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大腳怪? 大學教授公布仍存活身分未明的兩足類生物

Comment is Closed

大腳怪影像

愛達荷州立大學人類解剖學教授Jeffrey Meldrum博士告訴我們強而有力的證據證明有一群類人類的兩足生物至今仍四處漂流在這個星球上(下方影片)。薩斯科奇人(Sasquatch)也是我們俗稱大腳怪(Bigfoot);如同Meldrum在影片中說明的,目前證明大腳怪仍存在最有力的證據只有研究者在北美森林與偏遠地區中所追蹤到的上百個足跡。

我不敢說真的有大腳怪的存在,我想傳達的是,有一些人是很認真的在研究這個古怪的議題。在這篇文章中我們所引用的案例是許多研究者花了數十年的時間所蒐尋到的證據;很可惜的,無論我們掌握了多少證據,這個議題並不被重視或更謹慎的求證,除了譏諷揶揄外,沒有人在意這群在背後默默付出探索的研究人員,而且這些人並不是什麼不正經的人。

我確定他們真的存在。- 英國靈長類學、動物行為學與人類學家珍‧古德(Jane Goodall);聯合國薩斯科奇人(大腳怪)的和平大使。

你可能不認為這個議題會被許多學者與科學家重視,但事實上這個議題很幸運地確實有科學家願意針對這些證據小心求證。不管這個議題有多古怪或多難以置信,不偏不倚的小心求證未知的事物,這才是科學的本質。如果科學家只因一件事物看來不合邏輯而不以科學的角度與精神探索現象和原理,這便是科學的一大退步。如同愛因斯坦曾說過:「未經證實的一昧譴責,是愚昧的極致。」

在科學領域中不能武斷比甚麼都重要的,對於自然界逐步求知的過程要敞開胸懷,透過觀察、實驗調查與現象的理論解釋,需經由方法論,而不應該有任何特定信念、武斷與意識形態介入。 – 蓋瑞‧史瓦茲博士(Dr. Gary Schwartz),亞歷桑那大學心理學、醫學、神經學、精神病學與外科醫學教授。

當開始接觸這個令人難以理解的謎時,大多數研究大腳怪的研究員皆指向這其中最令人信服的關鍵是眾多的目擊者。超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大腳怪研究員面訪了夠多的目擊證人,也開始瞭解這確實是真的,在這塊大陸上有很多看過也真的信得過的目擊者,這些目擊證人也有多次看見或偶然遇見的經驗。

其他的研究也同樣的在進行中。在英國皇家協會(The Royal Society)的學會報告B最近刊登的一篇名為(暫譯)喜馬拉雅山雪人、大腳怪與奇特靈長類之毛髮樣本基因分析(Genetic analysis of hair samples attribute to yeti, boogfoot, and other anomalous primates)的文章,從特異的靈長類動物上取得的不知名的DNA樣本進行測試。

推薦文章:  美國科學家支持人類胚胎的基因改造

二十世紀,從美國西岸山區森林到加拿大,有上千位見證者親眼看見巨大兩足類猩猩,也就是俗稱為大腳怪或薩斯科其人的蹤跡。已經有上百個巨大又像人類的腳印被發現,有些拍照存證,有些則以石灰模型被保留了起來;儘管這些報導非常難以置信,但這整件事情其實是腳印確實存在而且在審核評估中,超過一百個腳印模具與超過50張腳印照片的樣本,其中還有幾件是新腳印。- Meldrum博士,愛達荷州立大學(Idaho State university)人類與解剖學教授。

大腳怪

上面所引述的陳述與現象經常被世人所忽略。如果你認為這些都只是惡作劇,那為什麼又有這麼多的學者投入這麼多的時間在研究? 為什麼這些足跡會出現在距離文明人類棲息地千里之外的深山林裡呢?

這並不是科學家們試著去研究後卻一無所獲,而是他們找錯方向了。- 野生生物學家John Bindernagel博士。

現今所存在的問題是科學實驗對邊緣議題的害怕與擔憂。

推薦文章:  你可以邊睡覺邊學習的四樣東西,效果驚人!

