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學家探究時間的架構:現實可能是幻象,而「時間」可能不存在

Comment is Closed

 timetravel-620x270

時間,無疑是個令人備感困惑的主題,然而,它越是令人困惑,就越是讓人想試著揭露出它的秘密。幾十年來,物理學家們致力於時間的探究,而他們所發表的關於時間的研究結果,必須在意識轉換之下方能充分了解,退一步說來,也就是結果顯示時間並非如我們所想的那樣存在著。

一份主題為《時間晶體來自最小時間之不確定性》(Time crystals from minimum time uncertainty)的報告,近來重新修撰並重新發布於《歐洲物理期刊》( The European Physical Journal),此舉也只是以探究時間為主題,且令人甚感驚訝的一個研究案例。在報告中,研究人員指出實際上有意義的最短時間長度,可能真的是有著多重順序的長度,因此要比普朗克時間(Plank time)還長。普朗克時間指的是光波在真空中行經一個普朗克距離(Plank length)所需要的時間,而此單位是以第一個提出此理論的物理學家馬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而命名。

來自於滑鐵盧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aterloo),並且身為參與此研究之一的研人員Nur Faisal,他向《phys.org 》指出,宇宙周中最小的時間規模很有可能實際上要比普朗克時間要來得長許多。他並表示,這是可以「直接的進行實驗的測試」。

而由於普朗克時間實在是太短了,因此並沒有任何實驗能夠直接接近的測驗到它。然而就如《phys.org》所說,有許多很好的理論足以支持普朗克時間的存在。Faisal解釋道:「在我們的報告中,我們提出時間的本質乃是不連續性的,其中我們也提供了對此提案的測試實驗。」

所以,如何描繪出比普朗克時間要長許多的時間呢?他們測量了氫原子自發輻射率:

修改過的量子力學等式比起尚未修改過的等式,其所預測的自發輻射率,在一個不確定性的範圍之中,有著較些微的不同,而此提出的結果也可以在分子的衰變率和不穩定的原子核之中顯著發現。

推薦文章:  知名品牌的口紅與化妝產品裡發現有致癌物質!

研究人員也提及到他們的調查結果可以改變基本的量子力學等式,並且可以修改目前對時間的了解而對它所做的各種定義。

現實的幻象

the-creator-61743226289

根據量子力學規則,我們的觀察以及一些科學家喜歡稱它們為「意識相關的因素」對於整個宇宙有著最為基本的影響力。當物理學家以最小的規模觀看實境時,很明顯的,一顆原子的行為將隨著物理學家的觀察而定。

「我認為意識是根本,我認為事件是由意識衍生而來。我們不能落於意識之後,我們所談論的每一件事,每件我們認為存在的事,臆測為意識。」馬克斯‧普朗克

按照這個實驗而言,研究人員發現我們所感知到的時間,就像是一直流動的事物,只是個幻象。Faizal解釋道:

物質宇宙真的有如電影/動畫一般,在其中有著一系列的畫面不斷在螢幕中呈現,因而創造了畫面一直移動的幻象。因此,如果把這畫面認真看待,物質實境中的一切即是我們在有意識之下累積形成,而此物質實境中的一切則是基於連續性的動作而形成一部動畫的幻象,並且是在一個不連接的數學架構之下創造而來。如此的提議使得實相的本質顯得不切實際。但有別於其他柏拉圖式的理想主義,我們的提議經得起實驗測試,而不只是用作哲學上的爭論。

Faizal提到有關柏拉圖認為真實的實相乃是獨立於我們的感知之外,又或許真正由我們感知而形成的實相,超越了我們的感知能力?

以下是更多有關令人困惑的「時間」研究:

延遲選擇(The Delayed Choice)/量子擦除實驗(Quantum Eraser Experiment)

延遲選擇的實驗描繪出在現在發生的事情如何改變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它也顯示時間如何回到過去,因果關係如何回復,以及未來如何引發過去事件的發生。

為了能解延遲選擇實驗,你必須要了解量子雙縫實驗,而有如先前所提過的,此實驗呈現出因素與意識之間的關聯性,促使一顆原子展現出不同的行為模式。

一個單一物質如何存在,並於非物質屬性之下以不同狀態展現它自己,直到被「測量」或「發現」?更有甚者,它是如何在多種可能性之外,選擇它所要行經的路線?

