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社會的悲歌:老人為了養老故意犯罪求溫飽

Comment is Closed

隨著現代醫學的發達、衛生條件的進步,現代人的平均壽命,已經一年比一年提升,日本人的平均年齡也可達到83歲之多。然而,隨著少子化與壽命的延長、養老制度的不確實,愈來愈多老人正面臨孤獨終老的悲苦。每個國家都有孤獨老死的狀況發生,但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像日本如此嚴重。在國內,有超過1/4的人口高達65歲以上,預估在2050年,這樣的數據會飆升至40%。

20180330-040856_U6077_M397486_e421 (1)

日本近兩年,正興起一項新興產業,「Next」就是一間專門打理「孤獨老死」的公司,它們的首要任務,就是替這些孤獨、也未必有人幫忙辦後事的老人,負責屍體清理、遷移、清潔房屋等保險工作,這是日本近兩年的新興產業,而令人詫異的,孤獨老死的案子一再層出不窮的發生。

他們的家人呢?他們的後代,為什麼都沒有給予長輩最基本的關心與照顧?

監獄成了解決一切的關鍵

20180330-040302_U6077_M397483_d7c9

這背後所牽涉的種種成因,正構成許多老年人無法安享天年的關鍵,在孤單、吃不飽、睡不好等缺乏陪伴的因素下,監獄似乎成了能解決一切的契機──有獄友陪、有社交活動,最重要的是有飯吃,這讓他們寧可失去自由也要犧牲一切坐牢──就算其實已沒有什麼可以犧牲。

《bloomberg》報導,人口老化已經給日本的金融體系和醫療照護帶來了壓力。但近年來,另一個意想不到的趨勢正在出現:在破紀錄的數字中,日本的老年人常常犯下了輕微、不傷害人們的罪行,藉此冀望在獄中度過餘生。

w644

涉及老年公民的公訴和逮捕行動,遠遠超過了日本任何其他人口的犯罪比例,過去幾十年來,老年人犯罪率翻了兩倍。根據統計,在監獄中,每五名囚犯中就有一名是老年人,而在這當中,十之八九令他們入獄的,都是小偷竊罪。

他們會在超商故意不付錢,之後便直接等待警察的到來。

無奈又感慨 成了社會極大負擔

推薦文章:  嘉縣環保局人員爆貪瀆!勒索回收業者長達三年

w644 (2)

悲情的是,從1980年到2015年,獨居的老年人數增加了六倍之多,數字達到近600萬,東京政府2017年的一項調查發現,超過一半的老年人曾經獨自進入店行竊,其中40%的人要嘛沒有家人、要嘛很少和親戚說話。可悲的是,這些人經常說他們在需要幫助時,沒有人可以求助。

調查發現,即便是有家可歸的地方女性也會形同「隱形」。「她們可能有房子、可能有一個家庭,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們有一個令自己感到賓至如歸的地方,」在廣島岩國女子監獄之監獄長Yumi Muranaka說,「她們覺得自己不被理解,甚至覺得自己只被認為是個需要完成家務的人。」

老年婦女往往在經濟上也很脆弱。例如,相對於更普遍的人口,65歲以上、獨居的人口中近一半也生活在貧困中,而男性之貧困則為29%。「我丈夫去年去世了,」一名囚犯說,「我們沒有孩子,所以我一個人,我去超市買菜,我看到一包牛肉,但我卻根本買不起,所以乾脆決定直接拿走。」

獄警變照護員 愈來愈多人離職

w644 (8)

不過,政府和私營部門都沒有為老年人制定有效的長照計劃,而且將他們關進監獄的費用也在迅速上升。根據統計,與老年護理相關的費用使得2015年監獄設施的年度醫療費用超過60億日元(約台幣16億元),比十年前增加了80%,獄方會僱用專業工作人員幫助年長的囚犯在白天洗澡和上廁所,但在晚上,這些任務由警衛處理。

在某些設施,作為獄警已經變得像一個養老院照護員。Satomi Kezuka是栃木縣婦女監獄的資深軍官,她說她現在的職責包括處理尿失禁,「她們常常感到羞恥並把弄髒的內衣褲自己藏起來,我告訴他們把它帶給我,我會把它洗乾淨。」但超過1/3的女性懲戒人員在三年內辭掉了工作。

2016年,日本議會通過了一項法律,旨在確保累犯老年人得到國家福利和社會服務系統的支持,從那時起,檢察官辦公室、監獄與政府機構密切合作,為年長罪犯提供所需的援助,但成效似乎不彰。

一起看看這些社會底層的悲歌:

w644 (5)

F女士,89歲。

推薦文章:  油價高漲! 業者經營困難,要求漲價: 快被壓垮了

偷了大米、草莓、感冒藥。被判一年半。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孫子。

「我獨自生活,過去常常和女兒的家人住在一起,用我所有的積蓄來照顧虐待和家暴的女婿。」

A女士,67歲。

偷了衣服。被判兩年三個月。有兩個兒子和三個孫子

「我第一次偷竊並沒有被發現。我了解到我可以在不付錢的情況下獲得想要的東西,這很有趣、令人興奮。我的三個孫子不知道我在這裡,他們以為我住院了。」

T女士,80歲。

w644 (7)

偷了鱈魚、種子、煎鍋。被判兩年半。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我的丈夫六年前中風,從那以後一直臥床不起,他也患有癡呆症、妄想症和偏執症。因為我的晚年,不論在身體上和情感上,都是我在照顧他的,壓力非常大。」

「生活在監獄裡要容易得多,無論如何,我可以自在的呼吸。我兒子說我病了,認為應該在精神病院住院,但我並不覺得是這樣。」

N女士,80歲。

偷了一本書、炸丸子、扇子。被判三年兩個月。有兩個兒子和六個孫子。

推薦文章:  賴清德遭砲轟!立委有錢出國考察 ,南部淹水卻沒錢救災?

「我每天都獨自一人,感到非常孤獨,我的丈夫給了我很多錢,人們總是說我有多幸運,但錢不是我想要的,它根本沒讓我開心。」

「我不能告訴你我有多喜歡在監獄工廠工作,有一天,當我被稱讚我是多麼有效率和細心時,我抓住了工作的樂趣,我很遺憾我從未工作過,相信我的生活會有所不同。」

「我更喜歡在監獄裡生活,周圍總有人,我不覺得孤獨,這比外面世界好得多。」

K女士,74歲。

w644 (6)

偷了可口可樂、柳橙汁。判決未定讞。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我靠的是福利金生活,那個十分艱難,當我被釋放時,我將以每天1000日元(約台幣280元)的價格生活,根本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的。」

如果你有新聞想分享,請寄信到[email protected]

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來源: GV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