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會改變女性的大腦結構至少2年!

Comment is Closed

這不只是身體在改變。

一項首次研究顯示,懷孕對母親的大腦產生了長期的影響,核磁共振(MRI)掃描顯示灰質(grey matter)容積的改變,這可能有助於媽媽照顧他們的新生兒。

研究人員發現,第一次當母親的人一貫地顯示灰質容積的減少,可能意味著他們的大腦正在自我優化和神經重新佈線,來幫助滿足嬰兒的需求,加上這個效果持續至少兩年。

當時在西班牙巴塞隆納自治大學(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Barcelona)從事這項研究的心理學家艾爾斯萊·豪茲瑪(Elseline Hoekzema)說:「這些變化可能反應,至少是部分反應,一個突觸修剪(synaptic pruning)機制。在這個機制裡,弱突觸被消除,被更高效率和專業的神經網絡所取代。」

這項研究,進行了超過五年,看見這個團隊對25位第一次當母親的人執行懷孕前後的大腦掃描,並且分析了19位這些女性的男性伴侶的大腦。

在對照組中,這些科學家也掃描了20位沒有懷孕(且從未懷孕)的女性的大腦及其17位男性伴侶。

結果顯示,一個明顯的區別存在於第一次當母親的人和所有其他參與者(包括新手父親)之間,除了前額皮質(prefrontal cortex)和顳葉皮質(temporal cortex)之外,母親的前額葉皮質內側(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和後皮質(posterior cortex)的灰質容積也減少。

推薦文章:  科學家觀察到相互作用的光子,光劍可能成為現實

如同研究人員的解釋,這些大腦區域都涉及到社會歷程,例如同情感和了解他人的能力,有時候這被稱為’心智理論(theory of mind)‘。

雖然像這樣的減少灰質容積可能聽起來不太健康,這些研究人員認為減少可能是大腦自我微調的情況,而不是負面的。為了支持這一點,在研究當中,沒有一位母親出現出記憶力或任何其他認知功能的改變。

豪茲瑪告訴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帕姆•貝拉克(Pam Belluck):「我們當然不想在線(網路)上發出’懷孕讓妳失去大腦’的訊息,因為我們不相信會有這種現象。」

推薦文章:  比利時公司發明自由能源機: 只要有水流就能製造無限便宜的能源

「灰質容積的減少不一定代表一件壞事,它也可以代表成熟或專業化的有利過程。」

談到第一次當母親的人,這些研究人員認為這種改變可能是一種進化機制,來因應適應新生兒的情緒需求。

當然,第一次當爸爸的人也需要適應新的養育環境。但是由於核磁共振掃描沒有顯示出在父親這方面的任何類似灰質容積減少,因此這些研究人員認為,第一次當母親的人的灰質容積改變,一定是在懷孕期間的生物過程所引起的,例如賀爾蒙失調(hormone fluctuation),雖然環境因素也可能有關。

不管怎樣,在參與這項研究的母親之間,灰質容積的減少是如此容易識別出來,單獨的前後核磁共振掃描會洩露這些婦女最近是否有生小孩。

豪茲瑪告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的尼古拉·戴維斯(Nicola Davis):「這些改變是相當一致的。」

「如此的一致,一個電腦演算法就可以自動辨識我們所取樣的婦女,在研究時期之間誰懷孕而誰沒有。」

雖然這些研究人員不完全理解灰質減少所涉及到的過程,但是當參與這項研究的母親,在嬰兒出生後的腦部掃描期間看到嬰兒照片時,腦部的受影響的區域顯示出變強的神經活動,這可能暗示神經重新佈線與同情反應有關。

另外,灰質容量減少的數量與母親在產後情緒依戀(emotional attachment)測試的得分有關,下降較多的婦女也顯示她們對嬰兒的依賴性較大。

推薦文章:  考古新發現!距今5.4億年地球最古老動物足印化石!

由於這真的是一個小型研究,還需要更大的實驗,加上更多的母親參與,來確認結果。

它也有助於了解是否這些改變能持續兩年以上,以及是否類似的改變可能在第二次或連續懷孕的婦女身上看到。

但這裡的研究成果,可能是這類研究中第一個解釋婦女在變成母親時所經歷的神經轉換,而且有助於我們再詳細一點了解生命環境的巨大改變。

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來自英國劍橋大學的神經影像專家柯斯提·惠特克(Kirstie Whitaker)告訴衛報:「第一次當母親的人必須要很努力地了解他們的寶寶的需求,這是有道理的。」

「作為一個新媽媽是很難的,你必須要調適的地方多到可怕。你的大腦要能夠對這種改變做出反應,而且這樣做你就能夠很高興地照顧新生兒。」

這項研究成果報導於自然神經科學(Nature Neuroscience)期刊

來源: Science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