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奬經濟學家:土耳其里拉崩跌,可能重演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

Comment is Closed

曾獲諾貝爾經濟學奬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撰文指出,土耳其貨幣里拉崩跌危機,與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情況非常類似,歷史似乎要重演了。

Krugman-Getty

克魯曼解釋,危機情節均始於一個外資銀行偏愛的國度,多年來享受外國資本大量流入,不過這些都是外幣債務,而非本國貨幣,而突然之間,輕鬆借貸的派對突然喊停。

外債使這個國家的經濟極易陷入死亡螺旋:信心流失導致貨幣貶值;償付外幣債務更形困難;實體經濟因此受創致信心進一步下滑,該國貨幣重挫;此後進入惡性循環。

外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因此暴增。1990年代金融危機前,印尼的外債占GDP比率不足60%,大致等於土耳其今年初的比率。但到1998年,因為印尼盾重貶,該債務比幾達GDP的170%。若無有效政策因應,貨幣將重貶,以國內貨幣計價的債務會像吹氣球一樣膨脹,直至能破產的人都破產了為止。

P1-BU693_LIONDO_M_20150826010433

克魯曼表示,破壞這個惡性循環的方法很刁鑽,必須有短期的非正統政策,再結合長期會回歸正統作法的有力保證。

首先要以綜合臨時性資本管制措施阻止債務比爆炸,控制住恐慌性的資本外逃,還可能要拒絕履行部分外幣債務。在此同時,一旦危機過去,落實永續性的財政管理。如果一切順利,信心將逐漸回籠,資本管制最終將可取消。

成功的例子包括:1998年時的馬來西亞;南韓約在同時期歷險,他們施壓銀行維持短期放貸;十年後,冰島靠實施資本管制和拒償債務走出困境。

克魯曼最後提及阿根廷的例子,說他們在2002年及其後幾年推行非正統政策,拒付三分之二的債務,表現不俗,但費南德茲政權不懂得適時叫停,回歸正統政策,阿國後來重陷危機。

他說,阿國的例子凸顯處理這種危機有多難──必須要有能因時制宜、負責有能力、誠實而且沒有大規模貪汙的政府。不幸的是,這看起來不像是厄多安治下的土耳其。

如果你有新聞想分享,請寄信到[email protected]

推薦文章:  世界知名主廚開餐廳用超市不要的剩食做五星級料理給街友們吃

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來源: UDN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