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個從第四世界轉變到第五世界的方法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flash_of_a_future_city_by_mosshi-d3g38fg

忘了神學的預言,忘了那些建立於過去文明的信仰,或者把它們都一一列入考慮,再馬上忘得一乾二淨甚至更好。世界已來到新境界,可以任我們所想,隨意冠上名號,諸如:第五世界(The Fifth World)、下一個世界( The Next World)、新世紀(The New Age)、後現代世界(The Postmodern World)、後後現代世界( The Post-Postmodern World)、偉大的變革(The Great Transition)、偉大的覺醒( The Great Awakening)、點燃第八之火(The Lighting of the 8thFire)或者任何一種稱呼。.

每此只要我們將它想作是外國人的或者古老的預言,甚或是人類進化的自然程序時,它就無關緊要,因此我們只要將它理解成,這是一種要進行轉變、變革的想法。我們需要與社會互動,產生連結,是具有社交心智的生命,因此我們有時能夠感受到來自心靈深處的人類經驗。而有時那些心靈感受是如此的勢不可擋,以至於阻擋了我們的理性思維。但是若能專注於這事實,並將視之為是一種轉變,則它將協助我們,並給予我們更清晰的遠景。

因此第四世界就是這個目前我們稱之為不健康、無法永續以及不公正的人類世界,而第五世界則是存在於未來擁有潛在的健康、永續以及公正的人類世界。以下是六種可以幫助我們盡可能轉變到第五世界的方法。

1.) 學習合作優先,競爭為次

business-cooperation_0

當我們變得與大自然疏離時,便是與我們的靈魂遠離,我們失去了對於與其他所有事物相互連結的敬重。這導致汙染的發生以及身心靈環境的墮落。一種能協助我們自第四世界轉變至第五世界的方法,即是積極主動的把跑在競爭之車前方的馬,拉回至共同合作的一方。每當只要我們感到過於競爭性及侵略性時,我們就喪失了共同合作的主要體驗。我們已與基本的人性中失連,並且把我們的自我隔離,進入到超寫實的第四世界中之超陽剛的盒子當中。合作優先,競爭為次。以此為律,則可以防止之後迷失於墮落力量的建立之中。

2.) 靈性勝於宗教

inner-peace

宗教試圖以限制性的概念框架將神聖的經驗存於文章之中,換句話說,靈性是要透過保持不受限,來擴大體驗。靈性是擁抱神秘的自由狀態,而宗教對於教義上的固定狀態緊握不放。

轉變到第五世界之中的一個巨大部分,就是要有能力軟化宗教的偽動力,進而將之轉換成真實的心靈力量。如此神聖的感化能把個人真正釋放出來,並透過對於互相依賴有更大的了解,充分地與更多神聖的經驗結合。而進入到此狀態的人,不管教義內容為何,他也能自個性化的自我當中解脫,達到靈魂要的自我實踐。

3.) 無制度優於統治集團

freedom-in-the-shape-of-a-cross

存於第四世界當中的一個主要問題,就是統治集團的獨裁主義。如果就如阿克頓勳爵( Lord Acton)所警告的:「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那麼統治集團的獨裁主義引起的便是那種腐敗的最大威脅,其實就只不過是權力分立制衡不足。太過於強調統治者或領導人,而忘了自由、合作和同情的重要性。

通往第五世界的道路必須通過無制度社會。而為了在自然與人們的靈魂之間開創一個健康的平衡關係,人類必須獲得自由。人們無法在一個不受領導者(或其他形式)約束之下的統治系統中獲得自由。那樣較低振動頻率的思考就應該留在第四世界之中。正如 Jim Dodge所述:「無制度並不代表失去控制,它意味著不在他們控制之下。」第五世界中唯一有效的控制,是指透過自然無制度的自由,達到自我控制以及自我約束。