人類總是對大腳怪或是其他類型的巨人傳說吸引,也許是因為巨人的傳說從有人類史開始便存在著。當史密森尼(由美國政府/軍方主導的組織)組成一組考古學家到南查理斯頓墳墩,有關類似人形特徵的巨人傳說從1883年便流傳下來;報導中指出這群考古學家發現了數具身長7到9英尺高的巨人,他們戴著頗有重量的銅製手鐲和類似宗教/文化的裝飾品;報導中也指出他們的顱骨像被擠壓過呈扁頭狀的,這與在南美洲與埃及所發現的骨骸有相當程度的類似。

巨人2

另一個案例是從1774年流傳下來的,拓荒者將他們發現的這個地方稱作為「巨人城」(The Giant Town),在這裡發現一些巨大的骨骸覆蓋其中,其中一具為8英尺高的男性骨骸;自古流傳下來這麼多與巨人有關的神話故事那就更不用再多提了。

「絕種巨人的那雙眼睛,填滿美國墓園的骨骸,凝視著尼加拉瀑布;就如同我們現在這樣。」 – 亞伯拉罕‧林肯,1848年

(也有很多大到像巨猿Gigantopithecus的絕種猩猩)

巨猿

錄影片段

來自Meldrum博士:

1967年10月,Roger Patterson與Bob Gimlin宣稱在北加州拍攝到女性大腳怪穿越Bluff Creek河口沙洲。影片中拍到某物體的腳底部,也拍到了幾個沒有被遮住的腳印足跡。還有明顯拉長的腳後跟印,步伐間時單腳支撐身體與跗骨彎曲部分可以看到明顯的跗骨斷痕,從大步走動這個動作可以看的出來;這個物體留下了一串又深又長的足印。 Patterson分別取了一個右腳與一個左腳的足印做模;次日,一位木材副理Robert Laverty帶著他的業務小組拜訪了這個地點,他拍攝了幾張照片,包括了跗骨部位的腳印。這個相同的腳印一共有9個,兩周後又被一位加拿大標本剝製師Bob Titmus鑄成模。從骨骼解剖學角度並無法解釋這種特殊跗骨承受壓力的部位與「半個足跡」的現象,這個模型中薩斯科奇人的腳缺少縱向的腳拱,但在腳板中段部位的橫向跗骨關節呈現高靈活度;從這個跗骨斷裂處,塑料物質經由壓力往上推,透過腳板中段產生推進的力道;相較於腳拱扁平,大腳怪藉由腳後跟部延長增強足部槓桿原理的力道。

推薦文章:  阿根廷警方拍到疑似外星人的照片

到現今,專家們仍沒有辦法找出這段影片的造假之處。

為什麼這個議題禁得起細查?

主流學術揶揄嘲諷過分認真地以科學驗證大腳怪等相關議題早不是秘密;不過也是有一群將這項議題慎重研究考察的人,而且至少還願意探討這些已呈現的證據;對於數據資料完全視而不見或裝聾作啞的人,只能說真的是無知至極。我們不要忘了科學求證的過程中,大多都是從古怪的議題開始假設、求證到最後得以看待這項議題的新觀感。量子力學的雙縫實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測試意識如何與我們的肉身相連結的一項熱門實驗,你可以從這裡讀取更多相關資訊。目前在科學領域中有很多同意我們的真實狀態是源自於非物理現象的,就像我們的心智意識。縱使有些人不同意,但這個概念越來越被接受,而現今的量子物理學可歸功於科學家們願意踏出他們的舒適圈,重視自己的信念。

我們在不明飛行物(UFOs)議題中也看到相同的信念,曾經被大肆嘲笑愚蠢的議題,現在卻正式被許多國家的政治家、軍方高層、學術界公開證實(想要了解更多可以從這裡讀取更多)。也許,某天我們也能在大腳怪研究領域中看到這樣的情景。

求證是科學的本質,這是我想明確傳達的觀點;如果已經有足夠的證據支持這項超古怪的議題,無論他聽起來有多瘋狂,在嘲笑諷刺之前,至少也要先查證吧!

Meldrum博士,愛達荷州立大學人類與解剖學教授影片: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