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睡眠癱瘓與鬼壓床:可怕獨特的意識狀態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睡眠癱瘓

「我在床上醒來...房間角落有兩個人。我知道他們就在那裡但我看不到他們也不清楚他們的長相。他們正在談論謀殺,我全身無法動彈。其中一個人走過來站在我身上...他吐了一口痰在我緊閉的眼睛上。我可以感受到口水吐到我、那種濕潤感以及在眼睛上滑落的感覺。」

這聽起來就像是會在X檔案中看到的情境,卻是睡眠癱瘓或鬼壓床研究中的一個實際個人經驗。我們通常不會在這種全身無法動彈,且可以感知到各種奇異以及可怕幻覺的情況下清醒。

10月9日一部由Rodney Ascher所導演的新紀錄片「The Nightmare」在英國播出。片中追蹤了8個睡眠癱瘓案例的經驗,巧妙地將他們的經驗重現在螢幕上。可惜的是,在睡眠癱瘓研究人員正逐漸接近解開其神秘的現在,片中並沒有針對這些狀況進行更多的科學研究。

幻覺與風險因子

鬼壓床

睡眠癱瘓通常發生在人們即將進入沉睡或是即將清醒的那一段時間。

幻覺有三種類型:第一種是感覺房間裡有邪惡存在的入侵者幻覺(可能會經由多重感官感受到入侵幻覺)。第二種是夢魘幻覺,常伴隨著入侵者幻覺,而且會感覺胸部受到壓迫有快要窒息的感覺。

第三種是前庭運動性幻覺(vestibular-motor hallucinations),通常是獨自發生,會產生像是漂浮在床上的「虛幻移動體驗」。

睡眠癱瘓比你想像的還常發生。近期英國研究指出,近30%的受訪者說他們都經歷過至少一次的睡眠癱瘓。862名參與者中約有8%說他們經歷的次數比較多。針對多個國家三十多個研究做系統分析,保守估計至少有10%。

睡眠癱瘓是猝睡症的徵兆,大腦調節睡眠週期的能力紊亂,導致睡眠被中斷。也容易出現在處於某些精神異常狀態下的人,尤其是有創傷性壓力或是有恐慌症的病例身上。

但許多經歷過睡眠癱瘓的個案並沒有明顯的精神或神經狀態問題。近期一篇研究指出,當我們在觀察風險因子的時候發現生活壓力、焦慮以及睡眠品質都有可能造成影響。其他研究指出睡眠受到干擾或是不規律的人(例如工作需要輪班的人)容易出現睡眠障礙,也支持上述那種說法。

我們也觀察了遺傳學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研究擁有相同基因的同卵雙胞胎與擁有一半相同基因的異卵雙胞胎他們的睡眠癱瘓發生頻率,發現到基因的確會有影響。我們的研究還發現某種影響睡眠週期的特殊變異基因可能與睡眠癱瘓有關聯。但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認。

實驗室研究

我們每天晚上都會經歷幾個不同的睡眠階段(參考下面圖示)。經過第一個階段(共三個階段)之後進入睡眠,進入一個深度的無意識狀態,統稱為非快速動眼期(non-rapid eye movement,non-REM)睡眠狀態,回到第一個階段之後,我們就進入了快速動眼期睡眠狀態,這是會造成睡眠癱瘓的唯一狀態。

REM睡眠狀態是一個大腦提高活動力的狀態,會產生生動的夢境。在REM睡眠狀態中,我們的肌肉處於完全癱瘓狀態(除了眼睛與呼吸系統),這種狀態被認為是用來防止我們在做夢時做出實際的行動,少數肌肉癱瘓失敗的個案會根據夢境內容做出實際的行動。

一個日本研究團隊近期成功做到可以系統性地剝奪參與者的REM睡眠狀態以促發睡眠癱瘓。他們發現如果他們打斷REM的次數夠多時,睡眠者最後會進入SOREM(突發性REM,sudden-onset REM,SOREM),讓他們從清醒狀態跳過其他睡眠狀態,直接進入REM睡眠狀態(圖表中的虛線)。發現到這些參與者在SOREM之後可能會有睡眠癱瘓的情況,驗證了之前認為打斷睡眠會增加睡眠癱瘓風險的研究。

REM

這些研究還告訴我們睡眠癱瘓與REM睡眠狀態緊密相連。睡眠癱瘓發生時,你會醒來,雖然對周遭環境意識清醒,但還在REM睡眠狀態,亦即你的肌肉處於癱瘓狀態。也就是說你的腦袋醒了身體還沒醒。

記錄睡眠癱瘓時的大腦活動,顯示出一個獨特的意識狀態。近期一項研究顯示出參與者在睡眠癱瘓期間的大腦活動紀錄與結合了清醒及REM睡眠狀態的大腦活動紀錄是無法區分的。

遺憾的是,目前為止還沒有系統性的研究調查,利用抗憂鬱藥的醫學治療是否對那些嚴重睡眠癱瘓的案例有所助益。不過研究確實指出,保持健康、規律的睡眠習慣是減少發生頻率的好方法。

坊間流言也提出一些可能的預防方法,包括:改變睡覺姿勢、調整睡眠習慣、改善飲食以及多運動。一個研究訪問了使用這些方法的人,問他們這些方法是否有效,得到的結果是79%的人認為有效。另外一個方法是利用移動手指或試著放鬆等行動來打斷睡眠癱瘓狀態,使用這種方法的人有54%認為有效。

睡眠癱瘓可能是個可怕難熬的經驗,但發生睡眠癱瘓的人應該要記得:這個狀況只是暫時的且無害。更重要的是,也許會有治療方法。當研究人員慢慢學到更多的成因條件之後,也許有一天就會出現有效的治療方法。

來源: Iflscience

fb set to firs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