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開放人才移民解決少子化,國際人才舉家來台卻卡關

Comment is Closed

日本是世界聞名的高齡、少子化國家,開放高階人才的永久居留權,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重點人口對策之一。早在五年前,日本政府就制定了「高階人才積分制」,從年齡、學歷及技術貢獻計分,但當時標準極高,且必須在日本工作五年才能申請。

Japanese-for-Expats

去年四月中旬,安倍政府為了廣招世界人才,帶動第四次產業革命,決定快馬加鞭,加速人口的移入,不僅放寬學歷的認定,今年四月起,更將在日工作時間縮短至三年,積分若達八十分以上,最快一年就能取得永久居留權。

日本:靠移民解決人口問題,最快一年可拿永久居留權

儘管日本的民族情結嚴重,對開放外國移民態度極為保守,民眾的反對聲浪也不小,但安倍實現了他的承諾。

新政策也立即奏效,自從大舉放寬永久居留權標準後,外籍人口在二○一六年就急速增加十五萬人,較前年成長六.七%,成長人數及幅度均創下史上單年最高紀錄,更為日本每年減少三十萬人的傷口止血,填補了近一半缺口。

事實上,世界銀行統計,日本人口自○七年到達高峰後,已連續八年減少,日本厚生勞動省估計,不到五十年,日本人口將跌破一億人大關,只剩八千八百萬人。

對此,日本內閣府曾公開表示「日本只要每年接受二十萬移民,人口數就能維持在一億人」,認為「移民政策」就是人口問題的解方。

1418493096405

不只日本,為了搶高階人才及解決人口老化問題,放寬居留權已是世界趨勢,許多國家都因此大修移民法令,台灣卻仍然沒有完整的移民政策。

在日本,外籍人士若是達到高階人才的標準,申請永久居留權時,在日本住滿一年的眷屬,也能一起申請。此外,高階人才在日工作期間,其配偶即使沒有達到高階人才標準,也享有工作簽證。

反觀台灣,目前雖有三萬名白領外籍人士在台工作,但一同來台的配偶和子女,卻只有九千人。

推薦文章:  討好政府?公務員特考作文「民無信不立」 佔60分,學者憂心

受到《移民法》及《就業服務法》的限制,外籍人士的家屬只能以依親方式留在台灣,配偶除非符合專業人才規範,否則不得工作;子女若年滿二十歲便失去依親資格,必須有兩年的工作經歷,且月薪在三萬七千多元新台幣以上,才能繼續留在台灣。

法令無法保障外籍子女的工作、居留權,當然也降低舉家來台工作的意願。

雖然慢了一大截,行政院終於在今年四月通過了《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將大幅鬆綁永久居留申請規範,刪除每年必須居住一八三天的規定,也降低專業人士的認定標準,納入補習班等技藝類教師。

雖然規定較日本嚴格,但高級專業人才的眷屬滯台期間,可以申請個人工作許可,若取得永久居留權,其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只要連續居留五年,也得以申請永久居留權。

曙光:居留限制大鬆綁,應避免排擠國人工作機會

"한글 사랑해요"<YONHAP NO-1341>

開放外籍人才的居留權,是一條必走的路,九月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將優先推動《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完成立法,但立院對於開放是否會壓縮到本國人的工作機會等仍有爭議,開放外國畢業兩年及在學中的實習生來台,也有變相解除外國專業人員高薪資標準,引進便宜勞動力的疑慮。

要如何不影響國內白領上班族的薪資?是否要訂出總量管制?制定出完善的規範是當務之急。可以肯定的是,若想要逆轉台灣的人口問題,應該要像日本一樣「勇於開放」才是。

台灣修法慢半拍  白領族全家快走光

31225246

2015年9月,《今周刊》封面故事「為何我們不能留在台灣?─不人道的移民惡法,憑什麼吸引國際人才」,採訪德國工程師雷傑森(Ralph Jensen)帶著一家妻小來台定居,四個小孩卻在成年後,即將被迫離開台灣的困境,呼籲政府針對移民及外國人就業法令修法。

當時,內政部放寬被戲稱為「雷堤娜(雷傑森長女)條款」的規定,允許外籍子女能夠在台灣額外居留三年,最多申請二次。但二年後,《今周刊》追蹤雷家人的情況,卻發現,雷堤娜早已離開台灣,去外地工作;而她的三個弟弟,一個在中國念書、一個準備回到德國、一個想在台灣創業卻困難重重。

推薦文章:  高齡社會的悲歌:老人為了養老故意犯罪求溫飽

從這被拆散的一家人中,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宣稱要「吸引國際人才」的荒謬。

「二年前的報導出來後,台灣政府馬上開記者會,說雷堤娜可以留在台灣,沒有問題。但事實是,這只能讓她『暫留』。」雷堤娜的母親高珍娜說,若要找工作,公司不但要滿足資本額下限,還要用本國人最低薪資的兩倍雇用她,並不能讓學跳舞的她自由尋找工作,「待下去對她一點意義也沒有!」

Community Korea Language Exchange in Gangnam

去年,雷堤娜應徵上國際航空公司的空服員,定居在杜哈,一年只偶爾回台灣幾次。而她的弟弟雷傑早已放棄掙扎,回德國念大學,現在到中國當交換學生,「他還是習慣講中文的環境。」高珍娜說。

今年要滿23歲的雷安迪,雖然想在台灣開餐廳,但外國人在台灣開公司,資本額要500萬元,且每年營收要超過1000萬元,才能「雇用他自己」,有了工作證明,才能留在台灣;17歲的雷山米,不想念大學,早已做好高中畢業就回德國工作的準備。

「我們理解我們的處境比許多外籍人才要好,許多東南亞的新住民,在台灣是做你們所謂的白領工作,但孩子也被法令卡住,更得遭受社會歧視。」高珍娜說。

「最近聽說有一家公司願意幫我們,不怕麻煩要高薪雇用我們剛畢業的孩子,現在我們也只能等消息。」高珍娜說。她想也沒想到,竟會像難民般靠「同情」留在台灣。

「我們真的很愛台灣,請讓我的孩子留下來!」高珍娜懇求。這兩年來,台灣人口減少與老化速度已是全球最嚴重,雖然政府不斷高喊要「留才」、對白領人才更友善,但對孩子都快走光的高珍娜來說,幾乎沒有實質上的幫助。

相較於韓國、日本等少子化國家,都積極對外籍人才開放,台灣的半吊子移民政策,如同難笑的笑話。

91

如果你有新聞想分享,請寄信到[email protected]

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推薦文章:  空拍畫面「嘉義滅村了」,災民怨政府沒伸援「多名老人沒東西吃」

來源: BUSINESS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