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NASA太空人所述有關卡爾薩根與外星人之間令人震驚的影射言論

    加入我們永遠收到最新的消息

Carl Sagan

幾年以前,奈爾·德葛拉司(Neil deGrasse)說過,是的,外星人可能造訪我們的星球,且人們真的有見到幽浮(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UFOs),不過,他也曾聲明過,若能假定UFO是源自於外星人的話,那也將是一大躍進。

就如以下你將看到的資訊,它不是一大躍進,而這也是為何全球各地會有那麼多其他科學家支持外星人假說。

薩根親近的工作夥伴

除了有國會意見聽證會以此為主題,以及伴隨官方文件的發行,近來公正舉辦的公民聽證會之外,已經有一大群人因為布萊恩·奧列里(Brian O’Leary)博士的學術工作,而相信ET是真的。

布萊恩是卡爾·薩根(Carl Sagan)的一位親密工作夥伴,在1960年代末期,卡爾·薩根延攬布萊恩於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任教,而自己也在此校的天文學及物理學系進行研究和講課。在康乃爾大學之後,他教過物理學、天文學、以及在各種學術機構中教導科學政策評估,包括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漢普郡學院(Hampshire College),以及最後1976年至1981年的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而在這些經歷之後,他來到華盛頓,在這裡他成為許多政治領袖、總統候選人以及美國國會的顧問。

在這些經歷之前,奧列里博士是一位NASA太空人,並於1967年8月,榮獲NASA挑選成為第六組太空人之成員。一年之後,如上所述,薩根延攬他於康乃爾大學任教。奧列里也是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的成員之一,同時也是美國地球物理學組織的行星部門秘書。再者他也是NASA艾姆斯夏日研究之宇宙殖民地計劃(NASA’s Ames Summer Study on Space Settlements)之星狀資源團隊(Asteroidal Resources Group)領導人。此外,他是新科學國際協會(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New Science)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新能源運動(New Energy Movement)創會會長。

他談及卡爾·薩根做過的往事

他在參加 Project Camelot的Kerry Cassidy所主持的現場訪問節目中(完整訪問請點閱此處,閱讀訪問內容請點閱此處),說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奧列里和薩根之間曾經有很多年有著很密切的交情,但是當奧列里離開康乃爾大學之後,兩人之間有點不合,在此訪談中,他提到:

「那是…..一個在五月份,非常寒冷的下雪天,我在西拉鳩斯市(Syracuse)登陸,地面上積了厚厚的雪,都已經五月了,因此我說:都是為了這個紐約的偏疆地帶而下的吧!但卡爾覺得這樣說輕佻了點。當然,因為他是那種有著王者架勢,喜於擴張勢力的傢伙,並且有著強烈的自尊心。」

他離開之後,奧列里開始檢視一些卡爾的工作。他說在火星上塞東尼亞區(Cydonia)有名的「臉」(1975年由Viking所拍攝,這個約有一英里寬的巨大結構,類似於人的臉,且在當時有著大調般的嗡嗡作響聲),在尚未公開之前,被薩根竄改了一番:

「這讓我感到非常的失望,因為卡爾此舉不僅是錯了,他還捏造資料。他在《Parade Magazine》上刊登一張「臉」的照片和一篇相當受歡迎的文章,上面說著「臉」是一個自然結構,不過他篡改照片,使得它看起來像一張臉。」

這一次,薩根和奧列里是兩位相互爭執的世界級火星領導專家,因為那張臉,他們產生許多意見的分歧。這個裂痕在奧列里於1998年的出版品《卡爾·薩根與我:在火星的兩端》(Carl Sagan & I: On Opposite Sides of Mars.)之中有著清楚的說明,它可以在以下刊物中找到《有關臉的案例:科學家檢視火星上有關外星人的手工作品的證據》(The Case for the Face: Scientists Examine the Evidence for Alien Artifacts on Mars),Stanley V. McDaniel and Monica Rix Paxson. Kempton, IL編輯,Adventures Unlimited Press出版。

1990年五月,奧列里發行一份主題為「火星上臉的照片分析,以及其智能起源的可能性」(Analysis of Images of the Face on Mars and Possible Intelligent Origin)的報告,刊登於《the Journal of the British Interplanetary Society》,第五期,43冊。

奧列里繼續錄影,並陳述道:

「我開始了解到,不只是就傳聞而已,只是直接地從科學的角度觀點來看,這人和NASA串通共謀,而且可能對此還有更多比以前……卡爾是一個擁有許多著名人士的委員會之中的成員,1961年,有一份由布魯金斯學會( Brookings Institution)發行的報告(那些年大約是我剛認識卡爾的時候,幾乎是整個’60年代,當時是我與他在一起緊密地工作),在其中他和其他族群說:是啊,如果有任何的外星人在地球上出現的話,是必須掩蓋的。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有能力做到的,因為,如果我們不這麼做,那麼有可能會產生一個很大的文化衝擊。」

