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人類語言的起源可能比想像的早了2500萬年

根據一項有爭議的新研究,對人類大腦中核心語言通道至關重要的結構,只有人類和猩猩才有的,如今在猴子裡也被發現了。這暗示語言的起源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早了2000萬到2500萬年。與其他動物相比,人腦產生語言的能力非常獨特。 我們具有無與倫比的說話、聆聽和交流能力,要理解為什麼的話,我們需要知道我們是如何到達這裡的。不幸的是,在我們演化的過程中大腦組織無法生存下來,因此很難知道語言的積木是何時出現在我們遙遠的過去。 今天,如果我們想找到這個失蹤的大腦「化石」,科學家必須在很大程度上研究我們的近親。迄今為止,猩猩的大腦成像研究已經揭示了與人類相似的語言迴路,但是猴子也可能有相同迴路的觀點仍然存在爭議。現在,一些研究人員表示,這是因為我們一直找錯地方了。 雖然神經科學家一直專注於前額葉皮層和顳葉(這種途徑存在於人類和猩猩中),不過,我們語言的起源實際上可能是在獼猴的聽覺皮層中。

英國紐卡素大學的比較神經心理學家Chris Petkov表示:「我承認我們驚訝地發現,類似的途徑隱藏在非人類靈長類動物的聽覺系統中。這就像找到一個失去已久祖先的新化石」

如果研究人員是對的,並且他們確實找到了這個遺失的環節,那麼語言發展的第一個神經積木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要早得多。獼猴和人類的最後一個共同祖先大約生活在2500萬到3000萬年前,這比我們與猩猩共享的祖先(僅生活在500萬年前)還早。

在人類中,語音通常是沿著稱為弓狀束(Arcuate fasciculus)的核心語言途徑產生和感知的,該途徑跨越前額葉皮層和顳葉。不過,多年來,我們已經知道到該迴路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復雜。 它與大腦的許多其他區域相連,一些研究暗示聽覺皮層起著關鍵的作用。

這項新的研究將人類、猩猩和猴子的大腦與新的成像數據進行了比較,從而能夠識別出人類大腦兩邊聽覺複合體中的弓狀束,並確定了它在左側比右側更發達。然後,他們發現獼猴和猩猩的大腦在相同區域存在相似的途徑。作者指出,這種聯繫在人類中以不的同方式進化,因此他們認為我們的語言系統似乎已不再如此依賴聽覺通路,而是用到更多的顳葉和頂葉區域。

Petkov表示:「說實話,我們真的很驚訝聽覺系統具有這種通往額葉皮層語言產生區域的專屬途徑。這告訴我們,這條通路有一些特殊之處。從聽覺系統到額葉皮層區域的投射連結,在人類裡支持著語言,這令人著迷。因此,我們實在很驚訝在那找到它,並看到猩猩和猴子兩者都有自己的途徑。」

這些觀察結果確實符合語言產生可能源自靈長類聽覺途徑的想法,作者表示這涉及空間處理以及聲音和說話模式。雖然人類語言是完全獨特的,但結果暗示我們並不是唯一有高級聽覺認知和語音交流能力的動物。獼猴會透過各種聲音傳達有關食物、身份或危險的信息,也許正是這種聽覺上的聯繫使他們可以做到這一點。

紐卡素大學的神經病學家Timothy Griffiths表示:「這發現具有巨大的潛力,可以理解人類聽覺認知和語言的哪些方面可以用動物模型來研究,而是用人類和猩猩上無法做到的方式進行。」

這些知識對於治療患有神經疾病的人也將是巨大的。 語言可以用說、寫或簽字的,因此,即使中風患者無法再透過這些方式之一進行交流,也許他們仍然可以利用其他完整的語言途徑。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前景,但仍有很多需要驗證的東西。 腦成像研究無法告訴我們需要知道的一切,進一步的研究將需要更詳細地探索這種聽覺途徑。

Petkov也對承認,這種遺失的大腦化石是「極具爭議性的」。 但是考慮到它的潛能,他認為這是「重要的解決方案」。作者建議對其他猴子的大腦進行進一步的成像研究,以了解這遺失的連結可以被追溯到多久以前。

參考資料: Nature Neuroscience

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本網站所有內容由自家編輯選寫,並非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所有文章之文字、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加入好友