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聯繫者、被綁架者和經驗者最常見到的外星人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blue-avian-728x400

新罕布夏大學地球科學名譽教授Theodor C. Loder III博士表示:「其他恆星系的智慧曾經也正在訪問地球。有人稱他們為訪客、其他人、天外來客、ET等……他們到訪地球的事,並不是推測或空想。」

越來越多人對不明飛行物(UFO)伴隨外星人的假設,以及諸多對他們外表的解釋(這似乎是相當普遍的現象)的興致越來越高。這是因為有數百個可信的證人已經正式證明外星人存在的事實,及其與揭露UFO「問題」的關係。

這就是為什麼政府官員,如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時期的白宮幕僚長,也是歐巴馬資深顧問暨希拉蕊·克林頓競選總統的助選大將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說:「時代已經為這個姍姍來遲的主題拉開序幕。我們從最有可能知道此一訊息的可靠消息來源獲知此一吸引人的現象,其性質尚待確認。」

一名參與數百件空中雷達、地面雷達和視覺追蹤的UFO軍事攔截飛行員確認:「當F-4接近25浬範圍,所有的儀表和通訊都失去作用。一旦F-4轉身離開這個物體,顯然已不構成威脅時,飛機上所有的儀表和通訊就恢復了。另外還有一個明亮的光體。第二體物體就直接衝向F4。」(來源)

聽聽外星人聯繫者、被綁架者和經驗者怎麼說/心理學觀點

只是澄清一下,「外星人聯繫者」通常是報告與外星人有「友好」接觸的經驗,「被綁架者」則是他們認為是可怕的經驗,體驗者則不認為其體驗是「好」或「不好」,僅僅只是一種體驗。重要的是,不同的人反映與不同類型存有的不同體驗。

第六位在月球漫步的艾德格.米契爾(Edgar Mitchell)博士說:「是的,那裏有回收的墜毀載具和屍體……我們在宇宙並不孤單,而且他們已經來這裡很久了。」

現實的情況是,聲稱曾與智慧外星人接觸過的人,實際上真的有。

哈佛大學教授,精神病學家和普立茲獎得主John Mack強調:

「是的,兩者都有。在一定程度上無論是字面上或實際上都發生過;它也是某種心理上和精神上發生在另一維度的體驗。這種現象延伸到我們,或者要求我們延伸到開放的現實,卻不是簡單的、字面上的物質世界,而是盡可能延伸到我們的意識或者過去數百年已經把我們封鎖的學習經驗看不見的現實。」

有一篇報導裡John Mack,提及60多名學童目睹非人類存有和大型載具降落。他採訪了這些孩子,都提供了非常類似的故事,是個驚人的故事。直到今天,這些孩子們都一直在談這件20年前發生的事……。

哈佛醫學院精神病學教授John Mack博士說: 「他們形容這些事件就像談論某件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一般。我可以告訴大家,告訴我這件事的人都是心理健康的人…… 」(請繼續收看下列影片連結)

你可以看這部影片中John Mack採訪這些孩子,也可以讀這篇文章取得更多細節。

加拿大麥吉爾大學心理學系退休教授Don Donderi博士(研究領域為人類認知和認知神經科學)說:

「有些人報告的UFO是外星人(ET)的載具。其中一些外星載具居然有ET駕駛員,而且其中一些ET駕駛抓了人又把人放了。」

這些學術界人士和Richard Dolan, David M. Jacobs等其他研究這種現象幾十年的專家,出版大量關於研究他們在這裡的原因、他們做的事、他們的長相等的研究報告。

我覺得這些故事最有趣的是,許多人似乎彼此恭維,而非彼此衝突,更增添整件事的神秘感。

目前實際研究仍然進行中:

Richard Dolan(摘自「21世紀對UFO的想法」):「許多在手腕或腳踝附近有等邊三角形紅色記號的照片;還有,鏟痕也很常見,似乎是從皮下取出少量組織,留下個缺口。」