接著,當一個「觀察者」決定測量及觀看這一顆小物質由哪一個細縫穿越而過時,此時可能性路線的「波」形成一個單一路線。粒子再次從變成可能性的「波」穿越一顆粒子會選擇的單一路線。這就好像這顆粒子知道它是被觀察的,觀察者對於粒子的行為有著某種影響力。

許多的實驗都已發現因素與意識有著「顯著的」關係,而從意識預設路徑的擾動與雙縫干擾模式中便可得出其相互的關聯性。(source)

你可以在此觀看有關雙縫實驗的影片介紹和解釋。

推薦文章:  能造成重力理論大翻盤的新假說已經通過了第一次測試!

量子的不確定性被定義為此一能力,亦即「根據量子力學定律,它主導了次原子的狀態,以像電子的粒子存在於低迷狀態的可能性,也就是在任何的方、每個的方或者根本不在任何的方皆式如此,直到被實驗室中的一位偵測者或眼睛所看到時,才會具有實體性質。」(New York Times)

根據物理學家,同時也身為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所公佈的一份研究報告的領導研究員 Andrew Truscott,這個實驗提出一個看法,指出「除非我們正在觀看它,否則實境是不存在的」,並且提及我們現在是以宇宙的全息圖形式生活著。(來源)

現在……

creator-of-the-world

因此,這些全部的資訊又是如何與時間的觀念相關聯?就如同雙縫實驗中描繪因素如何關係著意識將量子波的作用(一個物質以多種可能性狀態存在著)轉變為一個具有物質屬性的單一物質(不再以波的形式呈現,而那些所有可能性狀態合而為一種狀態);而延遲選擇實驗描繪的是現在發生的事如何改變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這也顯示出時間如何回到過去,因果關係如何回復,以及未來如何引發過去事件的發生。

如同量子雙縫實驗一般,延遲選擇/量子擦除實驗已經說明且再次重覆時間與時間的關係。例如,澳洲國立大學的物理學家透過實驗進行約翰‧惠勒(John Wheeler)的延遲選擇,而他們的調查結果於最近刊登在《the journal Nature Physics》當中。. (來源)

2007年(Science 315, 966, 2007),法國科學家以機器設備拍攝照片,並顯示他們的行動可以追溯的改變一些已經發生的事情。一位量子訊息理論的先鋒Asher Peres闡述道:

推薦文章:  這非常難的數學問題可以拯救你的生命

如果我們試著要將一個單一系統的量子狀態視為具有客觀意義的屬性,則好奇的悖論將會出現:量子影響的模擬不只是在一段距離的瞬間的行動,而是如同在這裡所看到的,即使是在這些事件無法撤回的被記錄之下,未來行動對於過去事件仍有著影響力。(來源)(來源)(來源)

1978年約翰‧惠勒最先把這個想法提到檯面上,這也是為什麼我要以他對延遲選擇所做的解釋此作為文章的結論,因為他深信這個實驗是整個宇宙級的最佳說明。

宇宙級的解釋

7799-004-57290DA3

他要求我們想像一顆恆星在幾十億年前,向著地球的方向散發出光子,在這之間,存在著星系。而由於「重力透鏡效應」的結果,這個光線要到達的球,則必須在星系周圍發生彎曲,因此它必須採取兩個路徑:向左或向右。而在幾十億年之後,如果有一個人決定假設機器「捕捉」這個光子,其結果路徑(如上述說明的雙縫實驗一般)將呈現干擾模式。這說明了光子不是選擇這條路,就是選擇了另一條路。

每一個人都可以選擇性的去「偷窺」即將到來的光子,只要透過把望遠鏡架設在星系的其中一邊,即可決定光子抵達地球時所採取的路線為何。這個測量或「觀察」光子來時之路為何的特別行動,意味著光子僅能選擇單一方向的路線而來。而此模式不再是展現多種可能性的一個干擾模式,而是一整團顯示著「單一」路徑的單一模式。

這意味著甚麼呢?它意味著我們「現在」選擇如何測量,將影響著幾十億年前光子選擇的方向。我們在當下的選擇,影響著已經發生的過去……

這聽來似乎不合常理,但對於物理學來說,它卻是一個普遍的問題。不管如何運用我們的能力將它合理化,但它就是那樣的非常真實。

不管時間為何,這個實驗也提到了量子糾纏現象(此現象已獲證實,在此可以閱讀更多相關資料)的存在,此也意味物質中的兩個小塊,最後實際上會再次的糾結在一起。而時間,在我們測量他並且瞭解它的同時,它確實是不存在的。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