這是一個來自像布萊恩這樣身份的人所發出的聲明,實在相當驚人,不是嗎?在這個訪談之中,他繼續談到卡爾和他同事們建議政府掩蓋幽浮現象,以及他相信此舉對於持續掩蓋提供了正當理由的藉口。

在此很重要且必須說明的是,以上這些並不是要讓薩根變成一個「壞人」,顯然地他正好相反,他對於科學的熱愛,以及在教育上的人性化是相當清楚的。如果他支持掩蓋這個,又如果他真的知道關於掩蓋一事,會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且充滿很好的理由,只是為了要讓他們知道會變成甚麼。當然,可能是一些合作的理由,和一些其他不是太令人愉悅的理由,因此如今這是還依然掩蓋著,但是,也許似是合理的去推測,一開始,或許就沒有壞意圖的存在。

1960年美國前中央情報局(CIA)局長羅斯科·希倫科特(Roscoe Hillenkoetter)表示:「在幕後,美國空軍的高級官員是很認真地關心有關幽浮的事件,但由於官方機密和其他揶揄,很多公民都被灌輸相信這些不明飛行物體純屬無稽之談。」 (來源)

為何傾聽接觸者、被綁架者和外星人的時刻到了/心理學家觀點

闡明一下,「接觸者」通常是指那些曾報告過與外星人有過「友善的」接觸經驗的人,而「被綁架者」是那些覺知這是可怕經驗的人,而經歷這些經驗的人看待這些經驗是,不是覺得「好」就是「壞」,但純粹就是一個經驗而已。這個說明很重要,因為很多得報告當中,有著各種不同的經驗,而這些經驗當中還伴隨著與不同種類的生命體的接觸經驗。

「是的,是有一些墜毀的太空船,以及被尋獲的屍體……,我們並非獨自一人的在宇宙中,他們來到這裡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艾德加·米切爾(Edgar Mitchell)博士,自然科學博士,第六位登上月球的太空人(來源) (來源)

現實是有一些聲稱他們與具有智能的外星人接觸過,而他們也確實如此。

John Mack,哈佛教授暨精神病學家,同時也是普立茲(Pulitzer Prize)獎得主,他強調道:

「是的,兩者皆是。這不誇張,某種程度上是自然發生的現象,也是一種心理學的,或者心靈的經驗,發生於或者可能源自於其他的次元。因此,是這樣的現象令我們感到緊張,或者說它是要我們更為擴展,向那些不只是存在於物質世界中的實相打開大門,不過,要擴展至這些有著其他在我們意識之中所無法看到的實相的可能性,我們的,或者若你願意,可以透過學習過去幾百年來我們關閉已久的開啟意識的程序。」(來源)

今年稍早我們發行了一篇關於John Mack以及超過60位學齡兒童目睹過非人類生命與一艘大太空船登陸的文章。這些孩童接受John Mack的採訪,這真是個相當棒的故事,所有孩童都提供非常相似的故事。直到現在,這些孩童所說的故事,這事件的發生已是超過20年以前……

「他們描述這些事件,就像一個人在談論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般。我可以看得出來,這些人是在健全的身心狀態之下告訴我那些事……」(引述繼續,摘自以下影音檔連結) — John Mack博士,哈佛中學精神病學教授

你可以觀看Mack訪問這些孩童的  影音檔,你也可以 文章藉以更進一步獲得此案例的詳細內容。

根據已自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心理學系(研究領域為生命認知與認知神經科學)退休的教授Don Donderi博士所述:

「一些人們報告中所稱的幽浮,其實是外星人的飛行器,而在有些外星人的飛行器之中,確實有一群外星人的存在,而這些外星人族群中的一些族群捕捉和釋放人類。」

學者們喜歡這些,其他如Richard DolanDavid M. Jacobs,也有更多已研究此現象長達數十年時間的人,更有許多關於外星人的報告,解釋他們為何出現在此,他們所作為何,他們看起來像甚麼等等,很多都已被他們的(或其他人的)研究記載下來。

而我發現在這些故事之中最迷人之處是,在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對於彼此是以恭維取代反駁,如此更增添了些許神秘於其中。

目前為止,物理學研究如下:

「為數眾多的照片有著如此的身體記號,其中有許多在他們的腕關節或靠近腳踝的部分有著紅點行成的正三角型圖案。另外勺子狀記號也很普遍,而這也顯示出,似乎是如果一小部分的組織自皮膚底下移除的話,則會留下一個凹陷部分。」-Richard Dolan(翻拍自其著作《UFOs for the 21st century mind》)

以下是Dr. Roger Leir的剪輯,他是一位足病醫學醫師,並且以斷定外星人植入之事件備受爭議且為眾人所知。他執行過超過15次手術,移除16個個別不同的物體。而這些物體分別由幾個聲望很高的研究室進行調查,包括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新墨西哥礦業理工學院(New Mexico Tech)等等許多其他研究室。不幸的是,他於2014年3月逝世,但他的傳奇仍存在著。

就如前NASA太空人暨普林斯頓物理學教授所說,真相是「有充沛的證據顯示我們接觸過,而那文明曾經長時間的來造訪我們。」

來源: Collective 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