以下是最有名的取出外星植入物的足病醫學醫師Roger Leir的報導。他已經完成了十五道以上的手術移除十六個不同的物件。包括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新墨西哥礦業及科技學院及其他著名的實驗室都對這些物件展開調查。他不幸於2014年3月去世,但是他的工作將永留人間。

事實是,正如前NASA太空人和普林斯頓大學物理學教授所說:「大量證據表明,有人與我們聯繫,不同的文明曾經訪問過我們一段很長的時間。」

**以下的資訊是我在這話題上眾多研究中間短的概述關於最常見到的外星人。

像人類的外星人

human

外星人聯繫者、被綁架者和體驗者長期以來都說外星人與人類十分類似。這種經驗其實相當普遍。許多人說,他們被帶到船上,並警告人類正往錯的方向前進。他們也常被形容成以各種方式幫助我們地球,無論是物質層面或是能量方面。

加拿大前國防部長鮑爾‧赫勒(Paul Hellyer)說:「十幾年前,來自其他星球的訪客告誡我們的走向,並表示願意提供幫助。但是,我們,或者至少是某些人,卻將他們的話視為威脅,並決定先開火再說。」

也有人類尋找外星人在軍事工業機構內與人類一起工作,提升技術的報告。這是為什麼在高度機密的黑預算世界裡,可能是獨立的政府承包商在這些領域工作。

類似人類的外星人的故事可以從遇見他們的那一天開始一路追查到現在,而歷史文獻上則充斥著這類遭遇的故事。

Ojibway的作者Richard Wagamese提到:「有人告訴我這些很多年代以前造訪我們的天外來客。這批天外來客帶來了精神教誨以及宇宙的故事和天體圖,而且不收分文。他們很善良、很有愛心,也樹立了很好的典範。他們離開我們時,有人說沒有人更寂寞了。」

至於上圖,我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這不是重點,它只是拿來激發你的想像力。據說從阿波羅登月計劃中檢索,發現座落在月球上的太空船,裡面死了一位外星人。

其他常見的外星人看起來高大、長髮、藍眼和金髮。同一類的外星人也有黑色和白色的人。一些較詳細的報導,包括藍膚、大眼,以及較矮小、頭部小而稍『圓』的人。不過也可能有很大的不同,有人在尋找和像人的外星人的人的不同可能性。這引起人類物種起源很有趣的問題,如果像人的外形在整個宇宙中很常見,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下圖來自Corey Good的「宇宙揭露」“Cosmic Disclosure”節目

blue-avian-728x400

外星人聯繫者通常是指與來自不同恆星系的存有接觸,例如大角星、天狼星、仙女座和昴宿星團,則只是其中幾例。

貓/鳥人形(如上圖)存有在可能得相遇中也相當普遍。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所有類型的人似乎都用心靈感應溝通。下表是選自專家審查期刊關於通靈(psi)現象的文章,大部分都發表於21世紀,你可以點擊這裡。

關於讚新聞的文章:美國國防部物理學家對於在月球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小心說漏嘴。

小灰人

dcdcfdaf8c9d3283c799165477d517f5097afdd7

小灰人(grey alien)是一些外星人被綁架者、聯繫者和體驗者報告的另一種十分常見的類型。報告範圍從矮小、3~4英尺高的人有到7~9英尺高的人,以及一切都介於二者之間的人。

取出精子或卵子是一些被綁架者最常有的經驗。很多人的經驗似乎非常可怕,雖然,事實上很多當事人的報告都提到,這些存有試圖讓他們冷靜下來,並告訴當事人,他們不會受到傷害。其他幾次,強行綁架則無任何溝通。許多被綁架者則報告已懷孕,然後被綁架後多年去看自己的混種兒。這似乎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經驗,並認為小灰人種族想要製造人/灰混血種族,或已經弄亂人類DNA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許多研究者認為,這些混種兒已經在這裡了,而且現今出生的許多嬰兒也可能已經『被改造過』了。也有人發現一些像小灰人的人在地球上摘取植物(外星人科學家可能要研究?)。

alien Childhood Abduction - UFO - So Long Ago So Clear - Hounslow London - Peter Crawford

