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成功運用人類「靈魂出體」能力找到在非洲失蹤的飛機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out-of-body-experience

幾千年以來,人們對於平凡人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並做出令人感到驚奇的事,總是相當著迷。不管這樣的故事是否根植於古老哲學或者僅是東方僧侶所展現的一種「超自然」能力,這個存在於人類之中,所有能力擴展的可能性,持續不斷地引發我們對它的各種想像。在我們豐富的文學作品及神話故事中,許多是針對此一主題而有的創作,以至於最終科學家們也注意到了,於是各種重大的統計結果隨著一些研究計劃的執行而來,而在這些結果中,有許多驗證了原來被認為是遙不可及的現象確實是存在的。

其中一個證實人類真正擁有如此擴展性能力的計劃,是由隸屬於美國軍方之國防情報局建置執行,並由美國非營利組織之史丹佛研究機構(SRI)進行研究其中「超自然」現象的「星門」(Stargate)計劃。這個計劃實際上持續進行超過20年時間,而其實驗結果則在此計劃終止後得以公諸於世。

在星門計劃架構下的其一計劃是進行遠端遙視,也就是透過擁有此能力的人們,描述說明遠在他們身體真正所在地有數十萬公里(有時候甚至更遠)的地理位置。

「概括說來,這些年來對於實驗計劃來回不斷的評論,運用更精練的方法,以及成功地複製這種獨立在研究室中進行的遠端遙視,終於使得此能力的真實性獲得大量符合科學的驗證。而促使這些驗證結果更有力的觀察是,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也能夠擁有高品質的遠端遙視的能力….,SRI對於此能力的發展已逐步進化到,只要在研究室控制的狀態之下,即便先前對此毫無概念的人,也能成功地拜訪美國中情局的人員。」

據說,此成就的發展始於美國中情局擔心蘇聯政府也將進行有關超自然現象的研究調查,而就美國當時所蒐集的情報消息顯示,蘇聯人正努力於「精神電子」的研究。

遠端遙視與失蹤在非洲的飛機

「由於擔心會有精神性的鴻溝存在於美國與蘇聯在超自然現象研究所下的功夫之間,美國中情局於1972年開始低調進行超自然現象的研究贊助。經過23年的時間,美國軍方及情報單位主動參與了超自然現象的研究,並進行與遠端遙視有關的運作。所謂遠端遙視是提供特殊的人力情報蒐集支援,對於所有軍方及政府組織的情報蒐集有著相當大的成就效果。」(來源)

DD-ST-86-06663

這是一張蘇聯Tu-22轟炸機的情報照片,Tu-22乃是一架裝備齊全的偵察機,於1978年在薩伊共和國失蹤。顯然地,這架飛機之後被空軍的遠端遙視者發現其座落位置。卡特總統意識到此點,允許國人敦促中情局,在沒有他的消息之下,立即向靈媒諮詢並找出失蹤的官方飛機座落何處。根據CNN報導,他告訴埃默里大學的學生,這架「特別的美國飛機」墜毀於薩伊共和國某處。只是因為那是俄國機,而不是美國機。

根據卡特的描述:「這位女士進入到出精神狀態,並提供一些經緯度數字,接著我們以衛星照相機定位在她所提供的定點,發現飛機就在那裡。」

以下資料是根據哲學博士Paul H. Smith以及一位參與星門計劃(現在是退休的美國陸軍少將)的參與者,自他書中所提供的更詳盡資訊:

「1979年3月,一位名叫蘿絲瑪莉‧史密斯(Rosemary Smith)的年輕空軍入伍士兵,被給予了一份非洲大陸的完整地圖,並僅被告知在過去的幾天中,有一架裝備齊全的偵察機Tu-22轟炸機墜毀於此大陸的某處。由於美國亟欲重獲俄國編碼的最高機密以及Tu-22所攜帶的配備,但透過他們遠端遙視的技能,即使飛機因為機頭向下俯衝深入地面,並完全被叢林所吞沒,她仍然指出殘骸所在位置。」 (來源, 31頁)

這是此計劃中,許多成功「達陣」中的一個例子。例如在1972年發射進入太空,也是第一個直接穿越小行星帶觀察木星的太空船,先鋒10號(Pioneer 10)進行飛近木星進行探測之前,一位名叫Ingo Swann的男士就能成功地描述並看到有一環狀圍繞著木星,而在當時,科學家們甚至都還不知道此環是否存在。此事確實發生在NASA先鋒10號太空船第一次飛行探測木星之前,而之後,先鋒10號的確也證實了此環的存在。這些研究結果都曾公開發佈,您可以在本文先前提供的文章連結中找到相關訊息。

「在決定是否需要在一個確切的標的單獨設置塔台之時,Swann建議在NASA先鋒10號即將進行飛行探測之前,就先執行遠端遙視木星的實驗。令人大為懊惱喪氣的是,在那個案例當中,他發現了有一環狀圍繞在木星周邊,而此被質疑為是否他在進行遠端遙視時,預先錯看到了土星。對此,我們天文學的同事們並沒有留下深刻的印象,直到先鋒10號進行飛行探測時,發現了這個意料之外的環,才知道它是真的存在的。」(來源)

這真的是相當扣人心弦,不是嗎?之後,Swann仍繼續書寫有關月球以及其他與太空有關,但尚未為人所知的奇特事蹟,您可以點閱這裡,獲得這些書的資訊。

在此有個也是很重要的提醒,亦即這些都屬黑預算計劃,也就是那些預算,就算有,也很少被國會監控的預算計劃。在這些預算之內,我們可以進行這些特別權限計劃(Special Access Programs;SAP),這裡面我們有不被承認和被免除的特別權限計劃。雖然這些計劃沒有公開地存在,但它們是確實存在的。它們以「深黑計劃」(deep black programs)之名較廣為人知,而在一份1997年的美國參議院報告中曾描述,它們是「如此的敏感,以至於它們得以豁免於向國會進行標準報告的需求。」您可以點閱這裡,獲得更多資訊。

前任加拿大國防部部長保羅·赫勒(Paul Hellyer)曾說:「真是諷刺,美國發動了一場毀滅性的戰爭,據說是想要找到大規模毀滅的武器,可此時,此一領域當中最令人感到憂心的發展,根本就在你家後院。真是諷刺,美國要為了因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所產生的龐大支出而奮鬥,據說是想要為那些國家帶來民主,可此時,有上兆美元,我意思是有數兆億美元的預算,被耗費在連國會和總統都矇在鼓裡的計劃當中,美國根本不能再聲稱自己為民主國家。」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