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攻擊事件的前一天發生一起媒體刻意忽略的大型恐怖攻擊事件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Adel-Termos

這幾天來人民大眾在一個困難之處,但這是逼向我們的耐心極限的事件,要說的話,真的是夠了。至少我是這樣覺得的。

我們都聽過新聞報導11月13日星期五發生在巴黎的恐怖攻擊。當全世界許多人都站出來挺他們弟兄的時候,這起事件在人性黑暗面與光明面都畫上了底線。到目前為止,許多人也開始質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想要知道讓媒體激烈報導的完整事件內容。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就在巴黎事件的前一天,發生過另外一起恐怖攻擊事件,只有少量的媒體報導。這起攻擊事件有43人死亡,239人受傷,如果沒有Adel Termos(下圖)英雄式的犧牲,可能會有更多傷亡。

IS自殺炸彈攻擊在11月12日星期四於貝魯特南部地區引爆。記者Tamara Quiblawi在CNN描述事件後的狀況:「街上有許多碎裂玻璃、大量血跡…真的是一場混亂與屠殺的場面。」

Beirut Elie Fares說:「在自殺炸彈引爆的時候,他將對方壓制在地上,有許多家庭,可能有上百個家庭因為他的犧牲而保住了完整的家庭。」

Screen Shot 2015-11-15 at 10.05.22 PM

安眠吧Adel Termos,你犧牲了自己撲向企圖在黎巴嫩謀殺百人的炸彈客。

少量報導

如果你不知道這個事件並不讓人意外。媒體對這事件的報導不像法國攻擊事件一樣被大肆報導,也許你會想為什麼會這樣。

印度部落客Karuna Ezara Parikh用一首韻文回應這事件,之後被瘋傳:

我們該祈禱的不是巴黎,

該祈禱的是這個世界,

這是個媒體不會報導巴黎前兩天發生的貝魯特炸彈事件的世界,

這是個炸彈會引爆的世界,

沒有人把臉書狀態更新為「巴格達」,

因為戰火中沒有白人死亡…

如果你回想一下,今年四月在肯亞的炸彈事件有147人死亡,六月在埃及有上百人因IS攻擊死亡。就在上個月,土耳其安卡拉炸彈攻擊有上百人死亡。同樣是破壞事件,為什麼我們很少聽到?為什麼地理位置能決定同情程度?

看看臉書提供在頭像上使用的法國國旗。以在肯亞炸彈事件為例,那時候就沒有這樣。很多人因此開始質疑,如下所示:

fb_flags

Ben Norton: 我們對恐怖份子的雙重標準: 巴黎之後不要再再怪罪回教徒&認真的看看我們自己。

Ben Norton: 臉書要人用法國國旗大頭貼。黎巴嫩、葉門、奈及利亞等也被攻擊國家的國旗呢?

正如Inquisitir報導並提出一個重要的觀點:

正如Jeremy Wheeler在臉書上寫道巴黎與肯亞攻擊事件,一些社交媒體用戶在對世界各地的悲劇流露出的同情與新聞報導並無不同。

「甚至有些人在巴黎遇害之前還站出來為恐怖份子辯護。回朔到四月伊斯蘭恐怖份子攻擊肯亞的大學,他們又有什麼理由?你有聽到任何聲音嗎?」

當世界各地的社交媒體用戶開始意識到其他恐怖攻擊事件後,發生肯亞東北地區Garissa大學的攻擊事件在幾個月後又被提出來。

當社交媒體用戶認識到兩起攻擊事件都是悲劇之後,臉書用戶Ann VanRyan寫信給臉書,要求他們在提供法國國旗覆蓋貼選項之外也加入肯亞國旗的選項。

「臉書…哪裡有肯亞國旗覆蓋大頭貼的選項?這是個同樣可怕的事件,而且每天都發生在世界上最窮困的地方。

#LookForTheHelpersJess」

你會開始想,為什麼這些事件報導很明顯是經過挑選的,負責挑選是誰?又有哪些故事被拿來賣給我們?

大局面觀

星期五巴黎攻擊事件之後,總統歐巴馬說:「這是個對人性以及對我們共有的世界價值觀的攻擊。」雖然他沒有針對貝魯特攻擊事件作聲明,但他說得有道理。

這幾天來,一般反對意見會將這些對世界各地事件的發生提出理性與誠實分析的人說成是陰謀論者。這些想法與習慣被(由某些企業控制的)主流媒體所灌輸,已經深植人心,是這些擁有且控制媒體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企業精英的「發聲頻道」。

雖然全世界已經有許多人都因這次事件覺醒,但同時也有許多人認為這些人過於偏執、悲觀。這些已經領會的人對抗那些還在沉睡的人們之間來來回回的有趣對峙過程,正好成為這個舞會般社會的一部分。這些都是讓我們學習接受彼此,學習從各個角度觀察,學習相信自己的認知以及了解自己的機會。在這個總是把你推向無知的世界裡,要保持意識與自覺不是簡單的事,但那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挑戰,無論你喜不喜歡,這會讓我們成長。

IS這幾天來一直被瘋狂討論。最有趣的是西方國家(美國)對IS的崛起有出資及直接的貢獻。這項事實在CIA的文件中有記載,雖然有一些媒體稍微提到,但這件事應該被大肆報導才對!這代表了在一天結束之後,有很多事情在進行,用來確保我們處在恐懼、分裂、轉移注意力以及不關心的狀態。有很多人的最佳利益是建立在防止我們搞清楚一件事:如果我們彼此用愛與理解團結相連起來,這些精英就不會存在了。除了模式轉變之外,也能解決許多我們目前面臨的挑戰。

這也是我個人在讚新聞做的事,因為許多人知道這件事,也在尋求答案。他們已經搞清楚這個世界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樣,也厭倦了聽那些與宣傳媒體一同唾棄的聲音。只要互相幫助就能建立一個可以轉變意識的地方。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