也有一些報導,外星人或外星/人類混血兒可能讓女人受孕。有這些經歷的女性,不久後就會被「政府」機構帶走、墮掉嬰兒,並對他們進行研究。這些人的這種情況並不少見,他們都曾經被這些不明身份的人拜訪過,他們似乎想進一步瞭解UFO/外星人現象。

有一些類似小灰人的種族與某些政府(或「影子政府」)進行技術交流的報導。我的研究中也遇到這種故事,有一些存有警告人類不能與其他存有合作。這些故事很多,也相當有趣,但是我會在另一篇文章談。

爬蟲人

maxresdefault

有關於「爬蟲人」(Reptilian)的存有已經有許多報導,並且可以從現在一直追溯到數千年前的人類各種文化。這些人被認為很「友善」、「不那麼友善」和介於兩者之間。這是所有大部分外星種族的共同主題。事實是同一種族的兩種不同的人,一種可以被視為善意,另一種則是惡意。

許多人似乎相信,爬蟲人是在幕後控制政府「奴役」人類的(許多種之)一種人。有人甚至相信,全球精英的源頭很大程度上是爬蟲人。

說實話,這不是那麼遙不可及。十年來深入研究這個話題後,我腦海裡毫無疑問相信,不僅政府和「影子政府」知道有外星人存在,他們甚至與幾個不同的外星人群體互動。

應該要問這些問題

只是想要再次強調,這類事情需要多討論,因為他們已經和政府最高層秘密討論了近百年。例如,這件特別的 FBI檔是寫給「某些優秀的科學家」、「航空軍事專家」,和「許多公職人員。」

這份有關UFO和外星人的文件是從舊金山辦公室寄給華府的FBI局長:

“G2 [G2是軍事情報單位] 的(姓名刪除)中校,舊金山表示他今天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我們的西雅圖辦公室有他已知的所有資訊,並在華盛頓州塔科馬市處理此事。」

這份文件還提供一份由一位擁有「數所大學學位」和曾任「大學系主任」者署名的信件。

備忘錄指出,「這份資料是透過所謂的『超於尋常』手段獲得,幾乎要確保它被所有被送件的讀者忽視。」

事實上,上面的關鍵詞,是他們希望藉著「幾乎」所有送件的讀者,以「保證它被忽視」。這是否意味「某些」讀者不應該忽略這份文件?

信中接著描述要點:(21, 22頁)

  • 部分飛碟上載有駕駛員,其他則是由遠程控制。
  • 他們的使命是和平的,訪客考慮移居地球。
  • 這些訪客和人類一樣,只是較高大。
  • 他們不是地球人,而是來自他們自己的世界
  • 這些飛碟有某種輻射能
  • 如果我們使用「行星」這個詞,他們其實並非來自任何「行星」,而是來自另一個與地球相互貫穿卻不為我們所察覺的以太行星。
  • 訪客的身體和載具進入我們當前密度物體的震動速度時,就會自動形體化。
  • 他們能隨意進入乙太,所以能輕易的從我們眼前消失,不留痕跡。
  • 他們不是來自星靈層(astral plane),而是相當於Lokas或Talas。研究神秘課題的學者了解這些術語。

這是好幾千件文件中的一個實例,甚至不只一件,我只是選出最令人吃驚的一份。我們絕對應該思考,為什麼這些文件隱瞞公眾數十年,想想看還有其他涉及外星人的資訊仍然蟄伏在軍事工集機構內。

你在此可以看到軍方用雷達追蹤UFO的細節和一些實例的文件

你可以點擊這裡到我們的網站看exopolitics部分中有關我們最新UFO/外星人主題的文章。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