四十歲上下前找到對的人生伴侶。這就是一個該死的事實,而且讓已經很困難的進程更有壓力。依然,如果是我,我會寧願跟對的人生伴侶一起認養孩子,勝過與錯的人生伴侶有親生的。

推薦文章:  這兩隻狗狗訂婚了! 小倆口的結婚照還非常的華麗

所以當你選出一些不是那麼了解自己在關係中需要什麼的人,給他們一個告訴他們必須找到人生伴侶的社會環境,但是他們必須思考不足、探索不足、而且要快點,再加上生物學那當我們試圖找出答案時、告訴我們不久後會停止繁衍的影響力,最後你得到了什麼?

為差勁理由做出重大決定的狂熱跟大量的搞砸他們人生最重要決定的人。讓我們看看這些最後處在不快樂關係中的常見受難者類型:

過度浪漫的Ronald

titanic

過度浪漫的Ronald失敗的原因是相信愛情本身就是與人結婚最好的原因。浪漫可以是一段關係中很大的一部份,而愛情是一個幸福的婚姻中關鍵性的一個因素,但是缺少很多其他重要事物的話,就是不夠。

過度浪漫的人總是不斷的忽略那些試著大聲說的細小聲音,而這發生在當他和他的女朋友時常爭吵時,或是當他覺得在關係中比之前更糟的那些日子,他靠著這樣的想法“每件事會發生都是有原因的,而我們相遇不可能只是巧合”跟“我完全跟她相愛,而這就是全部最重要的事”來關掉自己內心的聲音,只要一個太過浪漫的人相信他已經找到了他的靈魂伴侶,他就停止質疑事情,而且他會在他50年不快樂的婚姻中,始終停留在這個信條上。

恐懼驅使的Frida

fear

當談到選擇好的人生伴侶,恐懼是其中一種最糟的做決定者。不幸地,社會所形成的方式讓恐懼感染全部其他理性的人,有時候甚至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恐懼我們社會(跟家人朋友)的種類對我們造成打擊(懼怕成為最後一個單身者朋友、懼怕成為一個年老的家長,有時候只是懼怕被評斷或談論) ,這些是導致我們處在不是太好的關係中的種類。諷刺的是我們應該感到的唯一理性的恐懼,是不快樂地跟錯的人度過我們後三分之二的人生,被恐懼驅使的人所要承擔的命運只因為他們試著變的不願意冒險。

被外部人影響的Ed

gut

被外部人影響的Ed讓其他人在人生伴侶的決定中扮演太大的角色。選擇人生伴侶是非常個人的、極其複雜、每個人不盡相同、而且幾乎不可能從外部了解,不管你多了解一個人。因為這樣,其他人的意見跟偏好真的沒有立場涉入,除非牽扯到極端的例子像虐待或傷害。

最悲哀的這種例子是某人跟一個可能是對的人生伴侶分手,只因為外界的不認同或是一個他並不真的在乎的因素、但覺得不得不因為家人的堅持或期待強堅守(宗教是常見的一種)。

也可能以相反的方式發生,當所有在某人生命中的角色都對他的關係感到很興奮因為它從外部看起來不錯,但即使它從內部看並不像外部那麼好,Ed聽從其他人而不是自己,並結了婚。

膚淺的Sharon

shallow

膚淺的Sharon對她人生伴侶紙上的敘述更關心勝過它之下的個人特質。有很多個條件她需要確認,像他的身高、職業聲望、財力、成就,或新奇的條件像是身為外國人或有特定的才能。

推薦文章:  感人的插畫告訴你真正的愛藏在各種細節中

每個人都有特定的紙上條件他們需要確認,但是當衡量事情時,強烈受自我驅使的人會給予外表跟履歷優先權,甚至置於跟她連結的品質之上。

如果你想要一個有趣的新名詞,一個值得注意的、你覺得她的選擇是依據條件而非底下的個人特質的人,是一個“印製男朋友”或一個“印製妻子”,僅此舉例,因為他們正確的填滿全部的泡泡。我有一些好處從那而來。

自私的Stanley

selfish

自私的人有三種,有時候同一人有多種特質:

“聽我的不然就罷”種類

這種人無法處理犧牲或妥協。她相信她的需要和要求跟意見就是比她伴侶的來的重要,而且她需要在任何重大決定中按她的方式。最後,她只想過她自己的人生而希望某人陪著她而已。

這種人無可避免的:最好的話最後會跟超級隨和的人在一起,最壞的話,是跟一個有自我價值問題、容易受影響、並且犧牲能夠對等相處的人在一起,幾乎必定限制了她婚姻可能擁有的品質。

主角

主角的悲劇缺點就是太自私。他想要一個能夠同時當他治療者跟最大讚美者的人生伴侶,但是對加以回報毫無興趣。每天晚上,他跟他的伴侶討論他們的一天,但百分之九十的討論都以他的一天為中心,最後,他成為關係的主角。他的問題是因為無法放下他自己的世界,他最後會跟親密的朋友成為人生伴侶,這成就了非常無聊的50年。

需求驅使者

每個人都有需求,而且每個人希望那些需求被滿足,但是問題會產生在當滿足需求時(她為我下廚、他會是個好爸爸、她會是個好妻子、他很富有、她讓我井井有條、他在床上表現良好)這些變成主要挑選某人成為人生伴侶的理由。這些清單上的事物是很好的額外條件,但它們就只是這樣,額外條件。然後在一年的婚姻後,當需求趨使者已經習慣她的需要被滿足,並且已經不再令人感到興奮,在她所選擇的關係中最好還有其他好的部分,否則她就會度過一個無趣的人生。

上述類型最後處在不幸福關係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們被驅動的壓力耗損生命,而不是考量人生伴侶關係的現實是什麼,跟什麼讓它成為快樂的事。

來源: Quar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