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藥物法有問題而非藥物本身

Comment is Closed

毒品戰爭

現今社會的政策最大敗筆之一是禁止毒品交易戰爭(war-on-drugs):它不僅放大了藥物相關的問題,它也不認同意識形態的改變其實是人生中非常自然的一部分。

毒品戰爭數據

很明顯的在這世界上,有非常多的政府都無法接受並且處理藥物是存在於我們週遭環境的事實。舉例如下:

推薦文章:  俄羅斯美女因為愛嫁給中國礦工,他沒房也沒車!

愛因斯坦曾說「瘋狂的定義是反覆地做著同樣的事,卻期待著有不同的結果」;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用全新的心態來面對這個議題?

我們還要繼續等待,眼睜睜的看著更多不必要的死亡發生;然後才要覺醒意識到原來我們如此漠視社會上的某些藥物竟是如此的不道德及愚蠢﹖

一個年輕的女孩在澳洲的音樂電音派對中喪生,被懷疑是用藥過量;這是2015年澳洲音樂盛會中的第五起死亡案例。相較於澳洲每年有1500多人死於用藥過量,超過80%歸因於醫療藥物;另外,每天有15個人死於酒精相關疾病。在澳洲,與藥物相關的死因當中,違禁藥物的佔比非常小;推測其他西方國家也是一樣。

每一個國家所選舉出來的領導者(政治家)都有責任跳出既有的框架思考,研究及計畫出有效及合理的漸進式策略,並且對他們所代表的人民交代。假設我們真的想要阻止不合法及合法藥物所造成的死亡或痛苦,我們必須先接受並且了解到就是會有人可以取得過多的天然及合成藥物。

事實上,我們小時候就會一直轉圈到發暈。作夢是其中一個我們查覺意識形態改變的方式。整個社會只有酒精可當壓抑渴望冒險心靈的人的強烈鎮靜劑;而不是設法找到合法替代物如健康且安全的藥物。

我們必須拋開所有對藥物相關政策的既定想法並且從零開始。我們當然不可能立即為適合的藥物制定法規,並且 在一夜之間將其變為隨手可得的;然而,透過縝密的計畫我們可以:

  • 所有藥物的使用及持有皆能合法化。
  • 針對藥物的既定印象教育社會大眾,如哪些藥物是更安全的、甚麼是安全劑量以及有哪些應該避免的藥物。
  • 針對所有的非法藥物著手進行紮實的臨床研究,確認有哪些是適用或不適用於醫藥及休閒法規。
  • 規劃及執行合法的架構以確保市面上的藥物是安全、受控管的及用藥劑量是一致的。
推薦文章:  暖化的地球︰甲烷的排放量比我們預想的還要高出很多

另一個我們可立即處理的是要讓大麻的使用在醫藥或休閒娛樂上皆是合法的。這個天然的藥物從人類誕生時就已經開始被使用,而且到目前為止從未有人因過量使用而喪生。它不是致死的原因;而且它不只是有效的藥物也是有發展潛力的

藥物死亡

它也絕對可以用來取代酒精。我們一直在問我們要如何緩解日益惡化的暴力問題;我們為什麼從來沒有想過大麻是可以用來紓解生氣、孤單、困惑、或迷失人們的良藥。

除此之外,我們也知道大麻是我們精神及物質需求的絕佳替代品。它也可以降低能源產業對自然環境的衝擊;假設我們不認真的考慮這個可能的替代方案,我們是無話可說的保守、無知以及對於政策無法突破創新。

立即行動是明智的選擇;沉思對健康的益處會被大眾採納,它也會使得意識形態的轉變被廣泛的討論,包括是什麼、為什麼以及其益處。

推薦文章:  SETI打算花一億美元研究「外星人巨型結構」的恆星

社會對於藥物使用及意識形態轉變的汙名化、政策制定時缺乏能力及道義都應該要停止;要不然人們只會持續因無法有效控管藥物而受苦然後死亡。

關於作者

飛利浦J瓦特 (Phillip J Watt ) 住在澳洲,他的著作涵括意識形態、社會學以及自我發展。你可以在臉書網站找到更多他的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