4.) 不攻擊凌駕於暴力之上

global-peace-on-the-move-8

第四世界是一個具侵略性的超暴力世界。那些出生於如此世界之中的人們,也將因此習慣於暴力。但是在暴力文化之下的暴力行為只會不斷滋生暴力事件,而即使給予獨裁權力,那也是進一步給與人類自由的一個有害藉口。畢竟,第四世界中的統治者和法律是透過暴力行使力量。因此,要跨越到第五世界之中短暫的一步,就是要學習在面對那樣的暴力時,能夠維持紀律的不去攻擊。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們絕對不應該變得被動,當然也不能成為被動性的攻擊。就如Derrick Jensen 所說:「愛並不意味著是和平主義。」(Love does not imply pacifism.),我們要在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中,表現出無情地侵略性,在非暴力之下秉持著格殺勿論的勇氣,對抗一個腐敗的系統。我們應該要有系統、組織地破壞及摧毀那些迫害人們及環境的不健康的基礎建設。突然想起美國原住民的觀念,不知羞恥的人們為了要變得更健康,因而遠離更為高級和有道德的方式,轉而使用恐懼的技倆和暴力,如此更為低賤與不道德。

5.) 柔弱勝剛強

spirituality

轉變就是放棄,自第四世界移動到第五世界,就是降服於一個甚至比理性更具力量的道理之中。在一切之中最具力量的道理,就是自然的規律,它可以讓萬物保持連結與行動。但按照現在的情況,在第四世界中,我們可悲地忽略這個神聖的紀律,進而將力量陷於不良系統中的不良動機之中,其危害程度,甚至為身為物種之一的我們帶來威脅。

邁向第五世界有力的一步,可以協助我們自第四世界中的腐敗中遠離,而柔弱勝剛強將可以為失去平衡的系統帶來平衡。我們必須要能夠把我們陽剛的武器,轉化成充滿陰柔的力量。我們必須削弱傲慢的自我,並填入擁有真實力量的空性能量,而此力量則是因著與萬物的神聖共融所得來。我們必須以合作優先,競爭為次的理念,將目的性放置於後,我們還必須透過更新那些因為時間流逝而成為怪異且過時的真理,藉以停止在這樣的死亡模式繼續走下去。

6.) 懷抱著勇氣而活,遠勝於因著恐懼而活

courage12556

第四世界使得我們的生活像陀螺般不停轉動,我們充滿偏執地生活著,大半的生活模式建立在恐懼之上。恐懼丟了工作、恐懼付不出租金,或者沒錢買食物、恐懼受到限制、恐懼不安全,沒有安全感,和缺乏舒適的生活、恐懼政府詐騙、恐懼在系統之內感到不足,因此將我們洗腦成,我們需要的比我們實際需要的多更多。恐懼、恐懼、恐懼。

第四世界之中因為恐懼而形成的生活模式,所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欺騙。數百萬個相互依賴的受害者抱怨著這個或那個權力意識。數百萬個無知、阿諛奉承的傻瓜正受著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之苦。沒有任何人發現,他們各自握有囚禁自己的牢門之鑰。

轉變至第五世界即是將恐懼轉換成勇氣。牢門並沒有鎖住,而是一道通往自由與真理所開啟之門,它扭轉形勢於力量的擁有,透過成為獨立、平和的武士以取代相互依賴的偏執受害者。它凌駕於恐懼,偏執狂之上,並將我們的前決條件翻新。它是一種擁有環保意識的生活,而不是自負地生活。它是一個避免成為世界的受害者而形成的世界。並且只要越多人形成這個世界,則我們就越可能成為向更為健康的道路邁進的人們。就如Carol Pearson 所述。

關於作者

Gary ‘Z’ McGee,前海軍情報專員,轉而成為哲學家,是《Birthday Suit of God》及《The Looking Glass Man》兩書的作者。他的作品的啟發來自於各時代的哲學家以及他對於現今世界寬闊的覺醒觀點。

來源: Waking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